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对话白岩松:说我制造疫情清除人类,挺讽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9日,美国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做客《新闻1+1》节目,就国际疫情防控与合作,接受央视主持人白岩松的专访。

比尔·盖茨谈疫苗研发:每节约哪怕一天,对世界来说都能带来很大不同

白岩松提问说:您的基金会下有很多非常棒的流行病专家,(有着)疫苗早起的开发以及资金,现在整个疫苗的研发走到了哪一步?在如何行动?

比尔·盖茨表示,“我们一直有一个平台,从事RNA疫苗研发,到现在已有8年多时间,这个平台很有潜力,无论是研发新疫苗的速度,还是大量生产疫苗的能力都很好。”

比尔·盖茨介绍,目前平台上有四家公司,专注从事RNA疫苗研发,但我们还需要支持四五家利用传统方法研发疫苗的企业,因为每节约一个月,哪怕一天,对世界来说都能带来很大不同,一旦我们能够大规模生产新冠病毒疫苗,就能够减少大量死亡,避免数万亿的经济损失。

他说,“我们不能只试一种,我们必须同时尝试多种可能的疫苗,全球目前在疫苗研发上做了很多努力,盖茨基金会将从全球范围挑选八到十种有潜力的疫苗,全力推进它们的研发,这样才能找到至少一两个安全性高,易于生产且有效性强的疫苗。”

比尔•盖茨基金会制造了疫情以“清除人类”?

盖茨:谣言挺讽刺,我已捐几十亿应对传染病

在疫情严峻的美国,围绕着比尔•盖茨和他的基金会,一种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的阴谋论也传播的越来越广。比如,盖茨基金会曾在2月5日宣布,投入最高1亿美元支持全球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特别是加速开发疫苗时,有人散布说,这是比尔•盖茨正在阴谋利用疫情和疫苗控制人口。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早在2015年,比尔•盖茨在一次演讲中就已经做出了预言说,“如果在未来几十年内,有什么东西能够杀死超过1000万人,那很可能是一种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而不是战争。”持有阴谋论者还有这样的证据:2019年10月18日,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与盖茨基金及世界经济论坛合作,模拟了一场全球瘟疫流行的桌面演练,结果很快全球疫情就暴发了。于是他们得出结论,这场疫情本身就是比尔盖茨基金会等制作出来的,目的是为用疫苗当幌子,进行人体试验,最终完成他的“人类清除计划”。

对此,比尔•盖茨在接受白岩松访问时表示,“我觉得这挺有讽刺意味的,尤其是对于那些尽全力帮助世界,做好应对疫情准备的人来说。我目前已经捐出几十亿美元,用于资助研发应对传染病的工具,并尽力在全球解决传染问题,包括可能造成大流行的传染病。但眼下的情形有些疯狂,不可避免会产生很多匪夷所思的谣言。”

他继续说,“此次疫情表明,无论是个体还是国家之间,都是相互依存的。为了遏制全球疫情的蔓延,我们需要寻找最得力的人员,最有效的疫苗,最有效的药物,我们不能只为了服务某个国家,而是要为整个世界着想,包括那些缺乏疫苗研发和生产资源的国家。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应重点帮助这些国家。虽然有很多相互攻击的声音,但总体而言,人们的态度还是很积极的。”

如何看待各国之间出现“攻击”、不合作局面,比尔·盖茨面对白岩松给出建议

白岩松提问:现在世界上各国之间也开始出现“攻击”、不合作、甚至是歧视这样的一种局面,这一点是否让您担心,您的建议是什么?

比尔·盖茨表示,希望对外国人和国际活动的担心不会长久持续,因为全球合作能够带来很多好处,而这往往要求跨国旅行,比如联合国或者世界卫生组织举行大会,专家从世界各地聚集到一起,共同解决问题。我希望对外国人的担心不会一直加重,因为这对于全球来说是严重的后退,不仅影响未来的大流行病应对,帮助所有国家消除流行病,也会影响气候变化等问题的应对,这些都需要各个国家深入合作开展创新。

比尔·盖茨对话白岩松文字实录:

白岩松:1月27日,您向中国捐了第一笔的款项,还给习近平主席写信,您的反应为什么会那么快?

比尔·盖茨:盖茨基金会与中国政府在健康领域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尤其是在结核病、艾滋病、疟疾等传染病领域。我们一直与中国国家卫健委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保持深度合作,所以能够迅速开展工作。

白岩松:您如何评价中国防疫的过程?

