惋惜!21岁华裔女子家中上吊身亡,自杀频发的背后…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对谁来说都无比宝贵,预防自杀,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尽管世界各国采取各种措施,想尽办法来阻止和预防自杀行为,但悲剧依旧每天上演。

近些年,随着华人移民美国越来越多,华裔青少年自杀也呈现上升趋势。

往期报道:人生,没有一帆风顺! 纽约34岁华男从史泰登岛大桥一跃而下…

纽约布鲁克林戴克高地Dyker Heights附近30日晚发生一起自杀案件一名21岁的华裔女子在家中上吊身亡,据悉该名女子生前就读于纽约市理工大学 New York City College of Technology警方现仍与家人配合,进行进一步调查。

警方表示案发30日晚7时40分左右一名21岁的华人女子王乔依Joey Wong在位于布碌仑72街1255号的家中上吊自杀。

市警68分局接到报案后联合救援人员Emergency Medical Services赶到现场随后宣布其已经死亡。

但据邻居描述该名女子及其家人在此居住已有一段时间,且其目前尚未大学毕业对人也彬彬有礼,生前就读于布碌崙的纽约市理工大学不知为何在年末选择结束年轻的生命。

三年前就读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三年级的Olivia Kong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的轻生源于学业上的焦虑担心无法退掉一门她自认为会被当掉的课。 她在死前几天曾向学校的心理医生求助表达其压力和自杀的倾向,她提交一份请愿书表示希望退掉一门课程,理由是我有自杀的念头而校方并未将这些信息通知家长。 那个周末她回到父母家并与一位医生谈话,她告诉那名医师她计划周日返回学校然后自杀。

当时医生以到急诊室的花费很可能比办丧礼的花费还低回应了她提出的自杀计划,周日她返回学校她的父母在午夜时分到宿舍外探望她。 当时她的母亲给了她一些煮好的饺子她感觉到女儿的前额发烧,第二天早上Olivia越过费城40街的地铁站内的黄线在黑暗的隧道中结束生命。

华裔家庭望子成龙往往会给孩子带来心理负担更有时导致精神崩溃走上绝路,亚裔社区不同群体因为各自的文化背景不同各自面对不同的精神健康问题。 对于华裔青少年家庭望子成龙的迫切愿望以及儒学文化强调的子女对父母对家庭的责任使他们背负着沉重的学业负担,对他们来说如果摒弃这种传统文化中的价值观和习惯,会让他们丧失归属感带来更多精神压力。 等他们到了大学亚裔学生无法适应大学社群中提倡情感开放的环境与父母沟通上的问题,加上大学生活的不如意都会使他们变得抑郁、焦虑。

亚裔青年自杀率高也与他们看心理医师不积极有关,根据联邦疾病控制预防中心,2014年数据表明18岁以上接受心理谘询和治疗的数字中亚裔为6.8%,非西裔白人为18%。 18岁以上有接受药物治疗心理疾病的人群中,亚裔为4.9%,非西裔白人为15.7%可以看出接受心理治疗的亚裔群体与其他族裔比例的差距巨大。

有关资料显示,近40年来美国青少年自杀的比例增加了4 倍, 从每十万人2.7 人上升到每十万人11.3 人。资料还显示,在美国每年死于自杀的人要多过被谋杀的人。

自杀是所有美国人的第11大死亡原因,但在年龄为15 至24 岁的美国青少年中,自杀是导致死亡的第三大原因,仅次于意外及恶性肿瘤。在加拿大,自杀是导致青少年死亡的第二大原因,在中国是导致15 至34 岁人群死亡的首要原因。

而在纽约州,每年大约有1300 名纽约人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根据纽约州健康局的估计, 每发生一起自杀身亡事件,相对的就有8 至25 起自杀未遂案。

而来自纽约市健康和心理卫生局的数字,在纽约市青少年中每年大约有15 万起企图自杀事件,其中有70 个企图自杀者会因此而身亡。依据联邦疾病控制中心的资讯,与1950 年代相比,现在全美青少年的自杀率增加了三倍。

在过去三十多年里,美国亚裔的抑郁症表现严重,自杀死亡已成为美国亚裔的第五大死因,而在美国非西语裔白人的死因中只排行第九。

在美国65 岁以上的妇女中, 亚裔老年妇女的自杀率最高。2005 年,亚裔老年妇女的自杀率更是非西语裔白人自杀率的1.6 倍。年龄介于15 至24 岁之间的亚裔美国年轻女性死于自杀的比率也高于其他族裔。

有人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然而如果定义父母的首要职责,肯定许多人都会选择“孩子的学习成绩”。无论是辅导作业,学区陪读,报补习班,我们的所有付出都为了孩子的学习成绩。

学习的重视侧面就应证了我们对于家庭教育的轻视,当父母一定程度上承担起了老师的职能,在孩子心里父母角色由此出现了错位。

让孩子快乐成长的言语说了又说,起跑线却越来越趋向低龄化;让孩子学习减负的口号喊了又喊,补习班的课程却越报越多。我们作为家长,从孩子出生那时起,就把我们的生存焦虑转嫁到对他们未来的担忧。

正是我们在这种焦虑的情况下,造成了我们在教育下一代时,将压力通过爱的错误表达方式,传递给了我们的孩子。竞争成为了无论父母,还是孩子生活的主旋律,我们目光凝聚在了成绩和排名,无形中就忽视了孩子的个性,和情感的投入。

“学习不是为了我们,是为了你自己。”

“你看其他同学,一样是刷题,补习班比你还多。”

“你现在不努力一点,就会被其他同学超过。”

当孩子在一个残酷竞争的环境下成长,父母灌输的丛林教育所带来的长期压抑,正一点点摧毁孩子无处寄托的精神世界。

每当一个父母面对孩子成绩不理想时,发出“我这么辛苦,还不是为了孩子。”言论时,其实父母的潜意识里,仍然是付出和收获需要成正比的那一套价值观。

父母认为孩子不理解他们辛苦,却从没有想过他们自己是否真正去理解过孩子的需求。给予者觉得自己付出了一切,需求者觉得自己得到的都是被强加的。角色错位所造成的矛盾,让父母和孩子彼此站在对立面。

“感受不到父母的爱”以及“孤独,不被人理解”,其实存在着因果关系,这也成为了现今大部分青少年自杀的主要原因之一。

青少年自杀事件频发的背后,我们不能说那是孩子在遭遇挫折的“一颗玻璃心”。因为没有人教他们真正去理解生命的含义,或者也可以说,我们都欠那些孩子一堂“生命教育课”。

我们需要承认,每一个青少年走向极端的背后,绝不是仅仅的某个人的因素,也并非青少年那一颗脆弱玻璃心。

所有的自杀行为都是长期饱受精神折磨之后突破了心理阀值的表现。每一个孩子的玻璃心都需要我们用爱去呵护,用教育去雕塑,让他们能坚实的面对这一路上的成长。

如果你认为身边的人存在有自杀倾向,请多给予关心,这如同为他们点燃了一支照明的蜡烛。

如果你认为某位朋友或同学或亲人有自杀倾向时,可与当地执法机构联系,要求他们立即提供帮助。你也可以鼓励当事人致电1-800-273-TALK(8255)与美国预防自杀生命线联系。

当然,并非只有自杀倾向者才能拨打这些热线,如果你想阻止另一个人自杀,也可以拨打这类热线求助。

另外, 就是将有自杀倾向的人转介到相关专科接受治疗,尽快让对方去咨询心理健康专家。引导他或她接受专业协助,就能防止自杀,挽救一条生命。

(来源: Amlac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