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跌到18层地狱 是惊心动魄的、有预谋的多头大屠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经济史上,2020年,是注定载入史册的一年。

当我们习惯见证历史的时候,从概率上说,历史就真的会一再被我们见证。

今年一个季度,我们见证了美国股市四次熔断,4月20日,又见证了美国原油期货为负,这不是天崩地陷的大崩盘,是一次针对在明处多头的大屠杀。

4月20日,美国WTI原油价格5月合约在历史上第一次跌入负值,盘中一度触及每桶-40.32美元的历史低点;收盘收于每桶-37.63美元,跌幅超过306%。

历史上第一次!

原油期货跌入负值区间,这就意味着,原油期货的卖方必须向买方支付费用,原油成了垃圾,不光买油不要钱,还得支付运输费和管理费。

原油市场一举创下两个历史纪录。

1983年,纽约商品交易所开设轻质原油期货交易以来,跌幅从来没有超过300%;根据圣路易斯联储数据,-37美元的价格,远远低于二战结束后、1946年有连续月度数据以来的最低价。

5月合约价格把其他期限合约价格拖进泥潭。

5月19日到期的6月WTI合约下跌15.7%,报每桶21.10美元。7月合约下跌大约5%,报收于每桶28美元。6月合约布伦特原油下跌8.09%,每桶26美元。

石油是工业的血液,石油下行,一定程度上是经济崩盘、通货紧缩的象征。

为了避险,4月20日,国际现货黄金挑战1700美元关口,基本上已经站稳了1700美元。

为什么原油期货出现令人发抖的负价格,为什么原油市场会重现二战前倒牛奶的一幕?原油期货价格跌破地板,会不会带来全面金融危机?

利用全球经济“病毒紧缩”  给大屠杀找借口

截止4月20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突破248万例,累计死亡超过17万例,美国累计确诊病例突破79万例。

世卫组织警告,最糟糕的时刻即将到来。

这是经济的病毒周期。

目前拯救市场主要靠放水,2008年之后全球央行放水,吹胖了史上最大的债务汽球。

 

根据国际金融研究所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全球债务激增7.5万亿美元,创逾250万亿美元的新纪录。国际金融协会在2019年底预计,全球债务负担将在2019年超过255万亿美元,主要由美国等主要经济体推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0年以来全球经济“很可能”遭受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但是,目前债务没有形成危机,是货币贬值抵消了大量的债务。

2020年,预计全球经济将收缩3%,IMF主席乔治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表示,全球已有一半国家向IMF提出了援助请求。而在1月份,IMF曾经预测今年全球GDP将增长3.3%。

如果在以前,早已进入危机状态,这次没有,主要靠央行托底。

按照幽灵礼物的分析,从3月9日开始,美债市场出现严重的流动性问题,美联储快速出手救市。

救市是结果之一,是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大扩张,FED最新的资产负债表显示,目前已扩张至5.81万亿,较之去年增加了1.5万亿。

美联储快速降息和印钞,通过贬值策略穿透资产与负债两端,当货币贬值时,资产端价格上涨(比如油价和黄金),负债端债务收缩(实际违约账面不违约),快速修复资产负债表,在短期内避免主要债务崩溃。

但情况依然不妙,我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个别市场瞬间崩盘。

一夜抹去几十年增幅,不仅原油如此,就业也是如此。

4月16日,美国劳工部公布,在截至4月11日的当周,美国新增初请失业金约525万人,略高于接受道琼斯调查的经济学家所预计的500万人,低于前一周的660万人。

这意味着,美国过去四周的失业总人数超过2200万,抹去了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所有的就业增长。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高级经济学家Bob Schwartz表示,美国就业市场花费了数十年才达到当前的荣景,再度跌回深渊。

全球经济无限接近于萧条,但没有进入萧条。

国际贸易非常糟糕。

世贸组织分析,全球供应链的混乱和需求大幅减退产生消极影响,新冠疫情对世界经济的打击,很有可能超过世界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当时减少了13%。

