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大选投票现场:迷茫而分化的选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记者 张子鑫 张雪 王冬蕾 报道

2019年12月12日,英国又一个大选日。可以预见到,这将是会被载入历史史册的一天,因为这不仅是英国不到五年来的第三个大选日,更是英国100年以来首个圣诞月大选日,也因带着打破“脱欧”僵局的历史使命,而更具戏剧性。

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获得364个议席,赢得了超出预期的大胜。保守党将继续作为执政党,开启未来五年的任期

而科尔宾领导的工党遭遇了自1983年以来的最大惨败,仅收获203个议席。科尔宾随即宣布辞职,表示不会带领工党参加之后的大选。

同样遭滑铁卢的还有自民党,不仅只得到了11席,党魁乔·斯文森还丢掉了自己的Dunbartonshire East选区。

12.12,一个典型的英国冬日: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的阴雨、说起就起的寒风、一整天都没有见到的太阳。早上不到8点,城外的人们依旧踏上向伦敦市中心通勤的车,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三年来几乎每天见证着英国政坛风云的市民们格外淡定,完全没有决定未来的紧张感。

但是,一大早投票站外就排起的典型英式队伍、带着党派标志来打卡的狗狗,让这个选举日看起来隆重了很多。尤其是对比脱欧公投那天的大雨间接影响的结果,这样的场景应该会让这个国家的政客们长吁一口气。

一大早,本报记者到伦敦几个投票站,近距离地观察选民投票情况,试图了解这次大选对他们的意义。

9时未到,记者张子鑫抵达伦敦卫理公会中央礼堂投票站,看到选民陆续进出投票站,行使自己的权利。当天早上7点多,鲍里斯·约翰逊带着爱犬也在这个投票站投下了自己的一票。值得一提地是,这里曾在脱欧公投中见证了发起公投、但支持“留欧”的前首相卡梅伦和夫人萨曼莎的投票,可谓是英国“脱欧时代”的见证者。

另一边,记者张雪不到8点就抵达了科尔宾的选区,North Islington。虽然科尔宾没有在自己的选区投票,但是作为从1983年就成为科尔宾的铁杆选区,整个选区的选民,几乎都是工党,或者说科尔宾的拥趸。

“与科尔宾带来的风险相比,脱欧算什么?”

12日早上,伦敦市中心最繁忙的火车站之一Euston。本报记者看到,免费派发的报纸今天很快就被领取的不剩几份,早高峰的地铁站台上,一位少数族裔中年男士目光停留在报纸上,标题赫然醒目“与科尔宾带来的风险相比,脱欧算不了什么”,或许这也代表了保守党忠实选民的心声。

上午11时,雨势渐大,伦敦北4区Chipping Barnet选区,保守党人正在进行大选日最后的助选。该选区2017年由保守党拿下,然而只有区区几百票的优势,因此,英国贝茨勋爵夫人、英国侨胞、保守党华人之友董事李雪琳动员许多英国华裔来到现场参与助选活动。

午餐时间,在伦敦北部一家咖啡店内,来自Edgware选区的Suzi一家看到为保守党拉票的志愿者,立刻回应道:“我会投给保守党的,我还没去投票站,但我一定会支持你们的。”Suzi说,自己多年来一直支持保守党,曾是留欧的支持者。“我们一家的选择都相同,真的不想脱欧这件事发生,但是如果工党上台,二轮公投,最后无论如何还是要脱欧,那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相比之下我更关注的是民生、税收以及科技发展。”Suzi表示自己也很关注中国和英国未来的关系,认为两个国家之间未来存在无限可能,她认为这些只有保守党可以做到。

在英国生活14年的银行员Steven Zhu是保守党的忠实支持者,表示自己充分了解并分析过保守党的政策和价值观。作为华人金融业从业者,他说自己最重视的是保守党提倡的不加税、加强NHS以及雇佣更多警员。Steven认为在脱欧议题方面,已经做好的决定不能重复,也要履行好政府的承诺。在经济方面,他认为,虽然目前由于局势紧张英镑也出现大跌,保守党如果上台,经济形势会向好,最重要的是延续目前的政策。而他认为工党的承诺则有很多不现实的地方,“他们提出的数字,钱从哪里来?”

