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英国抗疫献出生命,包括华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随着疫情在英国导致的死亡人数突破1万人,英国政府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据英媒报道,相比之下,更为致命的是英国对于NHS工作人员的新冠病毒检测数量远远不足。同时,很多一线的医护人员也表示,在新冠病毒爆发期间,他们非常缺乏个人防护装备(PPE)。

据英国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表示,目前为止共有19名NHS医务人员死于该病毒,但有消息透露,失去生命的医护人员有几十位之多。

在大批医护人员被确认感染了新冠肺炎中,部分医护人员不幸离世,英国天空新闻报道了这群来自世界各地,但都为抗争英国疫情献出生命的可敬可佩的医护人员。

唐娜•坎贝尔(Donna Campbell)

在卡迪夫韦林德尔癌症中心工作的唐娜·坎贝尔在威尔士大学医院过世。唐娜在癌症中心工作多年,最初是作为一名志愿者。

医院在声明里表示:“毫无疑问,她是我们一位宝贵的成员,她乐观的性格和富有感染力的笑声常常感染着我们,同时她也拥有最出色的护理能力和常常关怀他人的善良的心。”

埃尔希·绍泽(Elsie Sazuze)
来自非洲国家马拉维,现居伯明翰的一位名叫埃尔希·绍泽的护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在照料病人时被传染,在萨顿科尔菲尔德医院不幸离世。她最后的遗言是在戴上呼吸机之前,她向她的丈夫说:“肯,如果我挺不过,要坚强,我爱你,为了孩子要坚强!”

凯文•史密斯(Kevin Smith)
来自伦敦年近半百的凯文•史密斯是唐卡斯特皇家医院的石膏技师,他在这里工作了35年。唐卡斯特皇家医院的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帕克表示:“我非常难过地告诉大家,在与新冠病毒短暂但勇敢的战斗之后,我们团队中备受尊敬和爱戴的凯文•史密斯不幸去世了。”

凯文在朋友和同事眼中是一个热情、勤奋、富有同情心的人。

莱拉尼·戴里特Leilani Dayrit
终年47岁的莱拉尼·戴里特在工作中表现出疑似新冠病毒症状后在拉格比的圣十字医院过世。她来自菲律宾维甘市一个充满爱的家庭。她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活跃的青年社区领袖。她在北菲律宾大学获得了护理学位后来到英国。

医院表示莱拉尼是一名敬业的员工,总是把别人放在第一位。她是一位默默无闻的护士英雄,她的同事也见证了她在过去16年里对这一职业和NHS的奉献和服务。

她患有哮喘,在4月7日去世之前,她在家中自我隔离了7天,直到一天她突然停止了呼吸。

她19岁的女儿玛丽·戴丽特说,她的母亲“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是无私的”,“把他人的幸福置于自己的幸福之上”。

加雷斯·罗伯茨(Gareth Roberts)
加雷斯·罗伯茨在查尔斯王子医院过世,他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加雷斯·罗伯茨,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在卡迪夫和淡水河谷健康委员会担任护士。他于2014年12月退休,于2015年1月重返工作岗位。

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罗伯茨“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是我们护理家庭的一员”,而且大家都很了解他,他在工作中是一个“非常受欢迎、讨人喜欢的人”。他总是表现出关心他人的一面,人们会非常想念他。

他留下妻子、儿子和孙子。

萨拉·特罗洛普(Sara Trollope)
终年51岁来自哈罗盖特的萨拉·特罗洛普是伦敦西部希灵顿一家老年健康服务机构的护士长。上周六,NHS证实,这名四个孩子的母亲在沃特福德总医院去世,此前她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她曾在希尔顿医院工作,作为一名成人心理健康服务的护士长,萨拉把她33年的职业生涯都奉献给了NHS:“萨拉非常关心她的病人和工作人员,她完全热爱她的工作。可悲的是,这份工作让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她勇敢地与病魔抗争了7天,但无奈还是离开了人世。”

医疗主任保罗·霍珀医生表示:“萨拉有着无与伦比的善良的品质和为病人做事情的决心,她是我们每个人的榜样。”

艾尔伯特·里科(Elbert Rico)
来自菲律宾的搬运工艾尔伯特·里科是一位“慈爱的丈夫、优秀的父亲和朋友”,他于上周五因疑似新冠病毒死亡。他的女儿卡拉·里科说,她的父亲从2004年开始在约翰·拉德克里夫医院当搬运工,他很喜欢他的工作。

她说“父亲总是努力工作,把别人的需要放在第一位”。

上周六,医院证实,艾尔伯特·里科是约翰拉德克里夫医院死亡的两名工作人员之一,他们都是该院护理团队的成员。

杜勒·马布德·乔杜里(Abdul Mabud Chowdhury)
终年53岁的阿卜杜勒·马布德·乔杜里在医院抢救了15天后不幸去世。乔杜里博士是伦敦东部霍默顿医院的一名代理泌尿科医生,他毕业于吉大港医学院,是第一个在英国死于新冠病毒的孟加拉裔医生,他在重症监护室里与病危抗争了两周。