有可能出现两种情况:
1、如果长期贸易锐减、复苏迟缓,全球贸易量将减少32%,这将是二战后最糟糕的结果。
2、如果贸易锐减、但2020年下半年开始复苏,国际贸易将减少13%。
后市对消费的意向好转不易,各国出现恐慌性储蓄,消费上不来,很难带动需求。

为了尽快摆脱病毒周期,各国紧锣密鼓,开始复工复产复业:

4月14日,特朗普在白宫例行简报会上表示,他相信部分州可以在4月底前取消严格的社交隔离措施,经济有望在5月1日前重启;
4月19日,德国结束封锁措施;
4月26日,西班牙结束紧急状态;
捷克4月底放宽部分封闭措施;
奥地利将在4月中旬后逐步放松目前实施的严厉防疫措施……

全球正在准备复工复产,中国提前了一步。

中国企业请做好充分的准备,系好现金安全带,开拓国内市场和周边市场,成为寒冬中的不死鸟。

要知道,国外的金融机构磨刀霍霍,正盯着我们这些傻大个呢。

百艘圆滚滚储油船漂浮在海面上

但库存不是负价格的理由

产能下降,储量上升,原油过剩。

3月末,高盛大宗商品主管Jeffrey Currie发布报告,社交隔离措施影响全球92%的GDP,最终造成的停产规模可能永久改变能源业的格局,石油受到的打击可能是经济活动所受打击的两倍多。

高盛警告,油价可能跌为负值,这是“我们人生中最大规模的经济冲击”。

3月末,美国银行预计,本月全球石油需求将减少将近1700万桶/日,消费量直到三季度之后才会温和复苏。

原油市场有好消息,4月12日,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OPEC+产油国达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减产协议。

但行市不好,该卖油的继续卖油,该倾销的继续倾销。

4月14日,沙特宣布了5月份的官方原油定价(OSP),低价向亚洲出售,保持欧洲价格不变,提高美国市场价格。

相比阿曼/迪拜平均价格,沙特阿美(Aramco)对亚洲的阿拉伯轻质原油5月份价格折让为7.3美元,比4月份下跌4.2美元,连续3个月降低官方原油定价(OSP)。

对美国的阿拉伯轻质原油OSP5月份价格调高0.75美元/桶,较4月份的阿格斯原油指数(ASCI)高出3美元/桶。

沙特都这么干了,其他产油国不甘落后。4月16日,媒体公布了一份文件,科威特5月发往亚洲地区的原油官方售价,每桶比DME阿曼原油和Platts迪拜原油均价贴水7.80美元,相比4月,每桶下滑了3.15美元。

科威特还下调了5月发往亚洲地区的科威特超轻原油官方售价是4.50美元,每桶比阿曼/迪拜原油报价贴水7.60美元。

行动胜过千言万语,原油国主动降价求售,说明原油趋势不好。

特朗普想力挽狂澜,在4月20号的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宣布提升美国石油战略储备(SPR),将利用当下国际油价暴跌的机会购入7500万桶原油。

这只是特朗普的一个表态,如果美国政府真的急,早就临停加熔断了。他的表态,不管是压是抬,都在操纵市场。

用油量下降,库存上升。据Wind数据,4月第二周,美国原油库存猛增1900万桶,创史上最大单周增幅。截止到4月20日,商业原油库存激增1925万桶,超过一周前创纪录的1518万桶。

炼油厂缩减炼油活动,4月第一周,美国炼油厂产能利用率为69%,是2008年9月以来最低水平。

飞机停飞了,汽车趴窝了,炼油厂的产能利用率下降了。4月15日,国际能源署(IEA)预测,4月石油需求料同比每天减少2900万桶,降到25年来的最低水平。OPEC+减少,太少也太迟!

市场总体严重的供大于求。

海面上停着肚子里装满油的圆滚滚的油轮。航运界消息人士称,油轮浮式储油量已经达到至少1.6亿桶,其中包括60艘超级油轮,是两周前的两倍。

4月初,已经有25至40艘超大型油轮被租赁用来储油,而在2月,仅有不到10艘超大型油轮被租赁储油。

世界上有770多艘超大型油轮,分析人士估计,未来几个月将部署多达100至200艘超级油轮用于浮式储油。

那么,是不是现在就没有储油设施了?不是。这次屠杀是有预谋的。

为什么石油巨鳄选择在美国”逼多“?

