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移民越来越多,他们是如何逐渐改变法国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二战以来,随着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强,国际人口迁徙规模也愈来愈大,欧美发达国家是主要移民输入国。但随着外来移民人口越来越多,不可避免地在上述国家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比如治安骚乱、恐怖袭击、非主流移民要求获得更多政治权利等。

这些问题对于法国来说尤其典型,外来移民的迁入已经不仅仅是法国普通的社会边缘性问题,甚至还是影响法国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重大问题。

▲法国“《查理周刊》总部枪击案”,主要袭击人便是阿尔及利亚裔移民后代,这也进一步掀起了不少当代法国人的反移民情绪

在法国的外来移民群体中,非洲移民是主力军。这些非洲移民以信仰伊斯兰教为主题,大多来自北非和西非的移民。有意思的是,这些国家在过去恰好也是法国的殖民地或是在其势力范围之内。当年,法国给非洲带来了难以言表的伤痛,如今非洲却返还给法国难以根治的移民问题,也算是因果轮回。

一、法国在非洲的殖民统治

自从哥伦布发现美洲,开辟了波澜壮阔的大航海时代以来,殖民与掠夺便成为那个年代的特征。法国很早就在美洲、非洲、印度建设了殖民地,但18世纪中后期与英国的殖民霸权争夺中,由于多次战争失利,导致它丧失了绝大多数美洲和亚洲的殖民地。

▲欧洲、非洲以及美洲之间的三角贸易:工业制品从欧洲运至非洲,黑奴劳动力自西非运至美洲,农产品及原材料自美洲运至欧洲。如今非裔移民在美国也是一个重大社会问题

而直到19世纪中期以前,欧洲列强在非洲的活动范围主要限于非洲大陆的海岸线,非洲大陆腹地由于环境险恶、危险丛生,因此仍然是一块鲜有西方殖民者深入考察的未知之地。

▲19世纪后三十年,法国人深入非洲大陆腹地考察、殖民的景象

相比西班牙、葡萄牙、英国等国家,法国在非洲殖民的起步较晚,直到17世纪才在非洲西海岸的建立定居点。此前法国在北美、印度获得的众多发展潜力巨大的殖民地,在与英国争夺霸权的过程中,逐步脱离了法国统治。

而18世纪末欧洲出现工业革命后,法国为了掠夺原材料和开拓海外市场,法国政府加快了在非洲扩张速度。到19世纪中叶,法国已经通过条约、建立据点、军事占领等方式占领了塞内加尔及其周边地区大量土地。

▲波旁王朝为了缓和国内矛盾,于1830年发动了针对阿尔及利亚的殖民战争,最终将阿尔及利亚以海外省的形式纳入法国统治之下。

19世纪上半叶,拿破仑失势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后,法国波旁王朝再度复辟。波旁王朝国王查理十世查封报刊、解散议会、修改选举法等一系列倒行逆施的政策引起了法国人民的不满,于是他试图通过对外扩张来抵消反对声音,由此征服了阿尔及利亚。

法国政府初步在非洲站稳了脚跟后,往当地输入了大量白人移民,并以此为法国在非洲扩张的中心点,进一步向周边进行殖民渗透。

▲被称为“黑脚”的法属阿尔及利亚的欧洲裔移民,其人口最多时占当地人口的10%。但阿尔及利亚独立后,大多数人都选择迁回了欧洲

进入19世纪70年代以来,西方列强对非洲大陆的瓜分进入白热化阶段。法国也不甘示弱,三十年内,除了广阔的西非外,摩洛哥、突尼斯、吉布提等地也被法国控制。

法国对其下属的殖民地,采取了直接统治的政策。法国不但强制在殖民地推广法语,还拆散了非洲原有的国家、部落结构,在殖民地重建了一套由法国人担任各级行政官僚的地方殖民政府,希冀通过这样的形式让当地人民接受并认同法兰西文化。因此,当法国大规模吸纳移民时,这些来自前法国殖民地的国家人口相比他国能较快适应法国文化。

▲1913年欧洲殖民列强在非洲大陆的控制范围,除了寥寥数个独立国家外,其余均被欧洲列强瓜分殆尽。而列强围绕非洲殖民地的争夺,也是引起一战的原因之一

二、非洲人的逆袭

进入20世纪后,正逢法国工业、经济高速发展的年代。为了弥补本土劳动力不足的弊病,法国政府从周边国家达成了协议,招募了大量外籍劳工进入本土工作。这时进入法国的外来人口,主要以欧洲移民为主,无论是文化还是语言,都和法国人有着较高的契合度,因此并不会产生太严重的社会问题。

▲20世纪上半叶的法国殖民地,绿色为法属西非,浅灰色为法属赤道非洲,深灰为法国本土(含阿尔及利亚)

然而1914年,一战爆发了。一战爆发的根本原因是帝国主义势力之间分赃不均,新兴强国德国、奥匈帝国为了在世界各地谋求更多的殖民地和霸权,就不可避免地和英、法、俄等老牌列强发生了严重冲突。

战争爆发后,协约国和同盟国双方都引进了大量先进的武器,如毒气、坦克等。此外随着各国政府执政理念的逐渐提升,使得各国军队的组织动员力大幅提高。而二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暴涨人口,正好为参战各国所用,成为了战场上的炮灰。

▲索姆河战役的战壕。这场战役是一战中伤亡人数最多的战役,双方伤亡共达130万人

这场战争整整打空了一代法国人,军民伤亡超过250万人。导致战后法国的青壮劳动力严重短缺、新生人口锐减、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虽然法国获得了一战的胜利,但战争造成的恶劣影响也成为后来二战期间法国不敢和德国硬碰硬的原因之一。

