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荒唐的烧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最近网络上流传的一张照片显示:在甘肃镇原县,图书馆两名女工作人员正在烧书。称“近期,镇原县图书馆组织对馆藏资源中社会捐赠的非法出版物、宗教类出版物,特别是对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图片书刊和影像资料等内容进行了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销毁”。

这一幕似曾相识:文化大革命破四旧,以破四旧和扫除封资修之名,红小将和革命群众烧毁书籍,令文化蒙羞。发生在2019年岁末的镇原烧书让时光倒转了。

镇原县解释说,清理图书是为了“充分发挥图书馆在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主阵地作用”、“从源头上规范馆藏出版物的目的,进一步消除了非法、宗教类、倾向性出版物对社会风气的影响,为读者打造一个舒适安全的阅读环境增添力量”。

新京报的评论说,镇原事件的处置标准疑点重重。首先,宗教类出版物,什么时候成了必须“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销毁”的书籍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管理条例》,宗教出版物只要遵守了出版管理规定和宗教管理条例,完全是合理合法的。

其次,到底如何定义“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图片书刊和影像资料”?镇原县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有资格有能力界定什么样的书带有倾向性吗?

实际上,镇原烧书并非孤例。中国教育部日前发布“关于开展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图书审查清理专项行动的通知”。要求对全国中小学的图书馆进行自查和清理,“非法图书坚决清理;不适宜和外观差的图书,停止流通,另库保存”。

这几年出版物意识形态的审查越发严格。八十年代中国出版繁荣时期,出版过很多反思历史的书籍,现在这些书很多成了问题书籍。近年来,即便去图书馆借阅这些书籍,明明图书馆目录上有,也已经很难借出了。

上述种种怪现象,应该都属于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组成部分。话说,比起欲说还休的禁止借阅和审查清理,镇原烧书则上了一个台阶,也更加极端。

中国历史上,烧书作为知识和文明的反面,往往为历史诟病。秦始皇焚书坑儒,以为天下因此可以太平。清朝文字狱,不让天下人说话,只是反映了政权虚弱。文化大革命大破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扫除害人虫,搬走绊脚石。凡属封资修的东西一律消毁,烧书事业登峰造极,带来的是文化的倒退。

毛泽东在给郭沫若的诗里说“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毛认为,秦始皇的暴君形象是知识分子们捣鼓出来的,因此骂秦始皇是值得“商量”的事情。所谓“焚书”,主要烧的是六国官书一类,并无多大价值。而烧死的儒生其实也有不少是方士骗子。因此他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

伴随着镇原烧书事件,诗人海涅的话也在网络上再度流传:焚书的地方,到头来也焚人。以镇原为例,这种“清理”带有主观化、扩大化的特点,带有野蛮化和随意化的倾向,必然经不起文明和法律的双重考量。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