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因染病逆转政治危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新冠危机原本可能毁掉英国首相的政治前途,但他的重病却强化了他与民众的纽带,为他补充了政治资本。

文丨英国《金融时报》 罗伯特•施里姆斯利

上周发生了一件怪事。有非常多的英国选民发现,他们比自己意识到的更喜爱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自英国退欧后,约翰逊成为了一个争议性人物,但是除了他最顽固的敌人以外,他与病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的搏斗,让所有人感到震惊、恐惧,并急迫地等待他康复的消息。一名前内阁同事评论道:“这让人们回想起,在他还是伦敦市长的时候,他们为什么喜欢他。”

在这样的时期,国民会为任何领导人担心,但约翰逊一向很有活力,这使他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事实更令人震惊。在报道他康复的新闻时,一家报纸似乎忘记了当天有近1000人死亡,在头版上写道:今天“真是耶稣受难日”。(译注:Good Friday,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死的纪念日,复活节前的星期五)

约翰逊本来已经是一个手握权柄的首相,身旁围绕着豪华的班底——唐宁街的一众亲信幕僚,以及很大程度上未经考验的内阁。即便如此,在他生病之前,他的政治前途仍有可能被这次危机毁掉,尤其因为他对疫情反应迟缓,在早期还犯过错。

在混乱和策略变更之中,保守党人被英国财相苏纳克(Rishi Sunak)的自信表现所折服。但约翰逊的病情加强了他的权威。他也许需要一些时间恢复健康,但现在没人会质疑权力在谁手里。

批评人士有充分的理由质疑约翰逊对这次危机的管理。英国的死亡人数或许最终将是欧洲最高的,而且医护人员防护服的供给也存在问题。但约翰逊的个人危机为他补充了政治资本,并显示出他的联盟在影响公共舆论方面缺乏后继者。

长期以来,尽管他的对手不太愿意承认,但约翰逊的沟通才能和政治头脑让他更贴近选民。他出院后不久发布的煽情短片起到了极好的宣传效果。自英国退欧运动以来,约翰逊就把自己定位为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盟友。现在,这名保守党领袖对“挽救了我的生命”的NHS致以由衷的赞美,让自己成为了这个被称为英国“国教”的卫生体系中的大祭司。

确实,连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政治技能在二战后的选举中都收效甚微。但约翰逊还有4年多的时间才需要再次面对选民。这次危机的事实也许最终会压倒情感,但如果需要替罪羊的话,他不太可能成为其中一员。他的亲信已经开始争相把早期的错误怪罪到其他人身上,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证明改革英国政府措施的正当性。

这一刻,约翰逊被提升到更高级的领袖殿堂中——这个殿堂里的领袖都与公众关系密切,而且似乎与内阁保持一定距离、大臣们服从命令,而领袖担任指挥。失败都算大臣们的;但成功属于他。不要再提“同级之首”这样的胡话了。

约翰逊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有许多伪装。这名政治小丑、全球主义和社会自由主义的市长、热情的退欧者、浪漫的民粹主义者、英国的戴高乐主义者和保守党领袖,正与他自己政党在紧缩政策上的一贯作风背道而驰。在经历了退欧的痛苦之后,如果他愿意,他有机会重塑自身形象。

他会如何利用这一新局面?我们无从得知,但有一些事情很可能发生。为了转移紧缩政策造成物资短缺所引发的指责,他将把资源投入到NHS和其他服务上,尤其是社会保障服务。英国财政部一直抵制的指定用途的健康税可能终于要登上舞台。他将在被证明至关重要的领域,特别是医药、生命科学和医疗用品领域,维护英国的韧性。

在约翰逊专注于让英国恢复正常的同时,他将尝试编织新社会契约的一套叙事——可能包括要解决在此次危机中暴露最多的一些不平等问题。但他将利用国家集体奋斗的理念来缓解长期经济复苏带来的痛苦。如果像许多政府官员所期望的那样,他需要延长英国退欧过渡期,那么现在这不会被看作是承认现实,而是一种政治才能。

另一个需要调整的领域可能是移民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约翰逊本能地比他的一些盟友更为开明。他不会放弃他的积分移民计划。但是,来自海外的NHS人员和社会护理人员获得的认可,以及出身移民家庭的居民中不成比例的死亡人数,给予了他软化语气的空间,抹去其中最有害的方面。

走出重病的不幸以后,一场本可能毁掉约翰逊的危机似乎使他更加强大。他最初的计划已经偏离了轨道,但随着他开始计划必要的重建行动,他与公众之间的纽带空前地紧密。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