据统计,1915—1918年期间,法国本土有多达13万来自北非的外籍劳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都面临着国内劳动力严重匮乏的局面。

另一方面,随着法国社会逐渐迈向人口老龄化社会,法国国内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也日益加重。为加快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经济恢复建设速度,法国政府只能加快招募外籍劳工的进度。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估计有20万西非士兵为法国作战

1947年,法国政府开始给予其海外省——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利亚人完整公民权,可在两地之内自由出入,并进一步给予阿人其他优惠权益,以吸引阿人来法国本土定居。

据统计,1947—1953年之间,共有74.6万阿尔及利亚人进入法国。到1962年,法国本土已有超过30万阿尔及利亚人定居。60年代后,不少摩洛哥人和突尼斯人也在法国政府支持下,作为劳动力而大量引进本土。

三、影响法国的非洲人

除了上述所说的传统劳工移民外,20世纪70年代以后出现了几种新型移民模式,尤其是难民,已经成为最近几十年法国主要移民来源因素。频繁的饥荒和战乱,使得非洲常年有数十百万人口流离失所。

鉴于法国移民条件之宽松,因此上个世纪法国也接收到了大量的难民申请法国的庇护。到20世纪末,法国非洲移民数量已达169万人,约占当时法国总移民数的40%。

▲非洲移民迁徙路线

法国是有难民保护传统的国家,早在20世纪初,开放的法国就成为了俄国内战中失败的白俄人的避难所,同时还吸收了大量遭到土耳其人迫害的亚美尼亚人。二战之后,从关于保护平民和战争受难者《日内瓦公约》到实现人员自由流动的《申根协定》,给了难民极大的方便之处。

这些非洲来的外来移民给二战后的法国也确实带来了一定的积极影响。首先,这些外来劳工移民改变了法国战后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延缓了法国人口老龄化的进程。北非三国(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欧洲人相比更为注重生育,平均每个妇女可生五六个孩子。

▲法国移民人口所占总人口变化趋势

非洲移民也加快了法国战后经济重建的速度,在法国国民经济各个行业均能看到这些非洲移民的身影。由于文化受教育水平较低,非洲移民主要从事一些艰巨繁重的工作。

同时,法国人口的增多,也意味着税基也相应地增多,法国政府可以借此获得更多的赋税,从而加大社会基础设施工程建设的投入,营造一个良好社会发展环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便是法国的体育行业。就以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为例,法国国家队最终成功捧起了大力神杯,然而很多网民将2018年法国队成员和1998年夺冠那次相比,发现2018年的法国队成员中黑人所占比例大幅度上升,在世界杯战场上大放异彩的年轻小将姆巴佩便是出生在法国的黑人。可以说,非裔已经成为了当今法国体育圈的中坚力量。

▲黑人已经成为2018年世界杯法国夺冠球队成员主力

虽然外来非洲移民给法国带来了不少积极影响,但上个世纪后期以来,法国外来移民也逐渐成为一个受到广泛关注的社会话题,引发了一系列热议。根据美国中情局估计,到2015年,法国穆斯林人口总量在467~599万之间,规模不可谓不庞大。

越来越多的非洲移民,使得法国劳动力市场逐渐出现了供大于求的现象,导致了外来移民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情况。而且由于外来移民受教育程度低,大多居于城郊,再加上移民家庭父母忙于生计,对子女疏于管教,以及主流社会的排斥,导致这些移民群体衍生出了日益增高的犯罪率。

▲法国巴黎大清真寺

另一方面,由于法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性,是个不折不扣的福利国家,即使失业,也有政府来“包养”。因此当外来移民人口越来越多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增加法国社会保障制度的负担,并侵占一部分本国人民社会资源(如工作、福利、教育等)。因此外来也时常成为法国本土人所敌视的对象。

起初,亟需外来移民作为本国劳动力的法国政府采取了宽松的移民政策。但随着移民数量的日益增多,法国政府也迫切希望使用“法兰西文化”来同化这些移民。

然而北非移民大多是穆斯林,这些人独特的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和法国本土人格格不入,鲜有愿意放弃自己原生文化的案例,表现出了极强的排他性,甚至还要求保留移民自己带来的文化。所以当2004年,法国议会通过禁止在公立学校穿戴任何明显反映自身宗教信仰的衣服和配饰后,遭到了移民群体以及世界其他国家穆斯林群体的严重抗议。

▲2015年法国巴黎剧院恐怖袭击中的幸存者

自从21世纪以来,法国移民问题不但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还日益严重。进入法国的外来移民不仅仅有非洲人,也有数以万计的中东人。而法国本土人和穆斯林移民之间的冲突也愈演愈烈,“查理周刊总部枪击案”和“2015年巴黎恐怖袭击”无疑更加放大了法国本土居民和外来移民的冲突。

▲在马琳·勒庞的带领下,法国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在政坛上的发言权越来越多,其“法国人优先”的主张也得到了更多法国人的支持

不过本世纪以来,法国已经逐步收缩了难民申请政策,据2015年的数据显示,只有17%的难民才申请到了法国的庇护权,而其他远道而来的难民大多只是把法国作为中转站,进一步前往移民政策更加宽松的英国和德国。

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在新的世纪里凭借着反移民的政治态度,获得了更多法国本土居民的支持,成为法国政界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虽然该政党领袖勒庞于2017年法国大选中失利,但她已决定参选2022年的法国大选,到时候国民阵线能否凭借着反移民立场脱颖而出,仍然是个未知数。但总而言之,法国本土居民已经不再沉默,开始为了自己的权益而斗争。

(来源: 环球情报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