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少数族裔学生向大学抗议,拒绝做哈佛多元化校园的宣传材料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哈佛大学的少数族裔学生这几周持续向校方抗议 哈佛拒绝给一名优秀的少数族裔教授终身任职 学生称校方只把他们当作宣传的材料 却没有实质地支持少数族裔的学术努力。

来源:《纽约时报》

01 少数族裔教授被拒绝终身任职

近日,哈佛大学一名热衷教学和培养学生的教授佩纳(Lorgia Garcia Pena)被拒绝了终身教职,她专注于拉丁和加勒比研究,这一决定立即在拉丁裔和其他学生中引起了波澜。 佩纳著有讲述多米尼加种族和历史的一书The Borders of Dominicanidad: Race, Nations and Archives of Contradictions。她在研究不同国家和大陆的黑人文化与社会历史上有卓越的见解和成就。

在哈佛大学宣布了拒绝佩纳的终身任职后,学生们迅速行动起来,在最近几周,他们占领了一座行政大楼,还扰乱了一次教职工会议。他们向行政人员提交了一份信,要求对终身职位的程序和种族研究部门的设立保持透明度。 在12月早期录取决定公布之时,黑人、拉美裔和亚裔学生在招生办公室抗议,指责大学利用他们作为校园多元化的宣传材料,却没有在对他们生活至关重要的学术领域进行投资。他们称,一旦他们进入校园,哈佛就会忽视他们的历史和经历,无法留住支持他们的教授。

抗议的学生们来源:《纽约时报》

这是哈佛的一个动荡时刻。该大学仍在打一场官司,质疑其在招生中使用基于种族的平权行动,去年10月,一名地区法院法官做出了对哈佛有利的裁决,但原告仍在上诉。

来源:《纽约时报》

越南裔美国人,20岁的大三学生凯瑟琳·何(Catherine Ho)指责哈佛利用她和其他学生在招生和录取时为该校多元化形象做证明,却拒绝听取他们所说的入学后所需的资源。 “我厌倦了哈佛在不进行种族研究的情况下使用我的故事,好像这样我就能完全理解我的经历了一样,”凯瑟琳在抗议活动中说。她的话赢得了其他学生的欢呼。她还说:“哈佛,如果你们不听我们的,就别再利用我们的故事了。” 她说,她没有自信告诉未来的少数族裔学生,他们会在哈佛受到欢迎。 对拒绝加西亚佩纳博士终身职位的决定表示担忧的并不只是这些学生。全国各地的学者纷纷致信哈佛校长,表达了对这一决定的失望之情。哈佛大学的教职工要求对终身教职制度进行审查,以确定这是否破坏了该校多样化教职工队伍的努力。 非裔美国人思想史协会(The African American Intellectual History Society)联名致信哈佛,支持佩纳,并对哈佛的决定表示失望。

来源:Black Perspectives

02 神秘的哈佛终身任职决定流程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Lawrence S. Bacow)以流程保密为由,拒绝讨论为何没有授予加西亚佩纳博士终身教职的原因。

哈佛大学的终身教授制度是保密的。加西亚·佩纳博士在罗马语言和文学系的同事们一致投票推荐她获得终身教职。随后,巴科校长向一个由哈佛大学内外专家组成的委员会进行了咨询,这些专家不愿透露姓名。咨询的结果是,佩纳没有获得终身任职。 教师和学生们对这个过程是否公平提出了质疑,他们引用了加西亚佩纳博士的学术成就,其中包括一本关于多米尼加种族和国家身份构建的书。一些人认为,这一决定反映了机构对民族研究工作的不尊重,以及未能奖励学生的辅导和支持工作。

根据哈佛的事实手册,在哈佛的2490名教职工中,只有81名是拉美裔。该大学不愿透露其中有多少人获得了终身职位。根据2019年一份关于教职员工多样性的报告,在大约1000名终身教职员工中,有8%是少数族裔,包括黑人、拉美裔和印第安人。在终身教职员工中,12%是少数族裔。

这一争议与近期其他学校的冲突相呼应。去年3月,在耶鲁大学,13名教授退出了该校的族裔、种族和移民项目,理由是缺乏支持。这些教授后来在校方同意增加资源后重新加入了这个项目。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一名专攻亚裔美国人研究的英语教授在2016年被剥夺了终身教职,这在学生和教员中引发了轩然大波,原因是学院未能吸引和留住有色人种教员,以及对专攻种族、性别和性行为研究的教员的待遇不佳。

(来源: 纽约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