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人知的内幕:德国牢狱里的青少年犯的幸福生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少年犯罪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而且根据警察统计的数据,学校暴力比城市范围内的暴力比例要更高。学校霸凌、毒品犯罪、盗窃等各种案件,并不一定都是发生在校园里,也有在校外的,造成的社会气氛越来越恶劣。

和大多数国家一样,德国的少管所也是对于犯罪或违反法律的未成年人服刑或接受强制管教辅导的地方。但是这些孩子总有重新踏上社会的一天,那么在年轻时没有好好学习,失去了时间和机会,将来要如何去面对社会,面对自己的未来?难道就是靠社会救济过日子吗?

少管所不单要他们戒除陋习,也要给他们机会学习面对、自立,以免他们今后重新进入社会时不知所措。这也算是一种“双元制”教育吧。

Helmuth-Hübener学校

柏林的少年管教所里,有50-70个服刑的年轻人在为将来能在社会上自立而做准备。这些孩子的年龄在14到27岁之间,有的是严重的暴力罪行,也有的是小案。

这里曾经是Plötzensee监狱,在1933年–1945年纳粹时期有2883个冤案。

最年轻的受害者就是Helmuth Hübener,他于1942年被推上断头台,年仅17岁。就是因为他收听BBC的新闻广播,并用打字机打了15张反对希特勒的传单,法院判他叛国罪。

校长比尔吉特·朗(Birgit Lang)认为每个人都很重要:“他们不仅是犯罪者,也是人!”

1月8日是他95岁华诞。在这一天,用他的名字命名了少管所的“学校部门”,从此铁窗后有了一个真正的学校,Helmuth-Hübener学校。

学校里每个班级最多6个学生一起进行培训。很多在外面“逃课”的孩子,在这里会做作业、学习难懂的词汇、公式!

YaYo(17岁)

“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年,必须还要待两年。因为抢劫之类的事情。我知道我伤害了别人,曾经也不在乎!但是现在我在乎,我深感遗憾,我真的很想重新开始!在这里,我有老师,他会和我握手,尊重我。 我想成为汽车机电工程师。Helmuth Hübener像我一样大,尽管他是对的,但他不得不死,而我真的很糟糕,却可以活下去。”

Miklo (20)

“我当时在Neukölln的Otto Hahn体育学校。实际上我只是上体育课,踢足球。我想要一双300欧元的鞋子,但是我不能问妈妈要!然后,我就犯罪了,为了买奢侈品。现在我的脑袋里还有了其他东西:毕业,自己赚钱,一个家!而且我的母亲永远不再因为我而哭泣”

(来源: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