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上班!纽约要成新硅谷 程序员缺66374个……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很难想象有比Facebook更急迫的房客。11月,在这家公司签下了分别位于哈德逊城市广场(Hudson Yards)30号和55号两幢大厦总计15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后,他们向业主提了一个要求:赶紧将场地准备好。工人几乎是立刻进场施工,并将现有租户搬走。这两幢楼预计可容纳6000名员工。 这还不够用。据《华尔街日报》报道,Facebook即将租下宾夕法尼亚车站对面有着107年历史的詹姆斯·法利(James A. Farley)大楼。这处房产也被本地人称为法利邮局。如果顺利,最终还会有逾2500名员工在这个70万平方英尺的场所工作。 Facebook在纽约大举进攻之际,总部位于硅谷的其他科技业大厂,包括亚马逊、苹果和谷歌也没闲着,而且他们看中的都是哈德逊城市广场周边地区。据《纽约时报》统计,到了2022年,这四大公司在纽约的员工总数预计将达到约2万人。到时候,哈德逊城市广场沿线也会成为新的科技走廊。 纽约市距离取代旧金山湾区成为美国科技业领头羊的目标还很遥远,但它在科技公司和人才方面的竞争之势越来越猛烈,这对于更喜爱东海岸生活的科技人才来说,将是一大利好。

01 从2000的一个人,到2020年的大业主

图片说明:一名男子走过谷歌在纽约的办公室。Source: AP

对硅谷的科技公司来说,纽约曾经只是个不得不占有一席之地的市场。传统上,这里的办公室主要负责公司的市场、推广、行销等领域。 谷歌的第一位纽约员工就是一名销售人员,他在2000年来到纽约,虽然这是谷歌在加州以外的第一个办公室,但最初他们甚至连办公室都没有——这位员工主要是在曼哈顿的一家星巴克里工作。 自2000年以来,谷歌已经走过了一段漫长的路。2010年,谷歌花20亿美元收购曼哈顿第八大道111号大楼(111 Eighth Avenue)作为其纽约总部,但这个290万平方英尺的空间很快就容纳不下其7000名员工;2018年,谷歌以2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对门的切尔西市场大楼(Chelsea Market);2019年,谷歌再以6亿买下通过一条廊桥与切尔西市场连通的牛奶大厦(Milk Studio Building)。 此外,谷歌在哈德逊城市广场的项目已经开始施工,这个被称为“谷歌哈德逊广场”的枢纽将成为该公司全球商业组织的所在地,在未来十年内,谷歌在纽约的员工人数将由目前的8000余人翻一番,而且在谷歌的纽约办公室,技术类员工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他们在销售和市场方面的同事。 谷歌在纽约的对外事务主管威廉·弗洛伊德(William Floyd)说,“每一条业务线、每一个平台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不是每个人都想呆在加州。” 谷歌是整个科技业在纽约的缩影。根据纽约州审计署(New York State Comptroller ‘s office)的数据,过去10年,纽约市的科技工作岗位数量激增了80%,从2009年的79400个增至142600个。 除了谷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也在扩大在纽约的版图。 Facebook在纽约现有2900名员工,最近还在哈德逊城市广场签下了三栋建筑总计150万平方英尺的租约。 据一位熟悉Facebook的消息人士透露,Facebook的高管最初把目光投向了熨斗区(Flatiron)麦迪逊大道,离公司现有的办公室不远。 但随后公司高管们参观了哈德逊城市广场,并对那里的设施以及交通便捷程度赞不绝口——坐主要地铁线路,都只需要短途步行就能来到附近办公楼,而且周围餐馆林立,非常方便。 去年11月,Facebook签下了哈德逊广场30号和55号的租约,工人们立即被带进来开始准备场地。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向东两个街区处,Facebook即将租下詹姆斯·法利大楼,相关公司和另一家开发商沃纳多房地产信托公司(Vornado Realty Trust)正在对其进行翻修。 “很难预测未来的增长,但我们相信,纽约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人才济济,”Facebook发言人贾米拉·里夫斯(Jamila Reeves)说。 就在法利大楼北面的第10大道410号(410 10th Ave.),亚马逊在12月签署了一份35万平方英尺的租约,公司预计到2021年第三季度装修完工后,那里可容纳1500名员工。亚马逊在纽约市现有近800个职位空缺,其中超过一半是面向开发人员、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的。 去年亚马逊和纽约的市民们闹得不太愉快,该公司计划在皇后区修建一个企业园区,当局还打算提供至少30亿美元的公共补贴,这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这家零售业巨头在2月份突然取消了计划。 亚马逊宣布继续在纽约扩张,这再次引发了一场争论,即是否应该用激励措施来吸引大型科技公司来纽约。 包括皇后区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 AOC)在内的早期交易反对者表示,亚马逊在曼哈顿扩张的决定表明,纽约太有吸引力了,没有必要减税。但也有人回应称,该公司租赁的哈德逊广场场地,与计划在皇后区长岛建设的园区相比,显得苍白无力,而且与亚马逊承诺在那里雇佣的2.5万人比起来,也黯然失色。

