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英国法律(二三二)——律师与客户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专栏:老张说法

本期的“老张说法”继续和大家聊聊有关律师和客户之间的一些事情。上期老张和朋友们谈到了律师和客户关系当中比较重要的叫做“客户特权”的要点。律师因为职业的特殊性,需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善尽美的保护客户的利益。老张如果在这里说“律师是司法公正和保护私权利不被侵犯的守护者”,一定会被朋友们嗤之以鼻的。如果反过来讲,如果世界上不存在律师这个职业,或者不再允许有律师存在了,那么很多朋友可能就会有一点点担心,觉得社会上的司法公正和大家的私人权利如果被侵犯,也许就找不到可以依赖的职业人士替自己说理了。这个说法,我想很多朋友还是同意我的。

前两年在中国有一部法律题材的电影闹得热火朝天的,名字叫做《我不是潘金莲》。当然这部电影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吸引大量关注的原因,并非是因为其似是而非的名字(其实看过内容后就发现名字一点也不似是而非),或者是片子中的一些争议,这部片子吸引了大量关注的原因,首先在影片之外,其制片人和导演是一位知名大导演,公开与中国数一数二的院线集团在媒体上打舆论战。这也把很多人的目光投向了电影本身。电影中的故事很简单,总结起来就是标题那一句话,一位只是因为在婚前失去了女贞而导致婚姻不怎么如意乃至离婚的青年妇女,不愿意生活在周边的流言蜚语当中,所以一定要全方位的告诉她生活的社会周边,“我不是潘金莲”。作为一位生活在县城里面的没受过太多教育的妇女,她选择了走“上层路线”,直接向掌管司法公正的法院体系和掌握地方行政权力的地方政府提出申诉,最后甚至要到首都去“告御状”。这是一部关于黑色幽默故事的电影,无论电影想要表达什么或者说明什么,至少一些观众们会感同身受到女主人公那种寻找公正的经历和感觉。

作为律师来讲,如果这里面的女主人公是自己的客户,那么我相信很多律师都会主动站出来,甚至通过公益援助的方式为这样一位用最自发的感情和相当原始的方式去寻求公正的妇女,通过法律的途径来为客户的诉求找到一个答案。司法公正从分析的角度来看,存在两方面的正义。一是叫做“结果的正义”,也就是说在出现问题之后,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问题,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每个主体的权利,以求得公正的结局。二是叫做“程序的正义”,即是说对问题的处理方式方法和整个处理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必须符合公平公正的原则,而希冀通过保证“程序的正义”的实现,来在最大可能的程度上,求得“结果的正义”。在当代各国立法者和法律职业人看来,“程序的正义”甚至比“结果的正义”更受重视。因为法律界人士接受的逻辑训练和执业经历,使得“结果的正义”很难有一个比较可以被普遍接受的界定。而对于不同社会风俗习惯和不同文化传统的各个社会和各个地区来讲,什么是“结果的正义”往往会大相径庭。而“程序的正义”则是当代世界大部分社会都可以接受和认同的,包括对公权力的尊重和对私权利的保护。对公权力的尊重是由国家强制力量来执行和保证的,所以有一句话说道“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对私权利的保护则是通过法律执业人是来执行的,这个圈子不仅包括律师,也包括法官和检察官,同样的话也可以说“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要律师干什么”,因为律师会很周密的帮你分析一下,对方仅仅道歉是否真的意味着您的合法权利就不会被侵犯了,或者如果已经被侵犯了,如何挽救和补偿。

老张在这里没有给大家介绍任何有关具体的法律操作细节方面的建议,各位亲爱的朋友要和律师做出对有关细节的咨询,有些朋友们愿意联系老张也当然欢迎的。这段时间收到了不少热心的朋友们的来函,非常感谢朋友的厚爱,因为老张才疏学浅,如有错漏之处,欢迎各位朋友批评指正兼打脸,并和老张一起探讨。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