中午12点的Victoria人潮涌动,每天中午,都有从事金融证券的白领在这里解决午餐。一位从事金融行业的选民告诉记者,他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了保守党,因为他不喜欢科尔宾。

“他是社会主义者,想要把一切国有化。”此外,保守党所承诺的增加财政支出的举措很吸引他:“鲍里斯能为企业发展提供很多资金,让金融行业处于良好运转的状态,我可不想回到十年前(金融危机)的时候。”他还表示,希望脱欧快点结束,并且不相信工党提出的二次公投会实现:“我们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只是原地踏步,毫无进展。”

“不想NHS被美国收购”

早上8点,虽然下着小雨,但Islington North位于Andover Estate Community Centre的投票站前的队伍已经排到了门外,不到10分钟的功夫已经有20多位选民投出了自己宝贵的一票。

作为工党的忠诚拥护者,Alston毫无悬念地把票投给了科尔宾。“我不希望NHS被美国收购,那样的话受损的将是社会的大多数。而且我觉得,鲍里斯并不是很关心我们社会中的边缘群体。”Alston说。

和Alston一样,杂货店老板Simon今年也把票投给了工党。他说过去自己也在各个党派之间摇摆不定,但自从科尔宾成为工党党魁后,他就一直支持工党,甚至成为了工党的一份子。作为一位私营店主,Simon坦言自己处于零时契约(zero contract)的工作状态,没有充分而平等的社会保障,他很害怕生意不好,陷入失业的境地。“这就是为什么我坚定支持工党的原因,我希望低收入者能够获得更高的收入。”Simon说。

除了工党忠诚的追随者以外,Islington North的工党选民当中也不乏很多新面孔。Tracy是两位孩子的母亲,今年,她放弃了多年追随的自民党,加入了工党的阵营。“我的孩子马上要上大学了,你知道,他需要独立承担学费,我不希望他承受太重的贷款。工党取消大学学费的举措吸引了我。”

Tracy说,“每个人的投票都很重要,因为议会里的执政者会直接影响你今后的生活。”

同样的,曾经支持保守党的Alex今年也倒投了工党,除了担忧NHS私有化,脱欧困境也是他做出改变的重要原因。Alex解释道:“15年的全民公投并不成熟,大家都认为脱欧太简单了,甚至根本不知道脱欧意味着什么,几年过去以后才知道很难很复杂。我支持工党的二次公投,希望政府能够给民众重新选择的机会。”

迷茫或赌气的选民:“想脱欧,但投给了工党”

在采访中,记者还发现,有一些选民对于自己手里的票很迷茫,投票理由并不明确。

当30岁出头的Susan走出投票站,她告诉记者,虽然曾经支持自民党,但是这次,她投票给了工党,因为自己就是NHS的员工,工党关于NHS的纲领更利好,期待政策的落地。这位“倒戈”的前自民党拥护者表示,因为通过对比纲领,她认为工党更可以为普通大众谋福利。

令人不解地是,谈起脱欧,Susan说自己已经厌倦了这个话题,想要脱欧。她支持脱欧,但是并没有投票给保守党,“因为他们无法代表多数普通人的利益。”

另外,在工党大本营里也出现了不走寻常路的小众党派支持者。

一位不肯透露姓名选民告诉记者,虽然知道Islington North是科尔宾的阵地,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投了绿党。

“我觉得我们浪费了太多时间做无用功,人们早已厌倦了脱欧!”他说,“我生长于70年代,那时候有很多示威游行,现在不复存在了。我觉得世界上还有很多重要的议题值得去关注。”

此外,还有一些谨慎的选民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票花落了谁家,但是和记者谈及了自己的考量。

今年19岁第一次行使自己投票权的Rosella和父母走出投票站,他们告诉记者,自己了解到目前局势十分焦灼,他们最关心的就是政府执政问题,或许期待悬浮议会的产生,这样至少有机会进行脱欧二轮公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士冒雨骑车来到投票站,他说自己对新政府的期待就是能够做些实事,履行自己的承诺,但是希望不要再有公投了,最好把时间用在解决实质问题上。

编辑语:

当读者读到本周的《英中时报》时,此次大选的结果已然揭晓。胜利者保守党彻夜狂欢,失利者独自黯然。但是,社会的矛盾不会自动解决,那些分裂、创伤和混乱不会自动愈合,这个国家的车轮不会自动驶向前方。对于新一届政府来说,胜利的喜悦可能只限一刻,前方的路依然阻且艰,问题不会比从前少,困难不会比脱欧小。然,三年过去了,我们唯一相信的是,选举让民众有表达意愿的机会,也让选民不得不再一次思考,手里的一票对于这个国家、对于自己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场大雨里的长队,就是最好的见证。而我们更加能确定的是,英国人真的够了,想要解决脱欧的心,高于一切。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