3月18日,他曾给鲍里斯•约翰逊写信,要求他“紧急”确保“英国每一位NHS工作人员”的个人防护装备。他告诉鲍里斯,医疗工作者会和患者有直接接触,他们的家人和孩子也要健康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医护人员与他人一样享有人权。

朱莉·奥马尔(Julie Omar)

52岁的朱莉·奥马尔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骨科护士,她在伍斯特郡的NHS急诊室工作,很多工作人员都认识她。朱莉在出现新冠病毒症状后一直在家自我隔离,但不幸的是,因为情况恶化,于上个星期五早上在家里去世了。

她留下了丈夫和一个成年的女儿。

阿雷玛·纳斯琳(Areema Nasreen)

来自巴基斯坦的阿雷玛·纳斯琳是一名36岁的NHS护士,她在西米德兰兹郡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工作。于4月3日不幸过世。阿雷玛17岁时回到巴基斯坦结婚,家人不支持她发展事业或继续学习,所以一开始她只是在医院担任清洁工人。后来幸得同事的支持及丈夫谅解,数年前修读护士课程,去年1月圆梦,在英国获取护士资格。

她现在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她的家人说,她没有任何潜在的健康问题,被诊断出感染病毒之前,她出现了高烧、身体疼痛和咳嗽的症状。

阿雷玛的姐姐敦促其他人要认真对待这种疾病,她说“不仅仅是老年人有患病的危险”。

托马斯·哈维(Thomas Harvey)

57岁的托马斯·哈维是东北伦敦NHS基金会的一名医疗助理。据悉,这名7个孩子的父亲是在病房里为一名患者治疗后感染上该病毒的。阿尔法·萨阿杜博士(Dr Alfa Saadu)

阿尔法·萨阿杜博士来自尼日利亚,他之前在伦敦UCL进修解剖学,是NHS的一位著名医生,68岁的萨阿杜在感染新冠病毒两周后死亡。他的儿子在脸书上表示:“阿尔法·萨杜(我的父亲)死于新冠病毒。他已经与病毒斗争了两周,但他不幸失败。”

他说,他的父亲是一个传奇人物,在英国和非洲的NHS工作了近40年,拯救人们的生命。他儿子说,直到他倒下之前,他仍然在坚持工作。

周二,尼日利亚发言人马拉姆·阿卜杜尔阿齐兹·阿罗沃纳发表了唁电,对他不幸的去世表示悲伤,称“我们失去了国家不可替代的财富。”

阿罗沃纳说:“阿尔法·萨阿杜博士是最优秀的医疗从业者之一,他对专业、人们和传统的热爱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财富”。

“我收到他去世的消息时,既震惊又沮丧,因为他确实是我们尼日利亚的巨大财富。作为重要的医生和社区领袖,他为国家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阿迪勒·埃尔塔亚博士(Adil El Tayar)

64岁的器官移植医生阿迪勒·埃尔塔亚博士几天前因新冠病毒去世。这位来自苏丹医生一直在赫里福德医院工作。他被认为是英国第一个死于新冠病毒的在职外科医生。埃尔塔亚博士在世界各地的医院工作,包括沙特阿拉伯、苏丹和伦敦南部。英国驻苏丹大使向他表示致敬。

艾米奥鲁克(Aimee O’Rourke)

39岁的艾米是第二名在新冠病毒检测中呈阳性后死亡的护士。她其中的一个女儿梅根·墨菲在脸书上说:“我们和你的狗狗都非常想念你。

爱丽斯·基特·德翁(Alice Kit Tak Ong)

现年70岁的爱丽丝·基特·德翁是一名由香港移居到英国的NHS护士,她在NHS工作了44年。上个周二,她在伦敦皇家医院去世,人们认为她是在没有正确防护设备的情况下,在患者进行手术时感染了新冠病毒。她最初是自我隔离的,但当她的新冠病毒症状恶化时,不得不被送往医院。

她的女儿表示:“母亲一生都在照顾他人。”

安东·塞巴斯蒂安(Anton Sebastian)

斯里兰卡著名医生安东·塞巴斯蒂安在周末去世。在这段艰难的NHS医护人员不足的时期,他从退休中回到了工作岗位。塞巴斯蒂安博士是伦敦皇家医师学院的作家、古物学家、医师和研究员,著有《斯里兰卡图解史》一书。他还在4年前举行的“专家发言”活动上发表了关于“斯里兰卡历史”的演讲。

3月19号检测新冠病毒结果呈阳性,他于3月31日住进了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后抢救无效不幸过世。

吉腾德拉·拉托德(Jitendra Rathod)

印度裔的58岁的吉腾德拉·拉托德是威尔士大学卡迪夫医院的心胸外科副专家。他毕业于孟买格兰特医学院。卫生官员证实,他于周一早上在医院的普通重症监护病房去世,他没有家人在身边,直系亲属也无法聚在一起哀悼。他留下了妻子和两个儿子。他的一个儿子在澳大利亚,甚至不能返回见他最后一面。

卡迪夫和淡水河谷大学卫生委员会发布了声明,对拉托德表示了敬意。

​(凤凰欧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