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报收入低,工作年限短,晚景更悲凉? 法国反改革罢工“大潮”下华人退休群体调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法国公交系统大罢工,已经进行了两周多。全国铁路和巴黎地铁交通继续大面积瘫痪。虽然总理菲利普12月11日宣布了政府退休改革方案主要措施,但受到各个工会一致反对,甚至原来参与谈判的温和工会也倒向反对派一边。争议的中心是正是64岁的退休门槛。

法国激进工会宣布,除非政府收回改革计划,否则圣诞节也不休战。

而在这场罢工潮中,在法华人几乎没有人停止工作。他们和坚持上班的法国人一起勇敢地走出家门,有人“穿过人山人海”的车站,然后步行一个多小时到达公司,有人自行车、滑板车代步,实在不行,在家远程办公完成工作任务。可以确定,几乎没有华人汇入游行的队伍。

是在法华人没有诉求么?有人说了,华人谁会靠这点儿退休金生活呢?但是,从事进出口贸易、开餐厅、做旅游、搞项目的并不是华人的全部,大部分在法华人,还是工薪阶层,他们退休后,不靠退休金,靠什么呢?

那么,在法华人退休后的状态如何呢?

记者走访了几位工作退休的同胞,请他们讲述了退休后的酸甜苦辣。

被“遗忘”的群体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的心情是比较沉重的。虽然在法华人以勤劳著称,但是,如我们所知,相当一部分华人是三十岁以后才来法国的,他们在退休方面处境很尴尬:在中国没到退休年龄就移居海外,难以领取退休金;在法国工作的时间很难达到四十多年,连菲薄的全额退休金也领不到。

在享受特殊退休待遇的公交工人为自己的权益抗争时,没有人会考虑这些连全额退休金也拿不到的微弱群体。当然了,在网络上,会有一批“杠精”跳出来说:谁让你去法国的呢?自找的!但是,每个人的经历、选择都是不同的,又有什么权力指责别人的生活呢?

打工者的“陷阱”

华人退休后,有的人可以说晚景非常凄凉。

曾在餐厅工作的胡先生,法籍,工作了26年,退休金每月不到390欧元。前不久,里昂自焚的那个大学生,就是因为每月450欧元的补助不够生活,走投无路,选择自杀的,虽然保住了生命,但震惊了当地社会。你想,450欧元,一个大学生都不够;那390欧元,对于一个有家庭的人,更是杯水车薪。

在华人中间,胡先生这种状况还是不少的。造成这样状况的原因很多,有的是申报的收入太低,比如胡先生的老板给他的申报的工资就远低于SMIC(法定最低工资),另外给他一部分现金;有的是工作时间短,有的申报的甚至是半工。

胡先生说,在这个行业,没有老板愿意给你报太高的工资,除非你是老板离不开的大厨什么的,否则,你不愿意干,有人愿意干。因此,他也提醒大家,在找这类工作时,如果老板不愿意给你申报实际数额的工资,而是给你现金,那么你要好好考虑一下。一定要争取让老板报全工,签工要多签,不要只看到眼前的现金。当然了,如果有的人就是为了挣几年钱回国,那又是另外的考虑。他说,正是因为有人就是为了多拿现金,不在乎什么签工不签工,而让这个行业的风气越来越差。他还提到,有的老板给自己报的工也很低,但是他们不靠退休金啊。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的老板都这么算计,现在越来越多的老板还是愿意让自己的生意更加正规。

各个行业的退休华人都不容易

有人说,餐饮和服务行业比较特殊,在法华人现在从事的工作已经遍及各个行业了。记者又采访了几个在文化行业工作退休的华人,情况仍不乐观。

金先生曾经供职于一个文化公司,由于35岁才开始在法国工作,在法定退休年龄到来时,他无法拿到全额的退休金,每个月700多欧元,与申请低保的“困难户”相差无几。退休几个月后,他被“返聘”到原来的公司继续工作,他对记者说,对于2004年以后退休的人来说,退休后重新工作多一条路,那就是接受返聘。前提条件是退休后要与原单位工作“断绝关系”6个月。6个月期间,你可以去另一个雇主那里工作,或者独立经营。如果你有自己创办企业或者成为自由职业,还可以让老雇主成为你的客户。

过了6个月后,如果你接受老雇主返聘,回到原单位,在一定条件制约下有权同时工作并领取养老金。最重要的前提是你的毛收入总数(工资、养老金、作为退休者获得的各种补助费用等)不得超过按现行标准计算的退休前最终工资级待遇。否则,养老金将停发。所以你如有意重新工作,不要忘记及时通知社保局。

