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要拯救最后的小便池!小伙伴:还没去见识过,怎么办?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或许你也对法国人喜欢随地小便的行为很不齿,但是法国人对待小便这件事从历史到现在都有着超出笔者想象的“两把刷子”,不得不让人心生敬意。

比如下面这个家伙

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展示的《泉》复制品©centrepompidou.fr

它是法国艺术家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1917年用从商店买来的一个废弃男小便池制作的展品,名为《泉》(Fontaine),并签有化名“R. Mutt”。美国独立艺术家展览曾以“粗俗、不道德”为由拒绝了这个小便池。不过这个倒放的小便池竟然在数十年后一次评选中打败了同时参展的毕加索的大作,当选“年度最具影响力艺术品”。该作品的原件现已不复存在,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展示的也是一件复制品。

11月19日是“世界厕所日”,法国民调机构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因为卫生条件堪忧,80%的法国小学生有憋尿习惯,许多成年人也因为如厕难困扰患上膀胱炎。巴黎市在去年高调推出可浇花的男性环保小便池后,今年又凭一款粉红女性露天小便池设计博得媒体眼球。尽管仍有争议和缺陷,巴黎市解决民众尿尿难问题的努力有目共睹。

小便池太脏是很多小学生憋尿的主要原因©cnews.fr

然而,那个硕果仅存、有180多年历史的巴黎最后一个维斯帕先小便池(Vespasienne)则成了巴黎厕所文化的象征和当下游客眼里的“网红”。

小便池构成“爱国战线”

在巴黎14区阿拉格大街(Boulevard Arago)路旁有一个对称、带顶、半开放式的绿色铁皮亭子。

“这是个废弃报刊亭吗?”初来乍到的人常这样发问。

它其实是一个男性公共小便池,法语称作“维斯帕先” (Vespasienne)。

这种小便池按尺寸有一、二、三甚至六人位之分,半开放的带顶设计在保障隐私的同时也遮挡了风雨,是19世纪遍布巴黎的街头小便处。

时过境迁,如今阿拉格大街上的这个已经成了同类型小便池中的“独苗”。

阿拉格大街上的法国最后一个“维斯帕先”,看上去的确有些形单影只©pariszigzag.fr

拍摄于1910年巴黎圣殿大道上的“维斯帕先” ©liberation.fr

巴黎梅因大道上曾经的一个三人位“维斯帕先”©fr.wikipedia.org

巴黎街头曾经的一个六人位“维斯帕先”©pariszigzag.fr

城市公共卫生的概念最早出现在古罗马时代,爱干净的罗马人建造了公共浴室和厕所。由于尿液里的氨可以清除衣物上的污垢和油脂,皇帝维斯帕先决定征收公共厕所的小便税,欧洲由此流传出“金钱永不臭”(L’argent n’a pas d’odeur)这句谚语。或许是为了跟这位爱财的罗马皇帝开个玩笑,巴黎人当年修建公共小便池,直接使用了他的名字。

维斯帕先皇帝雕像©encheres.parisencheres.com

18世纪的巴黎尽管明文禁止随地便溺,但是卫生状况可以豪不夸张地用“惨不忍睹”四字形容。1834年,塞纳省省长郎布托伯爵受命实施城市清洁工程:翻修下水道、规划现代化的用水系统等。最让人欣慰的是,他主持建造的478个维斯帕先小便池在巴黎各地亮相。

最早期的小便池做工精良,充满艺术气息,简直就像摆放在街头的艺术品©pariszigzag.fr

大受欢迎的公共小便池在1839年还担任起广告栏角色,时任巴黎警察局长特准商家在小便池内外张贴广告进行宣传。直到上世纪,还有人把小便池做作为公关阵地,其中就有希拉克竞选巴黎市长的海报。

当年被贴满广告、宣传画的小便池©pariszigzag.fr

法国“最后的小便池”还在2017总统大选期间为萨科齐服务©photos.linternaute.com

在法兰西第二帝国时期(1851-1870),小便池加装了瓦斯灯,给夜归人解手提供了极大方便。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巴黎人还利用小便池集会、传信或者交换物品,在尿尿的间隙组织反抗,数百个小便池构成了一条秘密爱国战线。

