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名英国华裔竞逐大选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无论12月12日英国大选结果如何,新一届议会可能是英国历史上种族多元化程度最高的议会。根据智库British Future的数据,如果每个政党都能在此次大选中维持2017年大选中赢得的席位,那么今年将会多出52名南亚人、非洲裔加勒比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候选人。

据不完全统计,英国共有50万合法的华人候选人,然而却鲜少参政议政。2015年,Alan Mak当选为保守党议员,成为英国首位华人国会下议院议员。华人社区既多样化又分散在英国各地,不像其他种族紧密地团结在社区中,在媒体和公共生活中也缺乏可见度。这些都是导致英国华人候选人稀缺的原因。

尽管今年参加英国大选的华裔候选人共有九名,但仍比2015年少了两名,而且只有两个人处于党派中的“安全”席位上。“华人在议会中的代表性严重不足。”保守党协会(伊灵北)首位华人保守党主席Edmond Yeo表示。“我们的声音一定要在12月12日的大选中被听到。”

保守党候选人王鑫刚

上月,在伦敦Hammersmith选区保守党候选人王鑫刚的竞选启动仪式上,一群来自帝国理工的中国学生加入了保守党活动人士的阵营,以了解英国的民主制度如何运作。王鑫刚出生于中国东北黑龙江省,在北京读完本科后2001年来到英国攻读硕士,他是一名工程师、会计师,目前在投行工作。此次竞选是他第三次向国会议员发起冲击。他是五名华裔保守党候选人之一,这是此次选举中获胜希望最大的华裔候选人。他受到了国会游说团体“保守党中国之友”(CFC)的帮助,该游说团体帮助保守党赢得了英国华人社区的支持。

在2015年大选之前,在线民调公司YouGov估计,52%的英国华人投票给了保守党。王鑫刚正在遵循保守党“脱欧”的政党路线,他的支持者表示,王鑫刚处于有利地位,可以鼓励英中两国在英国脱欧后开展贸易往来。王鑫刚自己表示,如果英国华人一起努力,华人社区可以改变英国大选的投票结果。“最重要的事情是合作,你无法独自成功。我们中国人需要合作。”王鑫刚说。

另一位保守党华裔候选人是Johnny Luk,他在英国出生,父母分别来自香港和台湾。虽然他还不到30岁,但已经在包括英国脱欧部(Department for exit the eu)等政府部门有过工作经历,甚至参与了特蕾莎·梅脱欧协议的撰写工作。Johnny在2016年的公投中支持英国留欧,但他表示,他将支持英国无协议脱欧。Johnny所在的选区是Hampstead和Kilburn,聚集了大量犹太人,他希望工党的“反犹太主义”倾向能将帮助保守党赢得该选区的席位。

在曼彻斯特和伯明翰也有华裔保守派候选人,当然还有代表英国南部Havant地区的“脱欧派”Mak。在2015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并不代表英国华人,我只代表Havant人民和我的国家。”

自民党候选人George Lee

九名候选人中,唯一的自民党候选人是Westminster North 选区的George Lee,是一名“留欧派”。George出生于香港,10岁时移居英国。他是首位加入英国国防部的华人,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协调英国国防部与朴茨茅斯海军造船厂码头工人之间的劳资关系。19岁时,George成为了一名警察,后来又升为首位华裔总督察,是Black Police Association的创始成员,并在打击黑社会方面作出突出贡献。后来,George投身于科技行业,协助创建了英国首家网上银行和移动电话。

2010年,在时任保守党领袖大卫·卡梅伦的邀请下,George首次竞选国会议员。他说:“2010年我第一次投给了保守党,投给了我自己。”2015年,他因在剑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而放弃竞选。正是英国脱欧让George改变了对保守党的看法。他说:“我对2016年的公投真的很恼火,这将是一场经济灾难。我绝不会加入一个道德上不正确的政党——他们都只关心自己的个人事业,而不是国家。”

脱欧党候选人Catherine Cui

英国脱欧阵营的另一端是Catherine Cui,她是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领导的脱欧党(Brexit Party)的候选人,代表伦敦东部Poplar和Limehouse选区。其中,Limehouse是工党至少一个世纪以来的大本营。

Catherine出生在山东青岛,在英国剑桥大学读书。Catherine曾在高盛(Goldman Sachs)和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工作,亲眼目睹了欧债危机。Catherine认为英国移民政策给予了欧盟公民不公平的优势,这使她加入了脱欧党。

法拉奇曾经承诺将净移民人数从2019年3月的22.6万人大幅减少至5万人,一度被指控为种族主义。然而Catherine却对此表示否认,并认为指脱欧党是英国最多元化的政党之一。Catherine希望,她的人脉以及商业头脑能帮助她赢得工党已经把持了一百年的选区。尽管她也承认竞选的难度很大,但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Catherine的竞选团队有30人,包括3名中国人,2名意大利人和1名法国人。她还聘请了前《星期日泰晤士报》的记者做公关。

Catherine认为英国经济发展需要拉动投资。“我知道这里所有的首席执行官都在投资风险投资基金。我还计划从中国带来投资。”对此,Catherine十分自信:“在这个选区的6名候选人中,我是唯一一个可以去敲汇丰银行老板的门的人,他至少会给我10分钟。”Catherine还说她永远不可能加入保守党:“我太诚实了,不想当保守党人,我喜欢做真实的自己。”

工党候选人Sarah Owen

只有两名左翼华裔候选人,一位是代表北伦敦Tottenham选区的绿党候选人Emma Chen,另一个是代表Luton North选区的工党候选人Sarah Owen。

这是Owen第二次以议员身份参选。在她的选区,华人约占总人口的4%,可以帮助她增加支持率。但正如她所说:“在我们的社区里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和观点。”与此同时,Owen还是Chinese for Labour社团的主席,该团体虽然致力于维护海外华人的选举权,但一直难以让华裔候选人在英国大选中有上佳表现。Owen说,Chinese for Labour的很多成员从事的是公共服务,而不是商业领域。

Owen认为,英国脱欧对种族氛围产生了强烈的影响,她来自马来西亚的华裔护士母亲亲眼目睹了这一点。她说:“鲍里斯·约翰逊可以说‘完成脱欧’,但接下来人们

更关心的是这件事。”Owen还担心,英国可能会掉进美中经济冷战的裂缝里,“输家将是普通工人”。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