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不停运,意大利人逃离“红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截至3月9日,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到9172例,累计死亡463例。

为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意大利总理孔特3月9日晚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自10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封城,意大利6000多万人口将都将受到影响。自10日起,包括意甲联赛在内的全国所有体育赛事都将暂停,以及学校停课时间从原来的3月15日延长到4月3日等。孔特表示,意大利政府认为这是必须采取的严厉措施,以避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扩散。

在此前一天,意大利已先行封锁了该国北部的伦巴第大区和11个邻近省份,1600万人口流动受到影响。在8日凌晨2点的新闻发布会上,孔特宣布抑制新冠肺炎疫情扩散的法令已正式生效。孔特宣布的封锁范围涉及意大利最重要的经济中心伦巴第、威尼托、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的绝大部分地区,它们被列为疫情严重的“红区”。意大利的金融和时尚中心米兰、旅游胜地威尼斯均在“红区”内。

距离米兰不远的小城贝加莫,也在首批“封城”的区域之内。作为贝加莫市长幕僚长,来自在野党民主党的桑切斯9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贝加莫当地的商业和旅游业已经遭受重创。

“本地旅游业遭受的打击是灾难性的。”桑切斯说,“米兰名气最大,但实际上并不是感染最严重的城市。像贝加莫这样的周边小城在疫情暴发第一周就被封锁了,经济上的灾难式后果也是从我们这先开始。”

“在保持‘封城’的同时,意大利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来缓解贝加莫当地经济的损失,比如减免企业税收。但远水难解近渴,短期内的经济萎缩很难避免。”他补充道。

米兰人利用时间窗口逃离

意大利政府的“封城”令发出后,社交媒体上迅速出现大量米兰人“大逃离”的照片和视频。而“封城”令也确实为“逃离”留下了时间窗口。

据意大利媒体报道,孔特政府宣布“封城”决定的具体时间为当地时间7日晚8时40分,而正式生效的时间为8日零点。如此一来,不少人利用这三个小时的时间差离开米兰。法国媒体BFMTV的现场直播显示,一些意大利人拖着行李箱,一路小跑至火车站台,希望能赶上11点40分的末班车。

据意媒安莎社报道,很多赶车的乘客甚至都没有买票,其中部分人告诉检票员,即使罚款也要登车离开。

离开“隔离区”后,很多人打算住到意大利南部亲戚或朋友家。据意大利媒体报道,除了坐火车,还有不少人7日晚自驾或坐大巴离开。

按照意大利政府的规定,如果能证明有紧急情况、特殊健康问题等,可以在获得准许后离开“红区”。不过,不少意大利民众对此心存疑问。意大利媒体称,亟待政府出台相关的说明,明确目前的出入政策。

米兰居民科琳娜为自己五天前的决定深感庆幸。在意大利政府于2月下旬封锁北部疫情严重的11个城镇后,她选择离开米兰,暂住罗马的朋友家,后来又飞去了伦敦。

“这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留在米兰太压抑了。”科琳娜告诉澎湃新闻,“我不评论政府的决定,只是担心年轻人的失业问题。意大利本来就失业率高企,现在雪上加霜。如果我不早点离开,可能要无限期在家待业了。”

意大利的新冠肺炎死亡率虽高(9日达到4.96%),但死者中老年人占了绝大部分(截至4日死亡的105人均为50岁以上),因此年轻人对封锁城市的担心远大于疫情本身。科琳娜在伦敦金融城曾有数年的投行工作经历,眼下正思考职业转型。意大利国内就业形势长期不佳,她一直将英、德等国作为理想的工作地。

她庆幸自己赶上了去伦敦的“末班车”。“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禁飞呢。英国已经脱欧了,英国政府的顾虑应该更少了吧。”她说。

