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难民融入传出好消息:半数安家乐业,学习德语成绩显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5年,德国出现难民危机。89万难民进入德国。就在难民潮涌起之时,很多人痛骂“默克尔是千古罪人”,预言德国将被难民淹没。当时,德国《华商报》总编就写过一文,他从一个历史学者的角度分析,认为难民潮不会淹没德国。

5年过去了。他的说法也得到了验证。难民危机已经过去。而近日德媒报道说,根据对难民的调查,从2013年以来进入德国的难民,差不多有一半是在抵达德国后的五年内从事正常工作的。他们已经在德国安居乐业。

难民,曾经也是每天在德国华人微信群里被刷屏的主要谈资之一。当时(可能现在还是)某些人对于德国政府开放边境接受难民的做法,可以说是咬牙切齿地骂。因而还滋生出了网络新名词:圣母婊、白左等,来辱骂政治人物,顺便也骂骂支持难民政策的群友。

德国当地媒体一旦报道了和难民有关的事件,微信群里也就跟着炸锅,那时经常可以看到因为不同意见的华人在微信群里“干架”。那种对难民的痛恨度绝不亚于现在的对病毒的紧张度,不过,幸亏在德国不管你如何骂“默大妈”,也不会因此而被封群。这里的原因你懂的。

德国挨过了难民危机

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大量叙利亚人逃到国外,虽然邻国土耳其、黎巴嫩和约旦接收了大量难民,不过许多人希望在更富裕的欧洲居留,加剧了前往欧洲的难民潮。

2015年夏,内战国家叙利亚的局势严重激化。加上来自厄立特里亚和伊拉克的难民,当时共有400多万人逃离家园。此外越来越多的北非人选择偷渡地中海前往欧洲。

面对大批难民涌来,德国政界毫无准备。但是出于人道救援,2015年9月4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做了历史性的决定:开放边境,接收难民。她的那句“我们能做到(Wir schaffen das.)既成了鼓励人心的标语,后来也成为反对她的人时不时拿出来嘲讽她的话题。

随后在慕尼黑、法兰克福火车站,都能看到热情欢迎难民的德国民众,还自发准备了大量的食物和用品。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德国人都是友好的,据德国联邦刑事局的统计,2015年针对难民收容住所的袭击事件超过1000起,其中有90多起纵火案,是上一年的7倍。仅在默克尔做出接收难民决定后的一周里,全德国就发生了8起袭击难民营的事件,至少造成5人受伤。

2015年难民危机时,最初统计称到德国寻求庇护者近110万人,当中包括428,468名叙利亚人、154,046名阿富汗人和121,662名伊拉克人。德国政府后来表示由于重复登记等原因,导致先前公布的数字被高估,2015年的数字实为89万人。

2016年元旦前除夕夜在科隆大教堂发生的大规模骚乱事件,更让部分德国人的敌视和种族主义日益凸显。右翼民粹主义的选项党(AfD)借着反对默克尔的“欢迎文化”,反对难民政策而茁壮成长为联邦议院第一大反对党。

德国政党之间就接收难民设定上限的分歧也迟迟无法统一,直到2017年年底,基民盟和基社盟才相互妥协,每年接收难民的数量上限为20万。

德国难民人数锐减,难民危机逐步消除

难民问题引发的德国政权危机扩张为欧盟内斗风浪,政客呼吁用60亿欧元封锁难民通道

根据德国移民难民局的统计,2016年有约28万名新寻求庇护者进入德国,较2015年大减。2017年全年,进入德国寻求庇护的人数只有186,644人,德国内政部长托马斯·德梅齐埃宣称难民潮的高峰期已经过去。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在2017年仍是进入德国寻求庇护的人的主要来源国,不过人数已大幅减少。

四分之三的难民感到受欢迎

那些来自叙利亚和其他国家的许多难民已经在德国生活了六年或更长时间。尽管对他们的质疑声从没停过,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觉得在德国能自在的生活,当然也有人会担心。

联邦移民与难民局(Bamf)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到德国的四分之三的难民感觉自己是受到欢迎的,不过他们也担心自己的经济状况。项目负责人Nina Rother女士解释说,难民生活满意度的重要因素是家庭和健康状况、就业和生活状况以及融入社会的程度。

对就业和收入状况的满意度因个人就业而异。Rother女士说:“结果表明,尽管工作和收入有所改善,但仍有很大一部分难民对他们已经取得的成就感到不满意,他们希望继续进步。”对于难民来说,想要有好的专业并能融入社会的先决条件是必须具备良好的德语水平。

根据研究显示,难民学习德语的状况在不断好转中。2018年44%的人的德语水平为“好”或“非常好”,2017年时35%的人,2016年首次调查时只有22%。不懂德语的人比例下降到了5%。

几乎一半的难民有固定工作

在由劳动力市场和职业研究所(IAB)、联邦移民和难民局研究中心以及社会经济小组进行的联合研究中,抽样采访了2013年至2016年来到德国并申请了庇护的7950名难民。几乎有一半是在抵达德国后的五年内从事固定工作的。

德国内政部两周前宣布,到德国申请庇护申请的人数继续下降:1月份有1万个跨境初次申请,比去年同月减少了18.7%。主要的原籍国是叙利亚,共有2593个,伊拉克有1,034个,土耳其有779个,阿富汗有713个。除了那1万个跨境申请外,还有2208个在德国出生的不满1岁的儿童,也跟父母提出了初次庇护申请。据此推算,德国今年接受的新难民大约在13万到15万左右。

(来源:徳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