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医患对立如何破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圣诞前夕,北京民航总医院医生被患者家属残忍杀害。舆论都在追问,为什么中国的医患关系恶化到如此程度,怎样破除这个魔障?

12月24日早6时许,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杨文在正常诊疗中遭遇患者家属的恶性伤害,经抢救无效身亡。12月27日,犯罪嫌疑人孙文斌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准逮捕。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法规司司长赵宁称“这不是医疗纠纷问题,而是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对任何形式的伤医事件零容忍。”

据称,被害医生业务很好,性格温和,人们对她的遇难表示震惊。而从披露的凶手家庭背景看,具有非常明显的极端反社会人格:母亲是95岁老年女性患者,脑梗塞后遗症,但家属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液,每天都会因为一点点的病情变化和怀疑医生用药而吵闹。

媒体披露:凶手经济不好,买卖失败又离了婚。而其95岁母亲是征地超转人员,有退休钱及村委会发的福利。凶手主要依赖母亲生活,因此把怨气和压力发泄至医生身上,残忍行凶。这是非常典型的“暴力犯罪人格”,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为这种暴力开脱。

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提到一个细节:杀人者95岁的母亲待在急诊室20天,想住院却一直无法如愿。孙文斌总是唠叨“想住院又不让咱们进,医院就想置咱们于死地,让咱们把钱都花在这儿,倾家荡产”。北京集中了全中国最好的医疗资源,也是就诊压力最大的地方,床位紧缺。几年前就有报道说,有些医院患者要等至少半年才能住院。但是问题只是医疗资源配置失衡吗?

嫌犯孙文斌的姐姐孙英说,在急诊治疗下去意味着无法使用医保而需要自费,但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好。随着母亲病情每况愈下,医疗费用不断增加,让孙文斌不满。

为什么有医保了,医院却不愿接纳患者?民航医院杀医惨案之后,舆论注意到:原来中国现行的医保制度不是我们理解的患者随时使用医保卡的余额,医院定期到有关部门结算这么简单。而是医院都有一定额度的医保预算。假如一个普通患者买的是城镇医疗保险,住院期间花费了6千,他可能有8千的费用等级,省下的2千就是医院拿到的。而如果患者花了1万5,多出的7千就要由医院补窟窿。重症病人和大手术往往导致医保额度过度使用,为避免亏损和超支,医院就会在接诊上动脑筋。特别对于老年病人来说,医疗往往费时且超支,这意味着干得越多,赔的越多。过往就有过因医保额度用完,医院拒绝接诊患者的新闻发生。

北京民航总医院的惨剧发生并不是孤立的,而是紧张的中国社会关系的折射,扭曲的医患关系的体现。医生成为了高危行业,这是极不正常的。医生在救死扶伤的时候,还要算计着如果避免让医保额度超标,避免自身经济利益受损,把医院硬给逼成了做买卖的商场。患者信任医生,然而制度的安排却让两者存在着直接的利益矛盾,交了医保钱并不意味着随时都可以住上院看上病,还要靠运气。这个制度真让人无语。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