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疫苗周四人体试验,专家称4月8日是死亡高峰,疫情一线除了NHS还有他们在坚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导语
牛津大学的新冠疫苗本周四将开始进行人体试验,该大学的专家表示,4月8日是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疫情的死亡高峰。疫情中,除了NHS的医护人员,还有志愿者、司机、超市员工、护工……他们也冒着巨大的风险奋战在疫情一线。那么,他们每天的工作究竟是怎样的呢?

今日要点

  1. 今天的疫情发布会上,卫生大臣汉考克称,牛津大学的新冠疫苗本周四将开始进行人体试验,政府将拿出2000万英镑资助牛津大学团队加速这项试验。该团队曾表示如果一切顺利,有望在今年8月成功推出新冠病毒疫苗,并可能在9月左右实现疫苗量产至少一百万剂。
  2. 英国外交部常任副部长西蒙•麦克唐纳爵士(Sir Simon McDonald)今天表示,英国未参与欧盟集体呼吸机购置计划完全是一项政治决定,此前有报道称英国没有参与该计划是因为错过电子邮件。对此,汉考克予以否认,并表示英国参与了该计划。
  3. 牛津大学循证医学中心主任Carl Heneghan教授表示,4月8日,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新冠死亡人数日增达到顶峰,此后医院的死亡人数一直在下降,可证明死亡高峰已经过去。
  4. 今天,英国首相鲍里斯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话,以表达特朗普对他生病期间送来祝福的感谢,同时还会涉及G7在解决疫情最新进展。《卫报》认为这一迹象表明鲍里斯开始恢复首相的部分职责。据了解,他还将于本周晚些时候与女王进行电话会晤。
  5. 受全球疫情影响,石油价格跌至历史最低点,美国石油市场首次跌至负值,原因是北美石油生产商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储存空前的原油供应过剩。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淡化了油价下跌的影响,称这只是“短期的”。
  6.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已有超过247万例确诊病例,超过17万人在大流行中丧生,近四分之一(4.2万例)的死亡病例发生在美国。
  7. 周一,英国皇家空军(RAF)的三架飞机中的第一架终于启程前往土耳其,开始领取一批个人防护装备(PPE),其中包括40万件防护服。与此同时,14万件防护服已从缅甸运来,但NHS防护服的日使用量达到了15万件,因此对物资的需求仍然很大。
  8. 廉价快销品牌Primark欧洲的6.8万名员工在疫情封锁期间被迫休假。该公司透露,由于旗下所有门店还在停业,库存积压2.48亿英镑。
  9. 英国国家统计局(ONS)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4月10日截止的那周里,英格兰威尔士的有20%的新冠肺炎死亡案例发生在医院以外。此外,该周的非自然死亡(excess deaths)人数为8000,与往年同比增长1400,其中有20%的死因不与新冠病毒直接相关。
  10. 英国牙科协会(BDA)表示,英国牙医的个人防护用品正面临“严重短缺”。与此同时,英国皇家麻醉师学院(RCA)则表示,医生不应该在没有合适设备的情况下治疗病人。
  11. 英国下议院发言人敦促议员们呆在家中,采用线上工作的方式。
  12. 中国大陆今天取消2020年5月所有托福考试、雅思考试、GRE考试、GMAT考试,考试费将全额退还至考生个人报名账户。
除了NHS的医护人员,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也冒着巨大的风险奋战在疫情一线,他们是志愿者、司机、超市员工、护工……此前有报道称,伦敦有15名公交司机和6名其他运输工人死于新冠病毒。不过,据《泰晤士报》21日报道,英国政府扩大了对私营部门疫情一线工作人员的检查范围。
据了解,超市员工,火车和公交车的工作人员都将接受检查,70家社会保障机构的工作人员将收到家庭检测包(home-test kits),这无疑是个令人安心的消息。那么,他们每天的工作究竟是怎样的呢?他们是如何看待疫情的呢?
儿童热线督导
铁打的热线,流水的志愿者
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忙,忙着在电话里安抚人们的情绪。现在英国全境封锁,朋友之间不能面对面交谈,而家庭成员不得不天天呆在一起,朋友间的矛盾、家庭内部分歧都因为疫情升级了。作为主管除了咨询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管理志愿者、培训人员、面试新志愿者等等。现在我轮班工作,但经常连轴转,确保核心服务仍在运行。我们不能在家工作,因为热线设备不能被搬到家中。
我们的志愿者很棒,通常他们每周轮班1次(4小时),有些人甚至每周轮班3次。铁打的热线,流水的志愿者,如果我们不坚持招募和培训,志愿者团队将面临短缺。
公交车司机
鲍里斯出院后,路上的车子又多了起来
疫情之前,我们和乘客之间只有一扇透明的矮门,但现在一张密不透风的塑料帘子把我们隔开。有乘客开玩笑说,我看起来就像一块裹着保鲜膜的蛋糕。
问题是塑料帘子的长度一样,但公交车的层高却不一样,有的帘子和车舱地面之间还有缝隙, 一旦在开车的过程中开窗,帘子很有可能被吹起,这很不安全。但麻烦的是,我习惯开车时开窗,因为这样能够尽量保持最大的空气流量,我就不会吸入乘客呼出的空气。我们乘客中有很多老人,他们没有电脑,更不懂网购,所以他们不得不坐公交车去超市买东西。有的老人条件不好,家里没有大冰箱来囤货,所以他们必须跑得更勤一点。

