三十八年后,《猫》来到了大银幕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930年代,诗人T·S·艾略特(T. S. Eliot)为自己的小外甥创作了一部以不同的猫为主角的诗集《老负鼠的猫经》( Old Possum’s Book of Practical Cats)。彼时这位“二十世纪最重要的英语诗人”还没有成为文学圣殿中的诸神之一,他正在力求抓住一战后重建的契机,让欧洲回归到光荣的古典传统。为此他创办《标准》杂志、积极发声,力求影响时人观念,不过《老负鼠的猫经》却只是他近乎儿戏的作品。没有人能预料到这部逗趣之作居然在四十多年后催生出了一部青史留名的音乐剧作品,那就是安德鲁·劳埃德·韦伯(Sir Andrew Lloyd Webber)作曲的《猫》。

(T·S·艾略特)

(《老负鼠的猫经》)

韦伯其实是一位颇为任性的作曲家,常常因为自己儿时的兴趣爱好或干脆一时兴起来选择创作题材,不少名作如《歌剧魅影》的创作缘起都是如此,而《猫》亦如是。据说韦伯创作这部剧的缘由简单得出奇——他要为自己最喜爱的宠物猫而写一部剧,而《老负鼠的猫经》则是他本人很喜欢的关于猫的诗篇,韦伯很早就开始根据这本书编写曲谱。不过原来只打算写一些在舞台上演的散曲,而且在1980年之前就陆陆续续把他已经写好的几个片段在不同场合公演。当时艾略特已经去世,而他的遗孀参加了韦伯的演出,并带给韦伯许多艾略特没有发表过的诗和故事。这些故事里包括了后来十分有名的”魅力猫” Grizabella(也就是那首著名的《Memories》来源),艾略特没有把这首已经完成的诗包括到诗集里去,因为他觉得”这个故事对孩子来说太悲哀了”。于是韦伯萌发了以人来饰演一群猫,并用极少的台词来表现一系列情节的想法。

不过,改编一部诗集为音乐剧并非易事:由于艾略特版权会要求剧组只用艾略特的诗歌为素材,不可写剧本,所以全剧几乎没有传统音乐剧的叙事剧情,全部“对话”都只是一首首诗歌配乐作品的组合。这样的松散剧情对排练造成的挑战是不言而喻的,据说很多演员在排练初期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角色的配置也可谓前无古人,如何让演员在舞台上把“猫”的形象展现得既不出戏又有趣味,在当时也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除此之外,和西区其他一些著名剧目比,《猫》的制作规模也不见得有什么特殊,没有《悲惨世界》变换的舞台,没有《歌剧魅影》炫目的场景切换,转场也非常简易。所以后来的许多观众在没有身临现场的时候,在录像屏幕上看到的《猫》显得非常中规中矩。 不过弥补了这些缺陷的也许是音乐和编舞,韦伯再度发挥了他的创作天才,将流行、爵士、摇滚、说唱、宗教音乐、美声歌剧等众多音乐元素都融合在整部剧中,配合每个角色的独特个性,展现万花筒式的娱乐效果。

《猫》剧最后呈现出来的是一个略带童趣的故事:杰利可猫族(The Jellicle Cats)在一年一度的集会上相聚,由领袖猫做出重要的“杰利可决策”,即选出一只猫进入天堂,重获新生。于是各路猫咪纷纷粉墨登场展现自己,每只猫都有自己独特的扮相、舞蹈和与之相配的风格各异的歌曲。最终一只年轻时魅力十足而年老后邋遢衰弱、备受排挤的猫出现,以一曲褪尽铅华的《回忆》(Memory)道尽了对逝去岁月的追忆和对幸福的渴望,让猫族重新接纳了自己,并被送入天堂重获新生。可谓开头结局皆是童话般的展开,只有高潮部分带着一点艾略特原著不忍展现的成人式辛酸。从此也可见童年的美好回忆对韦伯的艺术创作无疑有重要影响,他的很多作品也透着一股童真,而《猫》似乎就是这种童真的典型体现。这也又创造了一种普世性,无论观众来自何方,年龄几何,都不难接受这部戏剧,音乐剧入门者和儿童观众更是得以无门槛地欣赏。

1981年,这部被业内和大众都不太看好的《猫》在伦敦西区上演,竟然出乎绝大多数人意料地一炮而红,口碑和票房都获得大丰收,在当年一举夺得了英国戏剧界最高奖——奥利维耶奖(Olivier Award),之后还越过大西洋一举征服了美国百老汇,获得了七项托尼奖,在大西洋两端都创造了当时的音乐剧最长演出纪录,并开启了英国西区音乐剧雄霸世界的黄金十年。点燃剧中高潮的曲目《Memories》则成为现代音乐的经典,累计被翻唱录制过六百次之多。而《猫》剧本身也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在全世界各地上演,积累了上亿人次的观众。在15年短暂回归伦敦剧场时再度场场爆满,一票难求,在英国每年都有剧迷翘首以盼《猫》的回归,而满世界追着剧团跑、看过数十场演出的狂热剧迷亦不少见。

而今年年底将见证《猫》的下一个里程碑:电影版即将在圣诞档期登陆英国。其实韦伯早在2013年的时候就有把《猫》改编成电影的想法,而在《悲惨世界》的电影版大获成功之后,这个想法更是得到了后者的导演汤姆·霍伯(Tom Hooper)的赞同,两人当即决定合作。韦伯把自己的音乐剧搬上大荧幕并不是第一次,早在1973年《耶稣基督万世巨星》就有了成功改编,后来的《贝隆夫人》虽然毁誉参半,但也表现不俗。而新千年的《约瑟夫的神奇彩衣》和《歌剧魅影》选择了较小制作,也都获得了极佳的口碑。在这次的《猫》中,片方显然有了更大的野心,这在电影的卡司中就可以看出来。从流行乐天后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到老戏骨伊恩·麦克莱恩(Ian McKellen )和朱迪·丹奇(Judi Dench),还有皇家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者弗朗西丝卡·海沃德(Francesca Hayward),献上自己的长片电影首秀,可谓是星光熠熠。其中泰勒·斯威夫特曾被考虑在2012年的《悲惨世界》中饰演艾潘妮,但她最终没有得到这个角色;而朱迪·丹奇也与1981年的首映版《猫》剧有缘,原本她将扮演其中两个角色,但却在演出开始前不久受了伤,不得不放弃演出。这次两人在电影版《猫》中登场,也可谓是一次圆梦之旅了。

(泰勒·斯威夫特在电影中的扮相)

不过《猫》电影版在今年早些时候放出的预告片却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其主要原因就在于电影试图将剧目以一种“真实”的形式重新呈现在银幕上,所以把片中演员通过CG技术塑造成类似话剧中猫的形象。这种拟人化一方面保留了演员的面容、形体和人类牙齿等面部细节,另一方面却在其基础上让演员“长”出了猫的耳朵、尾巴和皮毛,所以预告片里出现的人物形象遭到了网友的广泛诟病,不少人评价其为“恐怖片”、“违和感太高”。不知这特效拟人化的猫在上映之后能否最终得到观众的认可。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