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颤抖吧欧盟,外媒集体唱衰,英国脱欧只是欧盟噩梦开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英国人为脱欧折腾了3年多,而如今他们可能看到了需要这么做的理由。

2020年,英国和欧盟都将开启新篇章。

英国对实现脱欧志在必得,“离婚”的另一方欧盟软硬兼施,除了和鲍首相唱反调——欧盟一姐近日提出考虑延长脱欧过渡期,还谋划着以伦敦金融城为打击目标,掣肘英国。

但对于欧盟,英国脱欧是什么鬼离婚大战,欧盟瓦解才是大问题。

CNN认为,2020年对欧盟来说将是“地狱般”的一年,英国脱欧不过是个干扰项。

《新政治家周刊(New statesman)》指出,欧洲一体化面临着比脱欧大得多的难题。欧盟经济停滞,中国崛起,对于如何处理这些问题,欧盟高层分歧巨大,他们未能解决任何一个结构问题,这将导致欧盟危机。

《卫报》则认为,欧盟下一次衰退就是(瓦解的)关键时刻,反正也不远了。

英国想快刀斩乱麻

按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时间计划,英国与欧盟的“离婚磋商”将在2020年进入最后阶段。

据已获得英国议会“二读”通过的脱欧协议,英国将在2020年1月31日正式脱欧,随即进入脱欧过渡期,与欧盟谈判新的合作关系。在脱欧过渡期内,英国尚须遵守欧盟规则,接受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仲裁以及向欧盟缴费。2020年12月31日脱欧过渡期结束,新的关系协定将替代欧盟规则,英国与欧盟将按照新的关系协定行事。

留给英国和欧盟的谈判时间,不到11个月。而据Guardian, 英国与欧盟的未来关系谈判预计将在3月初正式启动,时间更短。英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认为时间充足,双方将能按期谈妥新协定,全面涵盖贸易、安全、交通和信息共享等方面的合作。

欧盟老大发话考虑延长脱欧过渡期

“新官上任”欧盟委员会主席(European Commission)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对于如此有限的时间表示“深切担忧”,因为“这不仅事关自由贸易协定,还有很多其它方面的工作。” 回顾请戳“留英学生成欧盟首位女掌门,7娃之母险胜,支持脱欧再延期!”

一旦谈判失败,贸易协定流产,英国经济将面临重大中断,例如与欧盟之间关税将从零变有,准入欧盟市场的英产商品数量即刻受限。 如果没谈妥新的贸易协定,英国和欧盟将在世界贸易组织(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框架下往来。“在我看来,英国和欧盟双方应该严肃自问,在如此短时间内要谈妥如此多方面的关系协定,是否真的可行,”冯·德莱恩说,“如果有必要,延长脱欧过渡期,我相信2020年中再思量这件事是很合理的。”

欧盟老大言辞恳切,然而怀柔戏码看多了,英国政府并不买账。英国政府发言人表示:“首相态度明确,我们将不会延长脱欧过渡期。欧盟与英国皆承诺在2020年底就未来伙伴关系达成一致并作出政治表态,双方也同意将付出更多努力实现承诺。”

欧盟准备两大杠杆掣肘英国

欧盟做了另一手准备,正谋划着以伦敦金融城为打击目标,掣肘英国。英国是世界领先的金融服务中心,重视金融服务行业在脱欧之后的发展。念及此,欧盟便以信息数据准入为筹码,要挟金融及电信企业站在欧盟这边,从而要求英国在脱欧后对欧盟执行与脱欧之前条件相等的规则和监管政策。据Daily Mail,照欧盟的计划,英国商会(British Commerce)也可能失去重要的信息往来权限。

“这是欧盟的两大杠杆。”一名欧盟官员对《泰晤士报》说,“数据充分性和对等性,我们的决策出于对这两项的直接控制。”据《泰晤士报》,欧盟计划许可英国金融公司在欧盟市场的准入,条件是企业必须拥护欧盟的监管规则和执行标准。一旦情况生变,例如英国议会若通过一些法案使英国企业更利于在国际发展,造成约束相关行业的律法发生变化,那么欧盟将阻断市场准入,并以30天为期限告知企业。此外,根据该计划,欧盟可能不再“亲密无间”地与英国充分共享某些私人数据,这可能会影响英国的金融服务行业和联合安全保障。

欧盟的算盘打得啪啪响,但鲍里斯·约翰逊已经释放出讯息:英国面向世界探索比欧洲其他国家更优越的贸易条件,所以他倾向于在多行业推进不同于欧盟的标准和制度,与欧盟区分开来。无论欧盟示好还是放狠话,英国都不为所动。