比尔·盖茨:中国政府从1月下旬就全力投入,严格地实施了减少接触、加强隔离等措施。很高兴看到这些措施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这为与中国同等富裕,以及比中国更富裕的国家提供了防控模式。目前,全球很多地方的疫情已经接近峰值,减少人际接触的效果在韩国等许多地方都得到了验证。

中国是第一个着手抗击此次疫情的国家,最先经历疫情的国家,往往面临的挑战最大,因此人们对疾病的了解太少了。现在中国正在帮助其他国家,中国现在已经基本复工,目前正参与供应一些关键物资,这将为全球抗疫带来重大改变。

白岩松:五年前的一次演讲中,您曾预测会有一次大规模的流行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直觉?疫情真的来了,您的心情又如何?

比尔·盖茨:2015年那次演讲的目的,是鼓励世界在下一次流行病到来之前做好准备。我当时说,如果我们不做好准备,全球可能会有3000万人死亡,经济损失超过3万亿美元。遗憾的是,这次疫情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我当时的预测。所以,我提出投资开发新的诊断工具、新的药物和快速开发疫苗的能力等关键目标。

然而这些目标并没有实现,这令人有些遗憾。经过这次疫情后,各国将共同努力加大相关投入,我期待相关工作和创新能够顺利,让我们为下一次疫情做好准备,也希望我们不会再经历同样的悲剧。

白岩松:截至目前,美国累计确诊人数超过40万,原因是什么?美国下一步该怎么办?

比尔·盖茨:的确,城市的情况要比其他地方更困难。城市有很多国际旅客,出现输入性病例的可能性很大。由于各种原因,纽约没能更早地采取行动,但其行动速度现在已经大大加快。我们的一个合作伙伴正通过建立模型研判疫情走势,目前预测的结果是,确诊人数很有希望从本月底开始下降,然后到5月底大幅下降。但前提是人们遵守所有的社交距离规则,这些规则是他们之前从未遇到过的。

白岩松:想对医护工作者说些什么?

比尔·盖茨:他们非常了不起,尤其是在疫情初期,当时人们对疫情风险知之甚少,一些没有参与治疗新冠肺炎病人的医生也被感染。当他们意识到疫情正在蔓延的时候,仍然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救治工作中,并在艰难的条件下日以继夜地开展工作。有时为了防止传染,甚至要避免接触自己的家人,无论病毒多么猖獗,医护人员总是冲在最前面。下一波疫情高峰可能出现在发展中国家,而那里的应对能力更薄弱,医护人员将陷入更艰难的处境。

白岩松:在美国,个别网友对您不解,甚至在攻击您,发表诸如“病毒是从您疫苗研制的过程中传播出来的”的言论,甚至反对您提出的“保持社交距离”的建议。您怎么看待这些声音?

比尔·盖茨:我觉得这挺有讽刺意味的,尤其是对于那些尽全力做好应对疫情准备的人来说更是讽刺。

目前,我已经捐出十几亿美元,用于资助研发应对传染病的工具,并尽力在全球解决传染病问题,包括可能造成大流行的传染病。但眼下情形有些疯狂,不可避免会产生很多匪夷所思的谣言。这次的疫情表明,无论是个体之间还是国家之间,都是相互依存的。

白岩松:盖茨基金会中,有很多流行病学专家,目前疫苗研发进展到哪一步了?

比尔·盖茨:我们一直有一个平台,从事RNA疫苗研发,到现在已有8年多时间。这个平台很有潜力,无论是研发新疫苗的速度,还是大量生产疫苗的能力都很好。目前平台上有四家公司,专注从事RNA疫苗研发,但我们还需要支持四五家利用传统方法研发疫苗的企业。盖茨基金会将从全球范围挑选八到十种有潜力的疫苗,全力推进研发,这样才能找到至少一两个安全性高,易于生产且有效性强的疫苗。

白岩松:如果未来疫苗研究出来后,仍有很多人用不起,该怎么办?

比尔·盖茨:我们的理念是疫苗应当能够触达世界上的每个人,这也是盖茨基金会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我们在资助创新机构研发这些疫苗时,要求他们承诺不是为了谋取利润,或者说不是为谋求可观的利润,因为这属于应急类型的需求。我们要力争把疫苗的价格降到最低,同时也将为疫苗采购筹措资金,从而让世界所有人都得到接种。

白岩松:想对武汉民众说些什么?

比尔·盖茨:所有的武汉人民,在如此严格的隔离下,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很高兴疫情被成功控制,但我相信他们都经历了极大的困难,所以我非常感谢大家做出的牺牲。身处传染病的中心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挑战,你们做出了许多改变,工作停滞了,生活变得与往日截然不同。

中国已将新增病例的数字减少到很低,同时也在继续公布新增病例和病行动轨迹,中国应该为这两点感到骄傲。我希望所有人的生活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能进一步恢复正常。随着人们通过检测数据来判断哪些地方需要继续执行严格的措施,哪些地方可以部分恢复,感谢你们做出的牺牲。

(新闻来源: 证券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