当鲍里斯被送进ICU那段日子,马路上一下子冷清了不少,我想他们都开始严肃对待这件事了。可是好景不长,鲍里斯出院后,路上的车子又多了起来。
护理院经理 
拖把分开用,避免了交叉感染
我们的老人们情况都挺好的,昨天我们举行了一场大型户外音乐会,所有座位之间、演职人员之间都间隔2米的安全距离。我们还在Facebook上同步直播给老人们的家属看。
我家周围有人感染新冠后去世,所以我上周彻底搬进了养老院,这样降低了我把病毒带进护理院的风险。同时,所有员工的轮班时间从7小时改为12小时,这样能限制员工进出护理院的次数。此外,我们每天都提早下班,避开人流。
我知道附近另一家护理院有15名工作人员感染,2人死亡,但幸运的是,我们这里没有出现。我想这和我们护理院的清洁系统有关。开业以前,我们花了2500镑购买了一个地面清洁系统,每个区域的拖把从不交叉使用,避免了交叉感染的风险。
超市收银员
酒都卖空了,逛超市是休闲时刻
我所在的超市大部分员工都放假了。复活节前店里很忙,我们的工作量很大。尽管如此,我们还剩了好几百个巧克力蛋(复活节食品)。我们一直促销,甚至免费送给NHS医护人员,但是我们还剩了很多,因为庆祝复活节的人很少。
超市里只允许同时出现40个员工,可如果算上5个收银员,6个仓库员工还是蛮“拥挤”的。自从疫情爆发,虐待员工的事情似乎增加了很多,但也许是因为仓库里的人变少了,我就更容易注意到这种情况吧。货架上的酒已经卖空了,因为人们不出去,酒吧也不开门,所以每个人都在家里喝酒,据我所知,喝了很多。
超市的停车场又满了,所以小松鼠、鸽子都不见了。我宁愿人们买完快走,但他们没有事情可做,超市还在营业,所以逛超市是为数不多的休闲时刻。
前来购物的顾客很谨慎。有一位女士用滴露把她的包包和买的所有东西喷了个遍,消毒液也溅了我一身。超市里还不乏一些顾客戴口罩,置身其中仿佛置身于反乌托邦电影场景中。
送货司机
弱势群体抢不到送货服务,我没有口罩
我依旧很忙。我们收到了许多来自弱势群体和老人的投诉,他们都说三个星期之内他们没办法在网上超市预定送货时间。可是如果没有人帮他们购物,他们就会出去购物。
虽然囤货现象已经有所好转,但仍然有大量的商品短缺,所以我们不得不换上替代品。现在网购的人还很多,所以当你一大早走进超市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货架上是空的。当然,去超市买东西的人也有很多,但很多人仍然肩并肩地推着手推车。在我这边没有社交距离,他们试图阻止人们亲密接触,但还是没有效果。我没有买到手套或口罩,只有洗手液。但每辆货车都有两个司机轮流开,我不想把方向盘弄得全是洗手液,宁愿戴口罩。
邮递员
人们不停地说谢谢
在我们的仓库,分拣和准备投递的货架被隔得很开,以保证工人工作时能保持社交距离。之前,我的同事中很多人都请假了,还有两例确诊病例,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接触史是怎样的。
尽管如此,投递的过程还是很愉快的,因为可以听到人们不停地说谢谢,让公众认可我们服务的努力是我前进的动力。作为邮差,工作之余还能有意外收获,比如与邻居们分享一块蛋糕,或者和孩子们一起在街上玩跳房子游戏。我希望疫情结束后,我们能记住这些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时刻。
墓地工人
上班,回家,日复一日,永无止境
疫情发生以来忙多了,我也累坏了。我们每天埋葬五到六个人,大部分是因新冠肺炎去世的人,中间还要不停地挖坑,没有休息。我们还有口罩,但防护服的供应减少了,这个星期就会用完。工作中服务的细节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必须要求参加葬礼的人离我们远远的。
我知道这么做很难,这关乎死者家属的尊严和关怀,但我需要保护自己和同事。人们说我很幸运至少能出门工作,我能理解长期呆在家中很疯狂,但他们不知道工作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人们不保持社交疏远,我就会生气,我知道这样很不好。我已经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几了——上班(大部分时间都盯着一个小黑洞),回家,日复一日,永无止境。
图文来源:The Guardian/The Times
​(英中的Sherry)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