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赞美师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导师崇高、师娘优美”。中国社交媒体最近让这句话给玩坏了。谁承想:这句不三不四的话竟然出自专业学术期刊的论文?还被冠以了《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的标题。为中国学术腐败新添笑柄。

话说该奇文的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的徐中民教授,他的这篇奇文发表在核心学术期刊《冰川冻土》杂志,先是不咸不淡扯到:研究生态经济学离不开对人的研究,于是举了身边导师程国栋院士及妻子的例子,歌颂他俩就是“崇高感和优美感的典型代表”。

师娘美且美,和生态经济有毛关系?又跟“冰川冻土”有毛关系?原来,徐教授和程院士除了有师生关系,程院士还是《冰川冻土》杂志的主编。这个逻辑就不难理解了:学术期刊已然成了导师家的自留地,学术评价已经让位于庸俗关系学。程导师程师娘享受到了被拍马屁的愉悦,徐教授收获了在核心期刊刊登发表论文的机会。这是权力和圈子的宣示,这是利益的交换。

严谨的专业学术期刊上,出现肉麻的吹捧文章,可见中国学术腐败之惨烈。程国栋院士事后赶紧声明引咎辞去主编职务。我觉得并非是这人多么要面子,而更大的可能是止损,希望外界不再关注深究。这种人怎么当的院士?徐教授怎么的当的教授?都搞了哪些研究?相信如果继续深挖,背后可能牵扯到更大更多的学术腐败问题。

荒诞的师娘颂论文,折射出学术腐败在中国泛滥,长期得不到根治,似已积重难返。过去都崇拜搞学问的,以为那是凭本事吃饭。时过境迁,现在的学术圈乌烟瘴气,更讲究关系和圈子,背后则牵扯到庞大的利益。

导师更像是老板,师德和能力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搞来课题资金,谁能搞来钱谁有本事。什么国家课题、这基金那基金,搞科研不是单打独斗,而是资金、人脉、缺一不可。学术圈等级森严、人分三六五等,你是某院士的嫡系,我是某领导的跟班。课题组像企业,导师掌握生杀予夺的权力。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吃肉你喝汤。

赞美师娘的还算是有眼力价的,评上教授算是熬出了头。还有些不爱拍马屁的学生成了导师家的免费长工。学生更像是奴隶,人格矮化,不用白不用,毫无人格尊严。

去年中国曾经报道过一些极端案例。有些导师竟把自己的研究生博士生当佣人、当孙子免费使用,甚至连打饭、打洗脚水这样的活儿都让学生干,不听话就在毕业论文和工作推荐上设置障碍,最后把学生逼得自杀。还有很多女生遭受到了色狼导师的霸占。

这不是某一两个导师的堕落问题,而是整体学术评价体系的弊病。中国对于学术体系盲目地追求大跃进,追求所谓国际化。其中一个做法就是以论文的发表数量为评判手段。论文本是衡量科研水平的,但在中国,论文成了敲门砖。但凡申请科研基金、乃至评职称,都离不了论文发表数量。于是论文造假,科研数据造假,屡见不鲜。所谓的核心学术期刊水平低劣。这个功利的学术评价体系不做出改变,师娘颂歌论文还会大行其道。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