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一线志愿者纪事】“武汉是我家,一起来守护”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说明:

图①:刘迎(左)与其他志愿者在自己的车前合影。资料图片

图②:王源宽在搬运物资。资料图片

图③:邓平在为医护人员送饭。资料图片

图④:陈冲在运送物资的卡车里。资料图片

图⑤:武汉汉秀剧场外墙打出“武汉加油”字样。新华社记者 熊 琦摄

陈冲、邓平、刘迎、王源宽……这是4个普通武汉人的名字。在平时,如果你走在武汉街道上,也许会和他们擦肩而过。你也许会看到陈冲在自己的小店里低头给顾客做着美甲,也许会看到王源宽穿着运动服戴着耳机沿着长江边的步行道小跑。走进街边的小吃店,你也许会看到大汗淋漓的邓平在灶台前撸着袖子颠勺。过马路时,你也许会看一眼停在路边等红灯的货车,司机刘迎正取过保温杯,喝一口茶……

武汉这座城市,就是由这样一个个普通人组成的。平静的日子里,人们各干各的,纵使相逢,亦不相识,直到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我的城市病了。我该怎么办?”陈冲站出来了,邓平站出来了,刘迎站出来了……那些平凡普通的武汉人,一个一个站出来了。在武汉保卫战中,他们挺身而出,冒着被病毒感染的风险,承担起为抗疫前线运送救灾物资的任务。

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英雄的城市有英雄的人民。英雄的武汉人自发结成了一支支守护城市的志愿者队伍。“武汉是我家,一起来守护!”这,就是他们共同的心声。

“我把最后一件防护服留给了医生”

“前两天出门运送物资遇到一个流浪汉,他戴的口罩有点破旧了。我看他挺饿的,就给他送了新的口罩还有两包饼干。”2月24日,武汉姑娘陈冲给我们看了一段小视频。视频中,戴着口罩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的她在给一位衣衫褴褛的路人递口罩。她说:“非常时期,大家都要守望相助。”

陈冲是武汉当地一名美甲师。1月22日白天,她的小店还在照常营业,“大家都戴着口罩,也会互相量体温。”

1月23日凌晨,武汉市发布了“封城”的通告。“没想到疫情这么严重,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陈冲说,“家人劝我回老家过年,觉得还是老家安全。”

就在陈冲犹豫不决时,她忽然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则关于接送医务人员的求助信息。

“我听说前线物资紧张,运力也不足,很多运进武汉的医疗物资需要有人跟车。”陈冲说,“我18岁就出来打工,做过服务员、商场营业员、售楼员,我什么都能干。疫情中的医护人员真的很不容易。听说能帮他们做点事,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就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冲,加入了一支志愿者队伍,开始为战“疫”前线运送物资。

“去了才知道,我是队伍中唯一的女孩。大家开玩笑时都叫我‘冲哥’。”陈冲说。

第一次运送,她一夜跑了160多公里,接回了60多方(立方米)的货物。“到了放货的地点我就傻了。放眼看去,全是乌泱泱的车队、人群,有救护车、私家车……几个医生穿着手术服就来取货了。”

车门一开,人群涌上,大家七手八脚地往下卸物资。“那时候防护服最紧俏,哪怕一件也是宝贝。”陈冲原本给自己留了一件防护服,想着护送东西的时候穿着保护自己。“他们比我们更需要这些东西!我把最后一件防护服还是留给了医生。”陈冲说。后来,物资供应跟上了,志愿者们也领到了防护服。

陈冲告诉我们,几天前发生了一件令她非常感动的小事。当时,她买了20斤米、3斤排骨还有一些蔬菜水果送到医院。“是东湖医院一位护士要的,大概300元的东西,她很忙,完全没有空出去买。”陈冲说,物资送到后,这位护士一定要送她2个一次性口罩,“那都是她的宝贝呀,她还非要送我,我就是去跑了个腿而已!”