图片说明:在亚马逊宣布继续在纽约扩张后,AOC发表推文,强调当初反对补贴该公司的正确,声称要等着当初仇恨她的人道歉。

社交媒体公司领英(LinkedIn)的纽约办公室就在不远处的帝国大厦(Empire State Building)。该公司最近表示,将在这座地标性建筑内再增加四层。

现在在纽约,动向最不明朗的科技巨头应该是苹果。 该公司在熨斗区有一间办公楼,高管们已经参观了附近和哈德逊广场的建筑,但尚未签署任何协议。与其他大型科技公司相比,苹果考虑出租的空间也较小,据先期与该公司接触过的地产公司透露,他们的目标大约是5万平方英尺。 在纽约成长的不仅仅是那些最大的科技公司。根据普华永道PwC和CB Insights联合发布的MoneyTree报告,从2018年到2019年第三季度,投资者向纽约地区的初创企业投入了270多亿美元,在同期仅次于旧金山。 许多大型但知名度较低的公司也在纽约快速发展。其中Datadog是一家为企业提供云计算软件的公司,于2019年9月份上市,市值105亿美元。该公司在纽约的办公室有480名员工,而三年前只有125名。

02 从硅谷来到纽约

图片说明:纽约曼哈顿西侧的哈德逊广场上,摩天大楼拔地而起。这些建筑耸立在哈德逊河附近的MTA铁路调车场之上。Source: AP

科技公司选择纽约,是为了利用其深厚而熟练的人才库,吸引那些更喜欢纽约多样化经济的员工。纽约离欧洲这个重要市场也更近。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如果你从事的科技业,想都不想就会去硅谷,”非营利行业组织tech: NYC的执行董事朱莉·塞缪尔(Julie Samuels)说。“很多人其实想住在纽约,但觉得这里没有科技工作。现在工作机会来了。” 奥伦·米歇尔斯(Oren Michels)是科技顾问兼投资人,在四家科技公司的董事会任职。他说他们一家2014年在曼哈顿买了一栋房子,原本打算在旧金山和纽约两头跑,但很快决定在纽约定居。“旧金山正在变成一个公司城,而纽约是一个更有趣的地方,很多硅谷的工程师不希望自己的周围全是在同一行业工作的人,所以纷纷往这儿搬,”他说。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在2019年做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四年内,硅谷将不再是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在接受调查的740家科技行业领袖中,约60%的人认为,硅谷很有可能会把这一角色让给纽约。 尽管科技巨头对新工作场所的数十亿美元投资和数万个新职位得以让纽约跃居榜首,但纽约的人才也是一大优势。 “当我们研究城市时,我们会问,‘为什么创新经济会被吸引到某些地方?’”毕马威全球和美国科技行业负责人蒂姆·赞尼(Tim Zanni)表示:“这一切都要从那些在科技经济领域有基础研究项目的大学开始。” 这座城市是工程师的沃土。纽约城市大学、纽约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正在设立新的技术课程和研究机构。与此同时,罗斯福岛新建的康奈尔理工学院研究生院正在大量培养合格的员工——现在该校有500多名校友,60%的毕业生选择留在纽约。“作为土生土长的纽约人,我总是告诉人们,如果你要选择生命中的一年时间在某个新地方度过,那应该是纽约,”赞尼说。“对年轻人来说,这是个好地方。企业家往往不会呆在同一家公司,他们会搬来搬去,开创新事物。纽约在数字媒体和金融技术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具备了更成功的所有要素。”

招聘网站Glassdoor的社区专家萨拉·斯托达德(Sarah Stoddard)表示,该网站的研究继续表明,越来越多的科技工作岗位正在从硅谷转移到像纽约市这样的大城市。为了吸引企业,城市必须投资于人——不仅是学校,还有文化、娱乐和基础设施。像纽约这样的城市在这方面有着显著优势。 她说:“我们发现80后和90后的趋势特别明显,这些年轻科技人才大多数都是在旧金山和洛杉矶等中心城市之前,先申请了纽约的工作。对科技公司来说,在纽约招募和留住熟练科技人才,眼下时机正好。”

