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就被炒… 英国每年数万孕期女性遭遇的职场歧视,很无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怀孕是一段充满期待却又辛苦的日子,

除了要忍受身体上的不便和不适,心理上也要承受各种压力,

有一种压力是怀孕女性不愿看到、但有时不得不承受的,那就是职场上的“孕妇歧视”。

今年40岁的Joeli Brearley就曾遭受职场孕妇歧视,并开始关注准妈妈们的职场权益问题。

她和丈夫以及两个儿子住在英国约克郡,拥有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

她不但是一位母亲,也是一位重视事业发展、思想成熟独立的职业女性,

但是在怀大儿子期间,她遭受了残酷的职场孕妇歧视。

刚怀孕的时候除了兴奋,Joeli和很多孕妇一样,担心的是孩子是不是健康、能不能平安降生、未来的生活该如何规划,

她万万没想到,稳定的工作竟成了最让她操心的问题。

Joeli在一家儿童慈善机构工作担任项目经理,该公司的CEO也是一位女性,看上去像是一家会善待女性员工的公司,

直到她将怀孕的消息告诉上司,第二天就收到一封语音邮件,通知她被公司炒鱿鱼了。

Joeli形容她听到被解雇的消息时“感到很震惊”,走路都变得摇摇晃晃,

她一边给丈夫打电话,一边在网上搜索,

输入“我怀孕了,丢了工作”之类的内容后,Joeli第一次知道一个词——孕妇歧视。

在英国,根据2010年《平等法案》的规定,歧视孕妇和产妇是违法的,公司不得以怀孕、休产假等理由,辞退女性员工。

但现实情况并不理想,比如Joeli就遭遇了职场孕妇歧视,

她当时认为公司的做法非常愚蠢,而且违法了,法律能保障她的合法权益,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她感觉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

Joeli经历过最初的震惊后很快冷静下来,决定走法律途径为自己讨个公道,

她聘请了一位律师,律师起草了律师函寄给她的原雇主,告知对方如果坚持非法解雇怀孕员工,就会被告上法庭,

律师函寄出后就石沉大海,原公司根本没有任何回复,也没给Joeli任何说法,

而仅仅写一封律师函,Joeli就要付给律师300英镑酬金,

那时她刚刚失业,未来生产、育儿都需要钱,还有贷款需要还,手头一点儿都不宽裕,高昂的律师费让她无力承担。

更糟糕的是,医生在检查中发现Joeli有早产风险,需要紧急治疗,

医生嘱咐她无论做什么都要放平心态,不能激动,给自己减压,不然对孩子不利,

可想而知,打官司不适合怀孕的Joeli,她必须在伸张正义和孩子之间做个选择,

Joeli表示这道选择题根本不成立,因为作为一名准妈妈,孩子的健康永远是第一位的,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最后,Joeli在孩子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下,放弃了诉讼,

不过她还算幸运的,失业后没过多久,她就找到了新工作,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儿子平安降生,Joeli迈入了生活的新阶段。

通过亲身经历,Joeli知道了什么是“职场孕妇歧视”,也体会到其中的痛苦和挣扎,

她开始关注这类问题,一番了解后她发现,这种现象比她预想的还要普遍而严重。

一份官方报告显示,英国每年约有54000位女性因怀孕和休产假被工作单位非法辞退,

怀孕期间找新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很多女性的职业生涯因此被毁,此后也未能恢复,受到无法挽回的影响,通过职场建立的自信心也遭到摧毁。

被解雇后,员工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对前雇主提告,时间非常紧迫,

如果怀孕7个月时被解雇,诉讼时间就在生产前后,

更让人绝望的是,还必须支付高昂的律师费用,并付出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应付各种法律程序,

对于刚失业并且很快要分娩的女性来说,压力可想而知,

不少人因为现实的压力知难而退,放弃维权而选择沉默,因“孕妇歧视”提出索赔的女性比例不到1%,

这就让公司尝到甜头,更加肆意妄为。

了解得越多,Joeli越是发现“职场孕妇歧视”离人们并不遥远,她身边就有其他女性遭受过类似的不公待遇,

其中包括一位她读大学时的朋友A,A在一家股票经纪公司担任高管,

怀孕6个月时,突然被公司解雇了,

A在这家公司勤勤恳恳工作了十年,是资深员工中唯一一个被解雇的,就因为她怀孕了。

(示意图)

既然“职场孕妇歧视”那么普遍,为什么外界很少听到相关信息呢?