欧洲议会的脱欧党议员Rupert Lowe称,欧元和欧盟僵化的经济都在靠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的量化宽松(QE)计划支撑着,从2015年起,欧洲央行已经买了约2.1万亿欧的资产,试图提振欧盟经济。“量化宽松基本上只是让欧盟自身需求兴奋起来。我认为欧盟和欧元本可能崩溃,除此之外,按目前情况持续下去,它终将变成一场大灾难,”Rupert Lowe说,“我们与欧洲有1000亿英镑贸易逆差,如果我们谈不拢贸易协定,那是欧盟的损失,就这么简单。”

有人在大洋彼岸搞事

保加利亚政治分析家兼作家 Ivan Krastev敲响了警钟,对欧盟的未来颇为担忧。Ivan Krastev指出,2016年6月的脱欧公投的影响持续至今,升级为一场政治危机。 2017年1月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这两件事欧盟都没有应对好,2020年对欧盟来说将成为“关键的”一年。

大洋彼岸那位又被Cue了,所以关特朗普啥事?路透社: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前主席唐纳·图斯克(Donald Tusk)说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是欧盟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特朗普支持英国脱欧,质疑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价值,最主要的原因是,特朗普盼着欧盟瓦解。“史上第一次,有一位美国总统公然表态见不得欧洲团结,他支持英国脱欧,盼着联盟解体。”唐纳·图斯克(Donald Tusk)在德国周报Die Zeit的采访中如是说。

Politico也有文章指出,如果特朗普在2020美国大选中获胜,他在白宫的下一个4年将给欧洲制造新的分歧。据Euractiv,2019年10月,特朗普诱惑意大利,摆脱欧盟的负担呗,关税打折。

在与特朗普会谈之前,意大利总统塞尔吉奥·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曾向媒体表示,希望促进双方在贸易上的合作以及取消适得其反的关税。特朗普则表示在与欧洲“一些新的人”进行贸易对话,希望洽谈顺利。

结构问题难解 举欧盟旗算自家账

欧盟各成员国心里也在算着自家的小九九。据Europbarometer2019年12月的一项民调,只有38%的受访者信任欧盟;将28个欧盟成员国的数据平均一下,仅43%的人对欧盟的政策感到满意; 各成员国的情况分开来看也不乐观,意大利对欧盟的信任排在倒数,希腊对欧盟的信任度为34%,法国为32%,英国为29%。

此外,据Express,西班牙和波兰对“英国式脱欧”都有点想法。

欧洲法院将西班牙分离主义领袖 Oriol Junqueras 等9名支持脱离欧盟的右翼人士判决入狱,引起西班牙右翼党派极大不满并施压政府,认为欧洲法院凌驾于西班牙司法之上,侮辱西班牙及西班牙的主权。

CNN认为,欧洲法院与各国司法之间难以和谐,2020年对欧盟来说将是“地狱般”的一年,英国脱欧不过是个干扰项。

《新政治家周刊(New statesman)》文章指出,欧洲一体化面临着比脱欧大得多的难题。 欧盟经济停滞,中国崛起,对于如何处理这些问题,欧盟高层各有想法,分歧巨大。欧盟领导人未能解决任何一个结构问题,这将导致欧盟危机。

欧元区没能解决的结构问题导致了2011年的债务危机,如今又把欧元区推向衰退边缘。欧盟的强国德国在2019年1月的工业产值放慢,远远落后于预期;意大利已经呈现出衰退,其中部分原因还是欧盟要求意大利遵守通货紧缩。至2019年3月,欧元区的经济信息指数连跌9个月,创下自2013年以来的新低。

《卫报》文章指出,欧盟最大的问题是其经济模式伴随着人口一同老化。欧盟虽然有不少世界一流的企业,但是没有一家是在最近25年内成立的。第四代产业革命促生新兴技术, 然而,欧洲没有像Facebook或者亚马逊那样的科技企业。该报指出,从欧盟向外看,中国在机器学习的研发上比欧盟更快,而且中国有不少企业可与美国硅谷的科技巨头相较量。

欧元区的计划是在30多年前提出的,原本期望以单一货币促进单一市场更高效地运转,以此促进更快速的经济增长,但这种设想失败了,欧元区没有发展得更好,反而变得更差。外媒还指出,欧元区是一个半成品项目,缺乏能够让它有机会运转的政治结构。欧洲一体化头号粉丝、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认定,解决欧盟的经济问题,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更紧密的团结。 他曾提出建立欧元区的财政部长,管理单一货币区的税务和开支。

马克龙的想法需要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支持,但默克尔对此不太热切。一方面,跳出欧元这个货币联盟,德国的出口商表现不俗; 另一方面,一旦设置了什么劳什子欧元区财政大臣,德国纳税人不明摆着要为更弱的欧盟成员国送财,是不是sa。

《卫报》暗暗落井下石,如果欧盟的经济表现持续落后于大盘,与其更紧密团结,瓦解也不失为一种替代方案。不过估计这一时半会儿也瓦解不了,下一次衰退就是关键时刻,反正也不远了。颤抖吧,欧盟。

(来源: 英国大家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