03 从华尔街来到科技业

图片说明:各大科技公司和金融公司正在纽约展开人才争夺战。科技公司显然更加财大气粗。

Source: LinkedIn

在纽约,金融、零售和医疗等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但平均工资为15.3万美元的科技行业已经成为纽约市主要的经济驱动力之一。在纽约崛起为科技中心之际,长期主导本市经济格局的行业正在被科技改变,它们自身也越来越依赖软件工程师和其他高技能工人。

回顾过去,技术似乎是一条显而易见的增长之路,但在经济衰退刚刚结束时,这一点就不那么清楚了。尤其是在2008年到2009年,有统计称纽约失去了5万个工作岗位,令这座城市遭受沉重打击,不能再指望华尔街作为自己的商业引擎。但在科技和科技企业的提振下,纽约现在已经以西海岸的“硅巷”而著称。 纽约对科技人才的渴求是显而易见的。就业网站Glassdoor做的一项分析发现,自2016年以来,该市科技行业的职位空缺数量激增了38%。去年11月,在美国城市中,纽约的科技行业职位空缺数量排名第三,为26843个,仅次于旧金山和西雅图。 Facebook表示,公司的目标是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在纽约雇佣3000多人,纽约现有员工中约有一半(约1600人)是工程师,从金融行业挖角“相当普遍”。 Facebook的扩张可能会让它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等一些最大的金融公司发生冲突,纽约的大银行在科技上的花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高盛集团计划在未来几个月招聘100多名程序员,这是该公司近年来最大规模的招聘活动。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曾表示,它每年在科技领域投入约100亿美元,其中30亿美元用于新项目。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每年花费约110亿美元招聘5万名技术人员。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表示,科技支出占公司每年支出的20%,约合80亿美元。 “2019年纽约市对工程人才的争夺是我见过最激烈的,”纽约一家专门招聘软件工程师的招聘公司Clutch talent的首席执行官乔维纳·沃特穆尔(Jovena Whatmoor)说。“工程师们被面试邀请淹没了。” 在纽约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生活成本高昂的城市,科技公司可以利用的一个优势是薪酬。领英(LinkedIn)收集的数据显示,Facebook为软件工程师开出的平均年薪约为15万美元,而摩根大通等银行在纽约开出的年薪通常为10万美元。沃特穆尔说,她已经看到有初创公司给工程师候选人开出了高达20万美元的的报价,这个水平她甚至在一年前都没有见过。 华尔街的银行和金融公司以高工资、无可挑剔的西装和长时间的工作而著称,但如今的从业者除了薪水,还会考虑别的因素。在Facebook网站上有一个名为“从金融业跳槽到Facebook”(Moving from Finance to Facebook)的主页,很多已经跳槽的工程师们讲述了自己的理由——没错,确实跟钱有关,但也包括更灵活的工作时间安排,此外,很多人提到在科技行业工作,能帮助自己实现社会使命。 纳迪亚·阿尔沙万(Nadia Alshahwan)在加入Facebook之前,曾在摩根大通(JPMorgan)担任首席架构师,专注于数据设计和质量标准。她在博客中写道:“如今最大的不同是,我正在解决更大的挑战,带来更大的影响。”

04 所以纽约需要哪些科技人才?

根据Burning Glass平台所统计的纽约大都会区(含纽瓦克和泽西城)2019年科技行业的职位招聘情况,能看出来,应用程序开发人员是最受欢迎的。在纽约大都会区,2019年已经出现了66374个职位空缺。

图片说明:2019年纽约大都会区10大科技工作。Source: Burning Glass

榜单的第二名是“网络开发员”,2019年共提供了14923个工作岗位。这个职位的招聘信息数量远远超过硅谷的5000多个。 系统工程师排名第三(13097个工作岗位),项目经理排名第四(11968个工作岗位),支持专家排名第五(10,595个工作岗位)。 总的来看,纽约大都市区的科技业发展显得非常健康。这份名单上的所有职位相比去年同期都出现了增长,没有一个雇主在这一领域占主导地位。尽管亚马逊、IBM、摩根大通和威瑞森(Verizon)引领着科技行业的招聘场景,但它们并没有一家独大。 积极的就业增长,整个科技领域有大量的工作机会,大量雇主都在争夺技术专家……有什么理由不喜欢纽约呢?

(来源: 詹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