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天建成的英国“方舱”医院,有何不一样?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从三月中旬开始,武汉“方舱”医院陆续“歇业”。它被认为是中国成功控制疫情的主要原因,给各国防疫提供了经验参考。

在前天,英国一家可容纳4000病人的医院在建造9天后宣布竣工。准确的说,它是从一家大型会展中心改造成全球最大的急救中心。


它是武汉的“方舱”或者“火神山”“雷神山”的复制品吗?

这家世界最大的“方舱”医院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夜莺”。它是新NHS南丁格尔医院,并且,还配有专门的停尸间。


当你站在那里时,或许难以想象这曾经是伦敦ExCel会展中心。同时,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周全的选址:它距离伦敦市公墓和火葬场仅有三英里的距离。

伦敦市长罗克萨纳 · 菲亚兹(Rokhsana Fiaz)说:“在举行有尊严并且庄严的火化或葬礼之前,这里是一个能够将心爱之人送走的安置点。当然,这是一个永远不会允许那些悲伤的亲属去参观的仓库。”


80多个病房,500个床位,作为一家急救中心,这些并不是小数字。“夜莺”为每个床位都配备了呼吸机,它不是一家普通的轻症状患者容纳所,《卫报》曾表示过,这家医院主要收治“需要重症监护但生存机会最大”的年轻新冠病毒患者。

这样看来,它和“方舱”有所不同,更类似“火神山”和“雷神山”的功能。


注:图片来源于新华社

而中国无论是“方舱”还是“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它们都没有特意去做停尸间的设计。

这倒不是中国的设计团队考虑不周,而是体现了两方思维上的不同。


我们是重感情、全力救治,不会想要主动去说出惨状。

英国政府则是早早预测,如果死亡率不断攀升,全国现有的停尸间可能会供应不足,所以,在有限的资源下做出这样的举措。

BDP建筑事务所是帮助改造“夜莺”的建筑公司,他的负责人詹姆斯•赫本(James Hepburn)谈到: “有趣的是,当军队在野战医院搭建营地时,他们首先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建立太平间。”

“这是一种心理考量——如果你处于战争状态,知道战争的那一面能得到处理,实际上是相当令人放心的。”


当人们不得不面对紧急情况甚至是死亡时,唯一能做的反而是全身心去准备、去面对。这并非主动“放弃”,反而是一种冷静面对困境的心态。

在为初期的失误付出代价之后,英国人正是以这样的理性,面对随之到来的问题。

用9天改造“夜莺”,也是英国人在没有更多犹豫的情况下作出的决定。

纽约建筑公司 Portakabin 临危受命,董事罗伯特·斯努克(Robert Snook)也没有想到,他们这家擅长为异域植物和高档红酒做冷藏柜的企业,会收到设计停尸间这样的项目。


从左到右译注:9天安装500张床,160个以上的承包商,200个工人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这个医院提供的服务:容纳4000个患者,拥有42张病床的病房有80间,有16000个员工服务,750名圣约翰野战医院的志愿者,上千位来自易捷航空和圣玛利亚航空公司的机组人员的帮助。

为了创建这个急救中心的救生设施,BDP建筑事务所需要更改场馆的通风系统和电力系统。这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建筑师们提出的设计方案几乎与需要新开工的建筑一样。”BDP负责人赫本表达道。

不仅如此,开工第一天起他就发现有件事很困难——因为英国大量的工厂正在关闭,他们很难及时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们最后使用了额外加固的展览隔板来制作床头,然后在它们后方设计了长时间运行的电力、水、引流和医用气体。

看到这里也许你不禁莞尔——一件这么重要的大事,在中国,会因为工厂关门而受到阻碍吗?

暂时跳回到今年一月份的中国,武汉中信建筑设计院是设计“火神山”医院的主力。当它在接到北京中元国际工程设计研究院的“小汤山”经验图纸后,组长黄锡璆博士在一小时内召集了60名设计人员为这个项目出谋划策,60个小时内与施工单位确定了施工图纸。

“国家电网260多名电力职工不眠不休24小时连续施工。“

跳过建筑的设计不说,我们口中所传的“中国能力”就是指可以迅速动员起各种机构,在这十天内,每个环节都有专业的部门去协调落实。

这种社会大调度,体现出了独特的可敬的效率。


注:2月1日拍摄的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而英国不同,它需要找商业公司来承包这个项目,他们需要付给工人每小时14英镑左右的薪水来支持他们的劳动,这是他们的游戏规则。

在国民的生命安全面前,每一种制度下的管理,也是在尽自己所能。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尽管这样的话题最让人想要挑起来说。

在建设这家医院后,英国人还说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夜莺”所在的场地,更早期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比赛场地之一。这个改造,200人每天要投入15个小时工作。

负责人赫本说,“在这里,没有常规的‘设计责任矩阵’,也没有让人感到厌烦的管理层,这是一种形式非常自由的合作。它显示出:当每个人都齐心协力去实现共同目标时,它能够实现怎样的可能。“

“如果我们回到常规的工作,再遇见有人对事情说‘不行’时,肯定会感到很沮丧。”

虽然身处“前线”,“享受当下”的心态成为他们的重要收获。好比在商业项目中,乙方不用承受甲方要求的反复折磨,或是不会因为屡遭领导否定而感到挫败。

也可以说,这是他们一贯的乐观精神。“去享受生活”就是他们日常里频繁说起的话。

联系起之前意大利的“阳台文艺复兴”,英国为NHS鼓掌的夜晚,这样的心情就更容易理解。这些工作者们不仅是为国家奉献而自豪,也有个人意义上的满足感。

而我们伟大胜利的叙事,是不是有些忽略了那些个体的感受?

除了歌颂前线的英雄,比如“火神山”医院迅速建成背后,那些工人作出了怎样的牺牲,有着怎样的体会,他们喜悦什么,遗憾什么……

参与到“火神山”建设的7500名劳动者,他们在这10天里,其中有人3天只睡了2个小时。

在搭建5G的过程中,建筑工人为了加快竣工时间,在雨天轮流爬上铁架安装基站。为了快速连通光缆,在必须避开施工区域的情况下,施工人员只能在夜晚通过水路将电缆连接……

他们在人们的恐慌中赶来工作,在隔离之后,又遇到了什么?他们亲手参与创造了历史,这番心路历程是怎样的?

这种个体层面的感受,应该有更多的呈现。

总之,在全球共抗疫情的危难关头,各个地区的人,都已经是在以各自的方式面对。文化不同,理念不同,呈现出来的形式和效果,也不尽相同。

就像越来越多的国家打造起自己的“方舱”医院,你会发现大家的思维和手法也各有千秋。这也正是一个互相了解和经验借鉴的机会。

小的时候,我们大概都被教育过:宽以待人,严于律己。这样才能广交朋友,自己持续进步。

当我们在一种意识里待久了,留神看看其他的风景,不是一件坏事。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20/apr/07/how-to-build-a-hospital-in-nine-days-emergency-architecture-in-a-pandemic-coronavirus-outbreak

https://www.bbc.com/news/health-52125059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how-china-managed-build-entirely-new-hospital-in-10-days-2020-2

(澎湃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