另一位同样在文化公司工作的秦女士说,一个普通职工在退休之后收入必会大大下降,能有原来收入的50-60%就已经很不错了。而我们工作开始比较晚的华人,即便你工作到65岁,很多人仍不能交足160个季度养老保险费,退休金还要按比例扣减。一个40岁开始在法工作的华人,到65周岁共交纳了100个季度的养老保险费,25年的月收入平均值为2000欧元,他的退休金就只有大约625欧元。这种情况下,只好去申请“低保”。她认为,马克龙的改革,让退休人群税后至少拿到法定最低工资的85%,这应该是稍微进步了。她建议,工作期间,除了法定必须缴纳和享有的国家退休金外,你还可以自行进行养老储蓄,国家对由此产生的长期利息收入也有税收优惠。

 “最好”福利制度下的“不公平”

巴黎中华文学社社长陈湃,曾经幽默地在其博客中这样写道:我的退休金每月涨了3欧元,增加百分之0.75,相当于人民币二十二元。聪明的朋友可以从这个数据中计算出我的退休金有多少钱了。3欧元在法国只能喝一杯咖啡奶,远远跟不上物价的涨幅。不过有涨也好,不管它涨多少,总比没涨好些。这还得感谢法国总统马克龙,这是他上台后第一次涨工资,我没有选错他。

巴黎中华文学社社长陈湃认为福利制度背后存在并不公平的一面。(被访者提供)

陈湃说,法国调整最低工资的依据,是根据每年国民生产总值以及物价升幅来考虑的。每年的最低工资如果能够增加百分之一,那是很了不起的事了。在法国真的是“年年难过年年过”,难过也硬着头皮过,谁叫你流落在法国?他常说“如果你要发达,就去中国发展;如果你想享受,就留在法国,毕竟法国还是个福利国家。”

但是,他认为这个福利国家的所谓“公平”,存在很多问题。他举例说:“我在法国工作了十几年,又开了11年酒家。法国是个万税之国,政府的各项税务纳到我手软,起码也纳了几百万法郎吧。但到头来我的退休金只有两百多欧元,连什么补助都加在内也不够四百欧元。我内子是挂牌老板,酒家转让后,连一分钱失业金也没有,到退休年龄时,也只能拿最低级别的退休金。我们夫妻两个人加起来,连八百欧元还不到。相反,那些从其他国家来的老人,对法国社会一点贡献也没有,更没有工作过,每人却拿到六、七百欧元的老人金。”

“有些人可能不相信我退休金这么低。我不是装穷,真的是这样。因为我在柬埔寨、在中国、在香港的工龄,法国政府一概不承认。我在法只工作了二十年左右,政府给我近四百欧元退休金,也是按政策办事,合情理的。我们夫妇两人加起来一个月只有近八百欧元的退休金,还要交租。好在我们住的是政府廉租屋,每月只交四百多欧元即可,不然,可能要睡街边了。”陈湃开玩笑说。

旅法历史学家刘学伟对记者说,在法国,没有收入或者收入不够维持生活的老人,国家会发放低保,标准大体上是一个人每月650欧元,一对夫妇每月1000欧元。享受低保的人,医疗费可以100%报销。反倒是更富裕的老人,除了国家提供的基本保险之外,还得自己付费购买补充医疗保险。不过国家对大病医保都是没有上限的。这样,也让一些没能拿到全额退休金的华人在晚年有了一些保障。

旅法历史学家刘学伟(右)谈华人退休生活。左为巴黎出版人朱人来。(被访者提供)

高学历华人的处境较好

当然了,也有让人乐观的消息。法国工程师学校毕业的小曾对记者说,一批中国留学生在法国的“大学校”毕业之后,留在了法国工作。很多人找到了不错的公司,工资、福利都很好。不少人在巴黎郊区买了房子,每天乘坐快线到拉德芳斯上班,也算比较稳定。他说,他们行业的很多“前辈”退休后,虽然拿不到全额退休金,但是很多人选择了独立创业,帮一些法国大公司做一些小项目或者合作,生活也不错。这几年,法国的公司与中国业务增加,也带来了不少机会。

如何应对低退休金生活?

