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东问西》:武汉医生的自白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杨猛

有更多的证据显示,武汉肺炎疫情的爆发涉嫌缓报和瞒报。本周北京青年报采访了武汉的一名医生。该医生2019年底就在微信朋友圈披露了疫情的爆发,结果被医院和警方警告、训诫、噤声。同期,有8名武汉市民因为披露疫情遭警方问罪。结果1月中旬疫情大爆发。不幸的是,北京青年报采访的这名医生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目前正在隔离治疗,通过这篇报道,发现里面信息量很大。

首先,疫情早期,政府不是启动应急措施,而是忙于封口禁言。

该受感染医生说,他在2019年12月30日看到武汉市卫健委员会发布的红头文件,紧急通知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就把情况发在了大学同学微信群里。结果,他在12月31日连续遭到了医院的问话和调查,并被警方训诫。

同期,武汉仍然营造表面上的和谐气氛,毫不设防。诸如“4万武汉人喜迎小年”这样的报道仍然火爆,客观上加剧了人传人的疫情,令后来的防疫局面陷入复杂混乱。

为什么报喜不报忧?这既是维稳思维作怪,也是体制弊病。官员只对上级负责,而无视人民安危,为了营造和谐的政治氛围,不惜瞒报缓报,导致了疫情一发不可收。

其次,1月10日这名武汉医生也出现了发烧症状,次日做CT 发现肺部出现了磨玻璃状变化,双肺感染,为典型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症状。但是需要做核酸检测才能确诊。蹊跷的是,直到“1月24号才做的核酸检测”,到北青报报道的1月27日,检测结果“还没出来,到现在也不能说是确诊”。“也问过医生为什么检测结果还没出来,医生说都没出来,不知道原因。”

这里面的问题就大了。为什么确诊测试拖了14天之久?作为专业医生肯定有临床操作流程规范。一个原因可能是需要做测试的太多了,根本应付不过来。

最为蹊跷的是,已经做了测试,结果到现在却不出来?更大的可能是,其实官方已经有了结果,却故意隐瞒。这个概率很大。

如果没有做出最终的医学确诊,则从统计角度说,武汉市面上的确诊肺炎病例就会少一例,疫情就会显得不那么严重了。也许在掌握权力的某些官员看来,这属于关系到党国生存的面子问题和政治问题。所以,新年之初,我们看到武汉披露的确诊病例并不多;直到1月中下旬疫情爆发、最高领导人发话将问责瞒报缓报之后,武汉感染人数才出现了一个剧增。应该是不再瞒报的因素导致。

真实的疫情只有官员自己掌握,而人民不得妄议。这仍然是管控的治理思维在主导公共事务。从当年萨斯到今天的武汉肺炎,这种治理模式仍然大行其道。为什么美国、英国都着急从武汉撤侨?因为就连外国人也担心中国政府披露的疫情有水分。一方面宣称“可防可控”,一方面武汉封城,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情况肯定比宣传的严重啊!

试想,假设在去年底武汉医生发布消息的同时,政府及时公布疫情消息,采取措施,全社会重视行动起来,减少流动,疫情至少会比现在得到更加有力的控制,中国政府的形象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可惜,从萨斯到武汉非典,悲剧一再重复,体制性因素导致的弊病彰显无遗。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