虽然供需不平衡,虽然全球原油在降价,但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到”倒牛奶“的地步。

为什么偏偏WTI的5月合约被逼多、崩盘了呢?

4月20号,是最后一天。WTI原油5月期货将在当地时间4月21日到期,北京时间4月22日凌晨2:30完成场内最后交易,凌晨5:00完成电子盘最后交易。

NYMEX纽约原油5月期货移仓换月,或者收现货,或者展期。

收现货,贸易商已经没有足够的空间储油,交易商如果不平掉5月的多头合约,意味着将收到石油现货。输油管道和库存满载,没有谁愿意接货。

这些理由,表面上看,都是理由,其实都不是真正的理由。

有一篇文章叫《给负油价狂欢交盆冷水》,里面还提到几个根本原因。

首先,给这次石油事件定个性,是个巨鳄闷杀多头的惨剧。

4月20号离5月交割只有一天,其实这一天已经没有可能进行大规模交易了。

因为交易双方需要提前办理交割资质,并且需要提前申报,从事期货并参与实际交割的石油公司,不是任何时候都能进行交割。

期货交易投资者绝大多数是金融投资,并不想真正交割,也不会持有到交割日,除非当天出现了大机会。

这一波操作被闷杀在里面的是肥羊,他们举着刀刃准备来吃肥肉,结果发现卖都卖不出去,只能垂首被割。

 

WTI05月合约有几个特点,比较适合于当绞首架。

交割地在美国俄克拉荷马的库欣(Cushing),这里是美国的主要石油储藏中心,绝大部分是在内陆的管道和储油罐中进行交割。

现在交通不畅,内陆地区交通不便,原油的运输和储存更为艰难,但是内陆输油管道并不是说关就能关的,一开一停的成本也更高,有很多有能力储油的生产商,为了使自己原油运输进出通畅,会保持日常的运输交易,有时候宁可价格低一点也必须消耗掉库存,于是他们会对库存做更多的对冲。

这就使得库欣的原油库存大幅增加,从2月底以来,库欣原油库存增加了48%,将近5,500万桶。

全球石油行业价格、新闻、分析和软件提供商Oil Price Information Service(OPIS)能源分析负责人Tom Kloza感叹,“如果你想要求石油交割,你最好有一个地方可以存放石油,或者有一条管道让石油有地方去,否则就真的完蛋了。”

布伦特的油大部分来自北海(或中东的船),海油不是没有库存问题,但至少可以让油先在海上飘着……

但库欣的库存真的满了吗?

中信期货研究报告说,如果以当前的速度累库,不考虑管道/铁路/水运等运输中的库存,美国的库欣库存将在四周后填满,四个月后填满商业库存,五个月填满战略储备库存。

有市场说法称,欧美原油近月空头逼仓,把储罐都租满了,导致多头没油罐,而且是内陆交割,管道送出去也没人要,因此没有多头愿意接货。

提前租油罐,早就布好了局。

这不是一次平常的交易,整个事件更像一次有预谋的屠杀。

4月21日,新浪期货问询业内人士,有几件非常妖的事,跟欧美原油期货相关:

1、 CME交易所主机先前并不支持负价格交易,上周临时重构了代码开始支持负价格交易;

2、 4月20日,ICE交易所将熔断机制关闭了,理由是近期市场波动率过大,先前的熔断百分比已不适用;

3、据传杀跌主力是algo,即程序化交易,它们以WTI 5月期货未平仓的10.9万手投机多头为猎杀目标,利用即将到期多头必须平仓、展期或交割(实际这些投机多头根本无法做到在库欣实物交割)的规则不断打压价格,成功屠杀。

原油波动这么剧烈,有能力进行对冲、有能力交割的期货公司和油企,早用远期期货来锁定价格了。

有能力在交易所交割的多头,都不打算接油,他们拼命挤压多头,空头只能大规模抛单出货,一下子击穿了地板价。再加上算法交易机械式的多头平仓,加剧了血腥程度。

美国“大脑们”不知道无法交割、无人接盘、程序交易踩踏吗?

