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卫生部次长多里斯亲述:“我感染了新冠病毒,传给了妈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3月10日晚,英国卫生与社会保障部分管心理健康、自杀预防和病患安全的次长纳丁·多里斯(Nadine Dorries)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3月13日,其84岁的母亲也被确诊。

今天,《泰晤士报》刊登了多里斯撰写得确诊记录,题为《医生传来晴天霹雳:我感染了新冠病毒,并传染给妈妈》,记录了她接受检测、接到医生确诊电话以及后续发病感受的全过程。

以下为该文章全文翻译:

《医生传来晴天霹雳:我感染了冠状病毒,并传染给了妈妈》

我永远都会记得自己得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的那一刻,那是我最不希望听到的事情。

无从知晓我是如何被感染的,唯一可以知道得,就是我是英国最初的一批既没有旅行史,也没有和境外归来者密切接触的感染者之一。

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想接受测试。从3月6日星期五开始,我感觉有点不舒服,以防万一,就一直呆在家里,自我隔离。除了自我隔离和休息,也没有其他的治疗方法。

诊断不会影响我的日常生活,也没有让我的症状有所改变。但在此之前,我84岁的母亲和我一起待了好几周。尽管她经历了小儿麻痹症、风湿热、大型心脏手术和一次世界大战,但是她现在的健康状况并不在最好的状态。

我开车进入当地工业区的新冠检测中心时,社区护理团队正在等着我。那里很像我家附近车厂的换轮胎间。

我摇下车窗,对讲机里用非常严厉得声音告诉我,要我在车里等着。我不需要下车。两名护士从头到脚都穿着防护服。从他们脸上的表情来看,很明显,他们不打算请我喝咖啡。

护士瑞安用棉签在我的右鼻孔里擦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把它放进试管。另一名护士又递给他一根棉签,这一次他在我的喉咙后部擦了擦。他保持了良好的文化礼节,透过塑料防护服对我说,“好吧,希望你能好起来,”同时,他盖上了试管的盖子。

瑞安人很好。他是在一线工作的英雄的一员,冷静而有幽默感。

接到测试结果是周二晚上。电话铃响时,我在半咳半醒之间。妈妈在火炉前的单人沙发上打盹儿,膝盖上盖着一条毯子。

妈妈一整天都在咳嗽,不吃东西,两颊发红,眼睛又热又亮。在她最喜欢的下午智力竞赛节目The Chase播出时,她甚至都懒得打开电视。这不太对。我感到失望,我错过了偷看我的好朋友肖恩的一个小时,那位被称为“黑暗毁灭者”的竞赛大师。

英格兰NHS的基思•威利特教授悦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恐怕要告诉你,你的新冠检测呈阳性。”

他的话就像冰水一样从我的脊椎流下来。“我没想到你会说我有”,我结结巴巴地回答。我很震惊。

我失聪了一秒钟,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我妈妈也会被感染,这是我的错。我从威斯敏斯特把病毒带回家,无意中传给了她。

世界好像静止了。我知道一切将发生改变,我想让时间停留在那一刻。

我听到威利特教授说,“因为你没有出过国,也没有和任何有……的人接触过。” 我意识到,情况在发生变化。

情况变得不同,我是在威斯敏斯特的中心,我不是从意大利回来的。我觉得自己仿佛站在悬崖边上。

震惊很快变成了语无伦次地胡言乱语。我开始说我的床单每天晚上都湿透。基斯再次向我保证:“间歇性盗汗是已知的症状。”

多里斯今日推文:“在家隔离7天,向你们保证我家厕纸没有用完!”

当最初的震惊渐渐平息下来时,他温和而耐心地倾听着。结果我发现我有所有的典型症状,突然间我感觉更糟了。

之前的那一周我接触了很多人,从同事到家人。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我知道我必须通知尽可能多的人,这样他们才能采取正确的预防措施。

62岁的我已经不再年轻,但是我很健康。然而,接下来的日子很艰难。眼球左右动一下就很疼,咳嗽也不间断,在我的肺部彻底恢复之前,我可能还会持续咳嗽六个星期。

我没有喉咙痛,没有粘液,我的咳嗽是干咳,没有痰。每一块肌肉都在疼痛,那种疼痛深入骨髓。

我整夜都在冒汗,每天我都感到失望和烦躁,因为我没有感觉好起来,而且恢复也没有我想象中得那么快。我的症状并不轻,但也不严重。

在家的一个好处是,我观察了这个病从开始到结束的过程。公众感到害怕,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大多数人会感染Covid-19,但他们会在没有明显不适的情况下康复。有些人可能感染了,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了。老年人是最危险和最脆弱的。

你要把在室外接触到的所有东西都认定已经受到污染:电梯按钮、购物车把手、斑马线上的等待按钮,以及咖啡馆里的每一杯咖啡。洗手20秒。随身携带消毒凝胶,反复使用。不要冲动地和任何人拥抱或握手。

我妈妈不停地咳嗽,发烧了一天。昨晚我们收到了她的检测结果,她呈阳性。

和我的情况不同,我们明确地知道她是如何被传染的。讽刺地是,尽管她曾动大手术更换了因儿童疾病而受损的心脏瓣膜,尽管她有起搏器和呼吸困难,尽管她的一生吸烟,尽管她曾经工作非常辛苦饮食也不规律,但是她的症状比我轻得多。

“我们这些老北方人比你们这些年轻人坚强得多,记住,我可是个有免费公交卡的人”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吸尘器在我脚下吸地。

我想,这可能也有一定的道理。

图文来源:The Times/Twitter

(来源:英中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