就像Joeli一样,自己成为受害者时才知道“孕妇歧视”这个词,外界听到的声音十分有限。

这是因为用人单位知道这种做法不仁不义且违法,所以想办法封口,

他们会强迫被解雇的孕妇签署保密协议,如果不签就拿不到赔偿金(实际上签了也无法保障一定能拿到),

或者威胁员工,不签的话就让员工以后找不到好工作,毕竟招聘时很多公司都会对员工做背景调查,前雇主的意见很可能影响员工之后的就业,

在用人单位的威逼利诱之下,很多孕妇只能乖乖签字走人,也无法向有关部门举报。

Hannah Martin的经历就很能说明问题,

她今年47岁,是一个在线培训计划的创建者,和丈夫及一儿一女住在苏塞克斯郡,

她曾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在那里遭受了“职场孕妇歧视”。

Hannah是一位工作能力突出、自尊心好胜心强的职场女性,

怀孕之前,她一连几个月的工作考核成绩都几近完美,工作期间还获得过多个奖项,是不可多得的优秀员工,

但是怀孕打乱了她的职业发展之路,因为公司得知她怀孕后,明里暗里进行了一系列打压,

她形容当时的情景说:“我被毁灭了,完全懵圈了。”

“如果我想要勇敢反抗摆脱困境,他们会让我的生活变成地狱。”

Hannah怀孕后,先是老板开始对她的工作挑刺,

说她工作完成得不合格,给她各种口头警告,而这些指责都是无稽之谈。

Hannah从老板的态度中感受到压力,也觉察出公司暗中的挤兑,好强的她自然不肯轻易服输,

她怀孕期间,经理允许她每周有一天在家工作,

Hannah却选择了坚守岗位,她依然按照公司的统一规定每天下午五点半离开办公室,绝不早退。

为了证明当妈妈的同时也能胜任工作,Hannah临产前两天才休假,

分娩后,她休了四个月产假就重新回到办公室(英国女性产假最多能休一年左右),继续任劳任怨地工作。

但是公司好像并不信任Hannah,老板不再给她安排工作,让她被迫变成了大闲人。

很快就有人来找她谈话,跟她谈离职,老板告诉她,要么安安静静走人,要么让她再难找工作,

接着Hannah接到了公司内线电话,告知她被解雇了,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Hannah接受了公司的不合理要求,被迫签下保密协议。

哺乳期被毫无缘由地解雇,Hannah感觉自己被心爱的工作勒索、被公司欺负了,她心有不甘,

但她也明白,提起诉讼需要花费的时间、精力和金钱,都是她陪不起的,

幸运的是,她马上就找到了新工作,年薪还提高了1万英镑,“这也算获得正义的回报了”,

之所以现在她能把受的委屈都说出来,是因为那家前公司已经倒闭了。

那是不是被解雇的孕妇坚持打官司,克服种种困难,最终告赢了无良前雇主,就一定能获得索赔、为自己讨回公道呢?

得到好结果的固然有,但现实生活往往不可能那么理想化,

在有些案例中,原告女性告赢了,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得到的赔偿非常有限。

从2013年起,英国针对劳资纠纷的法律援助受到严格审核限制,很难找到免费或低价的法律服务,

比较简单的案件收费为5000到10000英镑(约4.5万至9万人民币),复杂的案件收费可能达到30000英镑(约27万人民币),

支付不起高昂律师费的人怎么办呢?那只能自己辩护,对抗公司花大价钱请来的顶尖律师了,

即使原告女性获胜了,这类案件一般只能获赔不超过9000英镑,也就是说,没准索赔的钱都不够支付律师费,

这就让无良雇主更容易花钱“买到”员工的沉默。

Jo Haider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她和丈夫以及两个女儿一起住在多赛特郡,她曾在一家传媒公司担任销售和市场总监,

