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国王为何说新首相“痛苦在后头”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西班牙社工党领袖佩德罗·桑切斯今日在马德里萨苏拉王宫,在西班牙国王和国家元首菲利普六世的监督下宣誓就任首相,这是西班牙民主以来第十四任首相。从今日起,桑切斯正式获得连任,也结束了其自去年4月以来的代行首相角色(因去年4月大选至今才诞生新首相)和代行政府,这是重大的改变。在今早的宣誓仪式间,国王提醒桑切斯以后会很“痛苦”。

桑切斯今早手按西班牙宪法宣读誓词的时间大约只有十秒左右,完成宣誓后,桑切斯对国王闲谈说:“八个月的时间就为了这十秒钟。”国王调侃回答说:“这次好快,简单又没痛苦。”国王然后说:“痛苦在后头。”(”Ha sido rápido, simple y sin dolor”. “El dolor viene después”)多家媒体都抓捕到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这几句私下对话。

桑切斯所谓的“八个月”指自己经历了去年4月和11月两次大选后至今才得到连任。作风平易爱开玩笑的国王则是语带双关,因去年4月大选后,桑切斯为取得连任曾与盟友我们能党有过痛苦的谈判,最后未能连任。但在11月重选后,桑切斯快速与我们能党达成联合政府协定,所以“好快、简单又无痛苦”,但国王说“痛苦在后头”,是暗示桑切斯未来执政可能充满痛苦阻碍。

国王的痛苦暗示也是西班牙多数媒体的结论,包括倾向于桑切斯社工党的西班牙《国家报》昨天表示,这不仅是西班牙历史上首个两党联合政府,也是面对最多挑战但又最脆弱的西班牙政府。为何这样说?就那么脆弱吗?

最弱势的政府面对最有力的反对

这是一个最弱势的联合政府,可能每一道议会法案都备受被人牵制和最大的阻扰,可能寸步难行的时候多于顺利。

一来,这是历史首个两党政府,任何一个政府都更愿意是独立执政的、不依赖别人的单一派政府,联合上台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次要选择。从各国以及西班牙地方大区的联合政府例子看,这种政府以欢喜任满散场的时候少,提前结束的时候多。尽管社工党和我们能党同样属于左派,有较多近似主张,但分歧也显著,这在去年4月大选后的痛苦谈判有充分的暴露;但随后11月重选后,两党闪电般泯灭恩仇,毫无痛苦地快速达成上台协定,这并不是两党达成了阔达的互相谅解,而貌似是为了夺取政权而暂时撇开歧见,先上台再说,这是暂时掩藏分歧,也为未来伏下不稳定隐患。

二来,也是最大的痛苦隐患所在,就是两党联合政府在议会的势力只有155张保证票(社工党120+我们能党35),而所面对的是最强力的反对势力,一共有165张反对票(人民党88+声音党52+市民党10以及加泰分裂派等)。

昨天,桑切斯上任案是得到了167张赞成票(另有18票弃权),但其余12赞成票分散在几个小党手中,他们不会是永远都支持联合政府的保证票,尤其是分离主义的巴斯克民族党PNV的6票。这里暗示,联合政府以后提交到国会的每一道关于国家治理的法案铁定会遭遇165票反对,这完全压倒了联合政府的155票,而要让诸多法案通过,联合政府只能仰赖或者说乞讨其余12票,假定每一道法案都能乞讨到这12票,也不过是以区区的2票压倒了165张反对票。

区区两票玩联合政府于鼓掌之间

这个2票优势非常脆弱,等于那些投弃权的小党随时可以兴风作浪为难政府法案。

例如在18张弃权票里,加泰罗尼亚分裂派ERC占13票,ERC这次是以弃权来为桑切斯上台暂时性提供让路,ERC是视乎未来与西班牙关于加泰罗尼亚的自决谈判来决定以后是否继续为联合政府弃权。昨天,ERC发言人在议会的演说里就暴露出威胁,该发言人恶狠狠地说,“我们才不在乎西班牙政府的稳定性!”这是ERC发给桑切斯的一个严重的威胁,等于说,如果以后加泰罗尼亚的诉求得不到满足,ERC将完全不顾西班牙政治稳定大局,会果断地反对联合政府的法案,例如,目下最优先任务是要通过2020预算案,假定ERC反对,无预算案可用的西班牙立马要重选选举。

所以,在未来四年政府任期,桑切斯政府对所有弃权者都要哈着腰小心翼翼行事,尤其不能得罪ERC,还有在其余小党的5张弃权票也同样伤不起,因即使ERC照样弃权,但压倒反对票的不过是2票优势,而五个小喽罗党足以拿区区的2票砝码来讹诈联合政府。

这里显示,桑切斯的联合政府未来面临许多国内外挑战,包括英国脱欧、能源转型、全球经济下行、减赤减债、加泰罗尼亚分离、大区金融,以及写在社工党和我们能党的选举纲领里的一系列改革和法律修改等等,都有赖于加泰罗尼亚分离派和那些弃权党,每一道法案可能都是一次痛苦的谈判甚至乞讨,这是连西班牙国王都预先提醒“痛苦在后头”的原因。

国王以及媒体的提醒也貌似在问本届政府能维持多久?有分析认为不会满两年。读者老爷你怎么看?

(来源:欧浪集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