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5岁时就被他侵犯”,法国花滑爆出惊天性侵丑闻,然而这不过是冰山一角…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木南

最近,法国媒体的头版头条都是一个名叫Sarah Abitbol的女人。

可能大部分的人都对她感到陌生,但喜欢花样滑冰的人,或许能记起一二。

今年44岁的Abitbol,是一名优秀的法国双人花样滑冰运动员。她曾经获得过10次法国花滑冠军,也曾驰骋于欧洲和世锦赛的冰场上,退役前,还帮法国拿到了2000年世锦赛双人滑的铜牌。

上周,她的新书《沉默良久》(《 Un si long silence》)悄然上市,却如同惊雷一般掀起巨大波澜。

原因只有一个,这位冠军在沉默三十年之后,首次发声,矛头直指她的前教练Gilles Beyer:我在15岁时就遭到了教练的性侵犯,这样的日子持续了3年!

一石激起千层浪,至此,法国体坛罪恶的面纱被掀起一角,触目惊心的内幕定会随着时间渐渐显露。

Sarah Abitbol事件

就在Abitbol新书上市的同一天,法国体育报刊《L’Equipe》发表了一篇发生于1970年代末至1990年代之间,在法国滑冰、游泳和网球领域,未成年运动员受到性侵犯的报道。

接着,Abitbol登上了《L’Obs》杂志的封面,并接受了采访。

对于性侵犯事件,Abitbol坦言,如同做了一场噩梦:

“从1990年到1992年,我也不过15岁到17岁的年纪,我的前教练Gilles Beyer就多次侵犯了我。我抱着我的娃娃睡觉,他却用手电筒把我弄醒,然后开始做一些可怕的事情,直到最后的强暴,我当时只有15岁。那是第一次有男人碰我,而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无人诉说。”

幸好,一旦有人勇于开口讲出伤害,就会在无形之中为其他受害者倾注力量,越来越多的证词渐渐描述出不堪入目的真相。

1997年世锦赛铜牌得主Vanessa Gusmeroli说:“Gilles Beyer在上冰之前就把手放在我的臀部。这是不正常的,我们不必遭受这种痛苦。还有一位教练更夸张,他在更衣室探出头来询问队员,是否有人会在比赛间隙打扰他。”

Hélène Godard,今年54岁的法国花样滑冰运动员,也表明了对Gilles Beyer的指控。

“在70年代末,那时我大概13,14岁的样子,Gilles Beyer比我大8岁,他曾两次性侵了我。”

“这还不是全部,在Gilles Beyer之后,我又陷入另外一名著名教练,7次获得法国冠军的Jean-Roland Racle的魔爪。我15,16岁时曾寄居在Racle的家中,那时Racle已经30多岁,他一直控制着我。”

除此之外,另外两位花样滑冰运动员Anne Bruneteaux和Béatrice Dumur都同时对教练Michel Lotz提出了指控:1980年代,在她们尚不足15岁时,Lotz在上塞纳省Asnière-sur-Seine俱乐部担任教练,两个女孩住在他家,遭到了性暴力的对待。

所有这些指控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法国花样滑冰运动员,事发之时,受害者尚未成年,施暴者是已成年的教练。

一时间,法国花样滑冰成为了焦点,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冰山一角到底掩盖着怎样的罪恶。

这样的罪恶,这些年真的无人知晓吗?

在这些指控之中,Gilles Beyer成为了核心。

这位名叫Gilles Beyer的男人,是1978年法国花样滑冰的冠军,在法国冰上运动联合会(FFSG)担任重要教练已有数十年,他被任命为国家训练员,也曾是法国队教练和队长,后来掌管巴黎Français Volants滑冰俱乐部,手握无数运动员的命运大权。

而对于他的指控,这并不是第一次,早在2000年的时候,一名运动员的父母就通过邮件向FFSG的主席Didier Gailhaguet投诉,在训练过程中发生了“事件”。为此,当时Gilles Beye也接受过2次调查,其中一次来自体育部,但都没有得出具体的结果,无疾而终。

随后,Gilles Beyer于2001年3月被免职,但仍在Français Volants滑冰俱乐部担任体育总监。

不过,请记住,FFSG的主席Didier Gailhaguet与Beyer的关系非同一般,有主席的撑腰,Gilles Beyer依然与法国花滑协会有着密切的联系,负责法国队的巡回演出,甚至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还在担任FFSA执行委员会成员。

Abitbol也透露,自己其实早就向上级反映过Gilles Beyer的行为,退役时也向体育部长Jean-François Lamour重申此事,不过只得到“我们要闭上眼睛”的回复。

所以,这根本就是整个团队和系统选择了沉默,只手遮天,肆意妄为。

为什么选择打破沉默?

或者应该问问,为什么在事发之时,她们都毫无例外的选择了沉默?

滑冰,这是一种几乎可以从5岁一直训练到25岁的运动,在这期间里,教练就是她们人生中最重要的存在。

十四五岁的女孩字,有来自家庭的期待,有经济上的压力,如果还要更换教练,影响比赛,那么前途就更加渺茫。

谁敢孤注一掷?谁愿意放弃未来?她们只会在进入更衣室的时候瑟瑟发抖,只会在每一个夜里辗转难眠。

而就算发声,又能换回什么?

如同Abitbol那般呐喊,得到的也不过是灰心与失望。

“我非常清楚,我面对的是一种有组织的沉默。实际上,每个人都跟我说,保持安静吧。我毫无办法,只能选择沉默不语。这就是我这30年来一直无法言语的原因。”

30年后,当所有人都退出比赛,这些女运动员们选择打破了沉默。或许,这也是#MeToo全球浪潮的一部分。

其实在法国体育界,这样教练性侵未成年运动员的案子绝不是个例。

2012年,前法国网球教练Regis de Camaret因侵犯多位运动员,而被判入狱8年。

前网球教练Andrew Geddes因在2000年至2014年之间强奸了他的四个未成年学生,于今年1月24日被Hauts-de-Seine巡回法庭判处18年徒刑。

除此之外,《L’Equipe》还揭露,到2019年底,在法国涉及28种不同的体育项目的77起性侵案件中,至少有276名受害者,其中大部分为15岁以下的孩子。

未来会如何?

上周五,Gilles Beyer默默承认了与Abitbol那些“不当的亲密行为”,并表示非常抱歉。总部位于巴黎的Français Volants滑冰俱乐部也决定终止其总监的职务。

而FFSG主席Didier Gailhaguet也被推上风口浪尖,他先是在本周一将锅推给了当时的外交部和体育部长,表示是他们的懦弱和无能,才造成了这些事件的延续。

但,法国现任体育部长Roxana Maracineanu对此表示,希望Didier Gailhaguet能够主动辞职,不然也会想方设法让他辞职。

其实,这一次揭露出来的性侵案,多数发生在1970年-1990年之间,而根据法律30年的有效追溯期,大部分的案件此时都已经失效。

不过,巴黎检查官办公室则表示,正在考虑展开调查的可能性。

所以,你看,一切罪恶都必将受到惩罚,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来源:新欧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