科琳娜的父母依然生活在米兰,他们希望女儿能在伦敦找到一份新工作。“这事发生后,他们催我赶紧申请个英国护照。”科琳娜说。

“封城”:餐厅酒吧仍开门

“封城”令让当地居民猝不及防。7日,一些意大利卫生部门官员在当地媒体上发出警告,称公众对疫情的重视程度仍然不够。由于当日天气良好,甚至有很多市民在市郊的滑雪场聚集。

一名当地妇女对路透社表示,“我的城市发生了令人担忧的伤心事。米兰一直是个活跃有生机的城市,看见她变成现在这样,我非常失落。”

另一名39岁的当地妇女则告诉《纽约时报》,“(米兰的)所有人都要做出牺牲。”不过,意大利的“封城”举措并非彻底关闭城市进出,也不是所有公共场所都必须关闭。

意大利政府的限制措施重点着眼于暂停公共活动和避免人群聚集。教堂、文化中心、博物馆和体育馆等公共活动场所都被暂时关闭。意甲比赛也在无现场观众的情况下“闭门”进行。

意大利政府并未明确所有商业活动场所是否应关闭。路透社报道称,当地的雇主协会表示商业活动将正常进行,且按照该协会的理解,“在采取安全措施的情况下,货物运输将不会被限制。”

餐厅和酒吧则被明确允许开门。在“封城”地区,餐馆和酒吧被允许开门的时间统一定为上午六点到下午六点,并且店主必须确保客人间距至少有一米。

此外,尽管不少人连夜乘末班车离开,但意大利媒体在次日发现,米兰的对外交通并没有完全停止。意大利航空公司(Alitalia)虽然表示将从9日开始停飞从米兰国际机场(Malpensa airport)到国内外城市的航班,但同时留有余地,一些国内航班依然可以在米兰的一处小机场(Linate airport)起降。

意大利总理孔特在3月8日凌晨的新闻发布会上澄清,政府不会完全封锁伦巴第和其他大区的边界,只是要求民众履行自己的义务。他呼吁“红区”内的居民除非遇到迫不得已的紧急情况,否则尽量减少出行。

意大利南方指责北方,国内外反应不一

孔特政府“封城令”一出,首先在意大利国内引起激烈反应。批评者认为虽然政府号召民众自行履行义务,却没有出台明确的指导意见。

《纽约时报》报道称,一些批评者指责政府的指令是“精神分裂”式的,总在两个极端间摇摆:一会儿警告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需为应对疫情而调整,一会儿又安慰大家“只要勤洗手就好”。

在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当地首席卫生官员加来拉(Giulio Gallera)不满意政府的配套措施,称为了减小对经济的冲击,应允许居民上班通勤。

威尼托大区主席扎亚(Luca Zaia)在3月8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中央政府的“封城令”,称其中存在很多弊端。卢卡⋅扎亚所属的意大利联盟党(League)是反对党,该党对中央政府应对危机的做法一直持批评态度。

在疫情较轻微的意大利南部,当地官员们希望严防北部的疫情输入。一些地方官称,从北方封锁区域来的人必须立即接受隔离。

意大利国家传染病研究所主任Giuseppe Ippolito在电视上声称,“昨晚从‘红区’逃出来的人都是国家的潜在威胁。”他呼吁这些人立即联系所在地卫生部门,并为隔离做好准备。

回响不止来自国内。3月8日,捷克总理巴比斯(Andrej Babis)公开表示,意大利应该禁止其公民进入其他欧盟国家。

在意大利之后,法德两国迅速发展的疫情也引发关注。意大利封锁北部地区的经济影响可能跨越边境波及法德。《纽约时报》9日以德国汽车业为例分析称,意大利关停工厂会使得德国车企的供应链中断,最终导致欧洲范围内的行业衰退。大众汽车等已经受疫情影响的车企可能会受到封锁措施的进一步打击。

德、法、捷克等国均颁布了医疗物资的出口禁令,而意大利政府一直以欧洲团结的名义呼吁他们放开禁令。日前,欧盟官员也加入了游说行列,希望法德对意大利施以援手,然而,法德尚未给出积极回应。

(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