在4月20日暴跌前的几个交易日,WTI05合约持仓量已经从40万手降到15万手,当天猎杀的是10万手左右的持仓。

真正亏损的人,是那些参与市场投机、没及时换月的多头投机人。

一切准备妥当,就等最后屠杀季的到来。

上一波惨剧没完,下一波惨剧即将发生。

北京时间4月21日下午5点11分,05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已经下跌了24.01%,成功击穿20的整数关口,来到地狱第一层19美元。

为什么美国不出手?

美国不会出手,反而乐观其成,因为,美国不会因此陷入金融危机,甚至有可能谁在逼多,收益多少,有关方面心里门清。

如果期货市场引发美国能源债券市场危机,美国政府、美联储铁定会出手。比如,任何债券出任何系统性问题,美联储都会兜底。

美国的垃圾债风险在累积,能源债正在成为垃圾债。

垃圾债市场也在创造历史。

4月14日,惠誉国际评级发布报告,美国的高收益债券违约率在4月晚些时候可能会超过4%,创下三年多的最高水平,高于3月31日的2.9%。

上个月,惠誉“最令人担忧债券”规模从357亿美元上升至441亿美元,涨幅23%,能源企业占到60%。“最令人担忧”与“二级担忧”债券总量占到了整个高收益债市场的15%。

上个月,高收益债市场规模增加了1.3万亿美元,创下历史纪录,超过了2016年2月最高的1.27万亿美元。

在BBB-的评级中,能源行业占到了28%,约1600亿美元,能源行业会出现更多的“堕落天使”。

惠誉把2020年的债券违约率预期从此前的3.5%上调到5%-6%,按照过去12个月的违约数据测算,今年能源行业的违约概率将达到9.9%。但现在经济糟糕,惠誉预期今年全年能源行业的违约率将达到17%,违约规模达到300亿美元,接近2017年一月创下的19.7%的历史记录。

如果不是美联储出手购买垃圾债,美国债券市场可能已经出现危机了。

现在,一些能源公司已经无法支付利息或者股息了,怎么办?有办法。

4月16日,美国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向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伟公司支付了2亿美元的季度股息,但不是现金,而是以股票形式发放,因为公司面临财务困境。

去年,西方石油以380亿美元收购了阿纳达科石油公司(Anadarko Petroleum),得到了伯克希尔的支持,伯克希尔购买了西方石油价值100亿美元的优先股。除了巴菲特之外,全球知名的先锋集团,黑石资本都投资了。

这笔融资代价昂贵,西方石油需要支付8%的股息,即每年8亿美元。

现在,西方石油的股价从42跌到了最低9块钱,4月20号是12.59美元。债券评级被下调为垃圾级,连股息都付不了,把巴菲特套牢成了股东。但人家拿股票,等着美联储放水、经济回暖。

我非常担心在国际市场博弈的中国公司,他们有在国际期货市场大笔输钱的前科。

2019年1月,中石化公告承认套保亏损。手下子公司联合石化2018年在做国际原油期货时,在10月初国际油价处于峰顶时做了看涨期货,结果国际油价在后面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罕见大跌40%。2018年,联合石化经营亏损约人民币46.5亿元。

现在的负油价,大多出现在个别地区的重油现货价格上,要知道,重油是我们主要进口的品种。

光大期货能化总监钟美燕说,这次负油价打破了商品实物定价的底线,是金融系统定价机制和博弈的结果。目前5月合约的持仓应该是具备实物交割能力的买家,但遭遇了严重的系统性风险。

博弈,多么委婉的说法,这是趁你病,要你命。

金融市场的博弈,非常血腥!我们在国际市场的手段,还是比较嫩。

​(文/叶檀☞ 财经女侠 | 毒舌善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