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记者:疫情下的美国进一步两极分化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导读

随着美国新冠确证病例超过二十万人,这里越来越成为世界疫情的“震中”。BBC驻纽约记者尼克·布莱恩特(Nick Bryant)在3月29号发文,评论了美国国会、总统在突发疫情中的表现,也了预言这场病毒爆发可能给美国带来的影响。

“9/11纪念馆没有鲜花了,常常装满满玫瑰、康乃馨和星条旗卡片的美国祭坛,现在被临时的塑料栏杆隔离开来。以往的“白色大道”百老汇大街现在暗淡无光,地铁变成了空空的幽灵列车。史泰登岛渡轮仍继续穿梭在纽约港的波涛之间,在进出曼哈顿下城的途中经过自由女神像,但是船上几乎没有乘客。而以往人潮汹涌的时代广场空无一人。”BBC驻纽约记者尼克·布莱恩特(Nick Bryant)在文章中写道。

在文中,他认为一个国家在危难之际才会显露出真正的面目,只要很短时间就能看出一个总统是否扛得住这样的时刻。他发问,我们从新冠疫情的危机中看到了怎样的美国?议员们和总统能否起来迎接这场挑战?

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这场危机中的反应让人不出意料,他毫无改变、毫无成长、毫不谦虚、永不认错。他荒谬地自吹自擂,歪曲真相,用“假新闻”来攻击媒体,甚至没完没了地攻击在抗疫一线的政府部门,而且沉迷于炒作。他小气又刻薄,也缺乏同情心,白宫的每日简报上都没有向死者家属发出慰问,也没有向前线医护人员表示鼓励和赞扬,而基本上都是用一阵雨点般的自我表扬开始。与其说是战时总统,他自恋的样子更像是“太阳王”路易十四。

不用说,仇外心理一直是特朗普政治经营模式的必需品,他把新冠病毒称作“中国病毒”,为了自己的连任竞选把病毒爆发归罪给中国当局,一如2016年总统选举时把中国和墨西哥移民说成是抢占美国工业心脏地带的替罪羊。特朗普与所有的民粹主义者一样,喜欢用简单的方法应对复杂的问题,但应对新冠病毒疫情需要多管齐下的举措和目光长远的思路,这似乎是他没办法做到的。死亡人数飙升的事实无法逃避,不是靠发发推特、取取外号或者搞点炒作就能解决的。

至于我们看到了一个怎样的美国?作者认为大部分美国人展现出的美德,和在每一个因病毒而暂时瘫痪的国家所看到的,是完全一样的:护士、医生、医疗支援人员和救护车司机,远程教学的学校,让商店继续开门、送货到家的工作人员等等,都展现了这个国家经久不息的美德。

不过,更有美国特殊性的部分很多都属于负面,比如枪械店和军火网站销量暴涨,又比如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拒绝承认疫情存在。并且这个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竟然没有全民医保,在奥巴马医保通过十年后,还有超过2600万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

在危机下的美国人没有团结一致,而是进一步和自己想法相似的人抱团结社,并且对相反政见者像过敏一样排斥。有四分之三的共和党人说他们相信来自总统的信息,而在民主党人中间这个比例只有8%。

最新一次盖洛普民意调查里,特朗普得到了49%的支持率,平了他任内的最高记录。但背后认可他对危机处理方法的有94%是共和党人,民主党人中则只有27%——刚好民主党人主要聚居在城市,更容易受到新冠病毒的威胁,而共和党支持者们则分居在乡村,那些地方目前为止还没有受到严重的影响。在全球大流行之下,美国人的两极分化继续。很多民主党执政的州内都是向各自的州首府,而不是特朗普的白宫寻求领导指示。

在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威胁下,国会议员们别无选择,只能立法来打破僵局。然而最初两次试图通过经济提振方案的努力都在惯常的党派斗争和边缘政策中失败,国会的失能是系统性又常见的。因为新冠病毒带来巨大的公共卫生和经济危机,人们希望美国政客们能在向面对9/11和苏联时那样有效地展开合作。但目前国会议员们的反应并不令人鼓舞,虽然最后应该还是能达成合作,但那也会像是恐慌抢购式的合作。

这体现了联邦政府在过去40年里的结构性退步,也是这种结构性退步导致了很多美国人都只能把信念押在特朗普个人身上。结果,美国自称在全球的最优越地位日渐显得越来越不令人信服。在之前的危机里,这个世界最强的超级大国也许能够做出了全球性的应对,但现在已经没有人对美国有这种期待了。“美国优先”实行了三年,让华盛顿最亲密盟友也出现了鸿沟,美国更没有为如何应对这场危机提供一种模式——相比之下中日韩都贡献了各自的模式。

21世纪的两次重大动荡——2001年的“9/11”和2007年的次贷危机——最后都对美国政治产生了两极化的影响,而冠状病毒疫情也可能大大地重塑美国政治。面对新冠危机时,保守派和自由派的美国人心目中理想的对应方案截然相反,而病毒疫情会令美国带来怎样的改变,取决于美国选择哪一派的方案来应对。

文章来源:BBC

图片来源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