退休金不够,该如何应对?好在华人闲不住,只要身体允许,退休后一般也会找一份工作。法国华人律师协会会长林亚松对记者说,大部分华人到了退休年龄往往并不愿意就停止工作了,原因是政府的退休金制度规定,退休金金额要根据从业年数量及工资高低来折算。华人一般都不具备法令要求的至少40多年工龄才能领取全额退休金的资格,因而到退休年龄,退休金收入不会很高,担心无法维持正常生活水平。实际上,退休法内有条文,可以允许符合条件的退休者在退休后继续做某些工作,也即同时领取退休金和工资两项收入(emploi-retraite)。

法国华人律师协会会长林亚松在义务为华人提供法律咨询,为退休华人支招。(孔帆摄)

林亚松介绍说,退休后,只要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就有权利再工作;允许退休者再工作,同时领取退休金和工资的原则,已在2003年8月22日退休金改革法(也称费永法,loi Fillon)的范围内被正式确定。

当然,退休了,再去找一份工作,也并非什么都可以干。退休者继续从事受薪工作有严格规定,最重要的前提是,收入不得超过现行规定的最低工资(SMIC)每个月毛工资金额标准的4倍;属于文学、艺术、医疗和司法范围的活动,只要如上所述,数量不大(de faible importance),可以继续进行;手艺人、经商者和工厂主等非领薪者类的工作可以继续进行,条件是你曾经在退休前同时从事另一项领薪工作,并以后者为退休依准,不要求按照非领薪者类得到退休待遇;移居国外工作的领薪者不属于社会福利保险普通制度(le regime general)类管理,有权在法国申请退休。与此同时,还能继续在国外工作;而企业主以及高层管理人员、受委托经管业务的经理等人员的相应待遇,则有专门条文规定。另外,对于独立经营者(professions independantes)还有一些特殊规定。

林亚松说,退休后继续工作,有两种情况。第一是退休金和工资或者其他收入完全叠加;第二是退休金和工资的部分叠加。

我们第一代华人大部分都属于第二种情况。这种情况下叠加后的收入是封顶的,或者是最后三个月工资的平均数,或者是法定最低工资的百分之160。如果当事人拿到的基本退休金加补充退休金以及退休后收入超过封顶的金额,那么国家会减少当事人的基本退休金。这是需要引起注意的。

一直义务帮助社区华人的小柴对记者说,他帮过一位老人申请过退休金。这位老人的退休金每月只有五十多欧元。原因也是当时报工的数额太低。小柴帮老人申请了辅助退休金(retraite complémentaire),大概650欧元左右,这样每月差不多有700欧元。另还有一些一次性的补助和一些一年一次的各种补助,他都帮老人申请了。法国现有的老年人补助名目繁多,极其复杂,具体某一老年人可享受什么补贴,通过怎样的补贴,来达到最低养老金的水平,需要根据当事人不同的情况来定。但他说,随着退休制度的改革,辅助退休金和其他补助,肯定越来越少,而像这种老人的这种情况,在华人中间,还很多。

退休制度改革对华人群体有利

大巴黎欧拜赫维利埃市议员田玲认为,马克龙这次改革,对于华人群体是有利的,所以,不少华人支持退休制度改革。她解释说,在法华人群体,大致分为两大类,其一就是商人和手工业者。这次退休改革,当然对商人和手工业者是有利的,首先华人不属于那个42种特殊退休制度的群体。另外,对这些小业主、商人来说,原来的制度和现在的积分制,没有太大变化,可能还有一些有利的地方;华人的另外一大群体是底薪工人,也就是我们说的打工者,他们一般拿的是最低工资。改革提高了最低工资,对这个群体是有利的。当然了,我们还有一批商校、工程师学校毕业的知识阶层,他们是另外一种情况。

欧市议员田玲认为退休制度改革对华人群体有利。(被访者提供)

田玲说,华人这个群体比较崇尚多劳多得,有钟“活到老,干到老”的这种精神。所以,退休岁数的延迟,对他们来说,影响也不是很大。而且华人群体比较注重集体的利益为上。现在不少华人会觉得,如果说法国再不改革的话,社会福利负太重目前的退休制度不利于这个社会的发展,所以华人群体对马克龙的退休改革是支持的。

法国人口老龄化趋势日益严重,预计到2035年,将有三分之一法国人超过60岁。人口老龄化问题加剧了财政负担。长期以来,法国退休养老金一直处于收支失衡状态,预计到2020年,法国养老保险制度的累积赤字将达200亿欧元,其中私营企业普通退休制的资金缺口约为76亿欧元,公共部门特殊退休制的亏空也将超过70亿欧元,国家财政不堪重负。老有所养,任重道远。

一些在法国的退休华人,也想回到中国养老,然而,就靠这点微薄的退休金,就是在中国的18线城市,也未必宽裕。真的是进退两难啊。

来源:欧时大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