“送出一批物资,心情就轻松了几分”

“开车出去能碰到的只有救护车了……”最近,31岁的王源宽几乎每天都要出门,但再没遇到长江二桥上望不到头的车流了。

防疫期间,王源宽做起了专职司机,护送医护人员上下班。微信群里的朋友给他发红包加油,他用这笔钱买了一些口罩,发给一起拉活儿的志愿者。

最令他感动的是一位协和医院的护士。

“她在发热门诊忙了四五天就被感染了,然后坐在车里一直哭。她哭不是因为害怕。她一直说对不起她的同事们,不能跟大家一起在前线坚持。”王源宽说到这里也哽咽了,一直控制不让自己哭出声,“医院里能上的都上了,不是在发热门诊就是在重症监护室。”

除了当司机,王源宽还当起了物资筹措人。他发动一起滑雪、跑马拉松的朋友募集捐赠资金,寻找获得更多防护设备的渠道。一夜之间,“我们一起战胜新冠肺炎”公益组织成立,信息搜集组、物资组、采购组、财务组、工作整理组随即上线。

“大批捐赠物资抵达医院需要一些时间,我们能做的是给他们救救急,他们缺什么,我们就迅速找货,3天内送到。”志愿者们兵分多路,王源宽在武汉周边找物资,然后朋友托朋友,同学找同学,从尼泊尔、韩国、日本、香港背回一些医用防护设备,再由他负责送到医院。

这时候,去医院也变成了一件危险的事。

“我经常跑马拉松,身体好,即使感染了,也能挺得过去。”去医院送物资时,王源宽总这么跟自己说,“就是不能再让医护人员感染了,要是医护人员都感染了,那防线就垮了。”

王源宽觉得,在一线奋战的医护人员给了他无惧前行的力量,“送出一批物资,心情就轻松了几分。”

王源宽说,等疫情结束了,他还要在武汉跑马拉松。“春天的武汉可美了。”

“医护人员需要我,武汉需要我”

“孩子跟她奶奶告状,说爸爸最近天天出去,要挨批评。”志愿者刘迎说。疫情来了,刘迎5岁的女儿也知道不能出门。但隔天听说爸爸去送医生,就问爸爸:“你是不是送医生去啦?”刘迎说:“是的,爸爸送医生去打病毒,等把病毒打完了,爸爸就能带你出去玩了。”

刘迎是武汉的卡车司机,自己有台半挂重卡车,平时靠它拉活养家。疫情爆发后,他开始用卡车为一线医护人员运送救援物资。

大年初二下午,刘迎等4个人在距离仙桃东收费站一公里的位置接到了他们要运送的第一批物资。全部装车后,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凌晨2时,刘迎的重卡载着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抵达武汉北收费站。这里有7台私家车和2台120急救车等着他。“这批物资是定点捐赠的,我负责拉回来,他们负责送到同济、协和医院。”刘迎说。

大年初五和初六,接到建设方舱医院的消息后,刘迎又开着他的卡车跑去孝感忙起了转运病床的活。“其实我也很害怕,家里还有孩子和两个老人,要是连累家人被感染就糟糕了。”刘迎说,“可是与疫情抗争不光是医生和护士的事呀!大家得有力出力,才能早点战胜疫情!”

“我现在回家都自己待着,不让女儿到跟前来,让我爸妈跟孩子待在一起。”刘迎说。谈起志愿运输的事,这个奔四的武汉汉子坚定地说:“这一个月来,我一天都没有停过,就是想通过自己努力,让别人能够感受到一丝温暖。医护人员需要我,武汉需要我。”

“再难,也要让医生们吃上一口热饭”

“再等我几分钟好吗?手头还有活儿。” 邓平很忙,哪怕深夜采访他,也能听到电话那头马路上的车声。

38岁的邓平以前是位厨师,现在是武汉一家餐饮品牌分店的店长。

“我现在就给医院送送饭,其他忙也帮不上。”但其实,邓平是武汉最早一批义务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司机之一。“有医生坐我车聊起来说吃饭不方便。”邓平一合计,自己可以给他们送饭呀,“当司机没有当厨子熟练,我做饭还是不错的。”

“我把给医生送饭的事跟公司说了,大家也很支持。”邓平说,从1月26日至今,早6时到晚22时,他和志愿者伙伴每天风雨无阻给医院送饭。

这批志愿者每天要给医生们送1000份饭菜。邓平专门在饭菜里加钙粉,用来增强医护人员的抵抗力。“得让他们吃好,他们太辛苦了,不能让他们生病。”邓平说。

其实,邓平的生活并不阔绰。1999年,邓平因煤气中毒被送往医院,经过医生们两天两夜抢救,他才保住了性命。

“我命都是医生给的,送饭这点事儿算啥!医生们还跟我鞠躬,他们都是好人,这份情我今生难忘。”邓平说,“再难,也要让医生们吃上一口热饭。”(杨俊峰 黄兰君 张彦婷)

制图:潘旭涛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2月27日   第 05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