爱国者们在小便池秘密集会、接头©pariszigzag.fr

巴黎市政府:小便池必须创新

在满足巴黎人外出尿尿需求并显著改善城市卫生的同时,维斯帕先小便池也招来了非议。人们慢慢发现,这里成了同性恋者和男妓青睐的约会、交易地。第三共和国时期的财政部长兼法兰西银行行长杰米尼伯爵,由于在香榭丽舍大街的公共小便池招揽男妓而上了报纸头条。

杰米尼伯爵被“捉现行”的香榭丽舍大街花园小便池©fr.wikipedia.org

上世纪60年代,城市卫生状况获得极大改善。同性恋活动频繁再加上气味难闻等缘故,巴黎市政府决定逐渐拆除陪伴市民一个多世纪的维斯帕先小便池,至今仅存一个。

巴黎在80年代开放400个收费公厕。但面对数量庞大的当地人口和游客,400个公厕无异于杯水车薪,收费更“激励”了人们随处小便。

2006年以来,巴黎实施公厕免费,而地点难找、排长队、男女混用、不干净等因素依然没有改变“小便难”的难题。尿急者、流浪汉、随性分子等,很多人选择直接尿在街头、墙角、河边或者树丛里。以至于有游客自嘲说,游览巴黎,最让人难忘和回味的“浪漫气息”就是无处不在尿骚味了。

©leparisien.fr

相信在法国的小伙伴已经对这样的随地小便“免疫”了吧?©leparisien.fr

认识到“小便池必须创新”,巴黎政府在去年尝试了2.0版的智能环保公共小便器。该小便器分三层,顶部种植花草,上层用于小便,下层稻草经尿液浸泡变成腐殖物,因此“能在方便的同时浇花制肥”。小便器内的智能传感器监控尿液体积,达到一定量(约180次小便)时就会通知工作人员进行回收。有人批评无任何遮挡的小便器严重影响巴黎历史人文风貌,且方便者很容易被“围观”;但支持者认为,若必须解决当务之急,这比尿在街上并收到68欧元罚单好多了。

非常环保智能的2.0版公共小便器©20minutes.fr

对着塞纳河和游船嘘嘘,感觉真的有些怪©francebleu.fr

由于公共小便池总是忽略女性如厕需求,法国女设计师吉娜·佩里在今年列宾国际发明奖上凭借一款粉红色女性公共小便池获得了各界关注。该小便池被设计在露天场所使用,围墙高1.65米,女性小便时身居高处,并能随时观察周围环境。

拯救“网红”厕所遗产

经历近200年公共场所的小便历史,巴黎人在感慨“尿尿体验”不断变化创新的同时也希望能凭一己之力保护好这座城市的厕所文化,为后代留下一点厕所遗产。

阿拉格大街上的最后一个巴黎维斯帕先小便池,除了尿急的出租车司机光顾和被好奇者或游客当作“网红”打卡拍照,快要沦为一个空洞的“纪念品”。于是,对老式小便池充满怀旧而自豪之情的法国人在网上平台发起了“拯救巴黎最后的维斯帕先小便池”众筹。

“拯救巴黎最后的维斯帕先小便池”众筹网页©budgetparticipatif.paris.fr

他们希望这个历经了岁月、风雨、涂鸦当然还有无数小便者的场所能够逃脱被拆并绝迹的命运。该众筹目前已获得2.5万欧元筹款。最近,巴黎“昙花一现之地”画廊(Les Éphémères)还举办“维斯帕先小便池特别展”

“昙花一现之地”画廊的小便池展览

小伙伴们,看到这里你是否更加期待了解特别的法国式尿尿情结和文化了呢?在巴黎180多岁的最后一个“维斯帕先”被拆除之前,你想去一探究竟吗?

(来源:想法FranceZone)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