临产前最后一天去办公室上班,公司的两位董事都来和Jo告别,亲了亲她的脸颊,还说要等孩子出世后去看望他们。

让Jo没想到的是,她剖腹产生下小女儿后仅仅5天,就从公司收到一张祝贺孩子诞生的贺卡,以及一封解雇信,

Jo就这样被公司打发了,她感觉失望极了。

刚刚生产,身体没有完全恢复,还要照顾一个新生儿和一个3岁的女儿,

Jo感觉力不从心,根本没精力跟公司周旋,起初她打算拿着钱安静走人,

但公司把她辞退后,该给的钱却一直拖欠,

这让Jo忍无可忍,把前雇主告上法庭,要求支付拖欠她的工资和假期加班工资,一场官司旷日持久,整整打了两年。

官司最后打赢了,就业法院要求公司向Jo支付拖欠的工资3433英镑,外加赔偿金22786英镑,

然而Jo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家公司宣布破产,已经进行了破产清算,

Jo向公司董事追究了个人责任,但她最终还是一分钱都没拿到,

Jo为了打官司花了7000英镑请律师,

也就是说,她不但没拿回工作、收到赔偿金,还自己搭了7000英镑。

为了打官司,Jo背上了债务,婚姻也承受了极大压力,

各方压力让她心力交瘁,患上了抑郁症,必须坚持服药,

不过,Jo表示她很高兴自己为遭受不公反抗过,即使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赢得这场官司,就能证明她的坚持没有错。

上面几个案例都只是冰山一角,实际生活中“孕妇歧视”的普遍性经常超乎人们的想象,

英国慈善机构Working Families的CEO表示,每天都会收到“孕妇歧视”方面的咨询电话,

特别是低收入或劳动技能有限的女性员工,特别容易受伤害,用人单位更容易欺负这些人。

去年,因为有的用人单位滥用保密协议,想让性骚扰受害者封口,引起政府的重视,政府已经开始了相关的调查,

在“孕妇歧视”问题上已经变成专家的Joeli表示,现实当中“职场孕妇歧视”才是保密协议的主要用途,

很多公司明面一套、背后一套,

比如有些家喻户晓的知名公司,一边因为在女性事业方面的杰出表现获奖,一边把怀孕的女性员工赶出公司大门。

可悲的是,孕妇和新手妈妈们面临的危机还不止于此,

Joeli还介绍了三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极端案例,

一家公司的老板要求女员工每天喝伏特加,以此证明自己没怀孕;

另一家公司的老板看不惯孕吐的女员工总跑厕所,女员工为了保住工作,只能吐在废纸篓里,那家公司使用的还是开放式办公室;

第三家公司的老板告诉刚刚流产的女员工“不许把工作落下”。

这些折磨人的办法就像一滴滴水,公司和老板要的就是“水滴石穿”的效果,

让女员工感觉无力、无助,将责任归结到自己身上,公司就可以顺水推舟将她们辞退,

绝大多数女员工受到挤兑和欺负后,也选择忍气吞声,

助长了一些公司的气焰,让他们明知解雇孕产妇违法,却置若罔闻。

近两年,英国在劳资方面的政策也做出了相应调整,

法律放宽了员工对雇主的诉讼时效,所有的新手爸妈在恢复工作的6个月内,都可以就劳资纠纷提出诉讼。

相关人士也呼吁,改善“孕妇歧视”的根本方法是提供更灵活多样的工作形式,以及普及男性陪产假,

在面临生育问题时,男女双方更加平等,从而打消了雇主们的顾虑。

Joeli亲身体会过女性、尤其是孕产妇在职场当中的困境,决心为其他无助的准妈妈们做些什么,

她成立了一个互助小组,为遭受“职场孕妇歧视”的女性提供帮助,

起初她只是计划开辟一个空间,让有类似遭遇的女性可以一吐为快,

结果反响异常热烈,不少女性都来找她咨询,问她是不是负责打官司,

Joeli后来成立的免费的法律咨询专线,紧接着成立了相关的辅导计划,

发展到现在,小组已经拥有2名带薪员工和35位无薪志愿者,成为很多女性的避风港。

就像Joeli的丈夫所说,他为妻子感到骄傲,

“她找到了自己想要奋斗的事业,她的电话永远不会关机。”

也希望在Joeli和社会各界的推动下,

职场女性能被更平等得对待,收到的善意更多一点……

(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