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发行「新冠债券」与否并非一个经济问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欧盟发行「新冠债券」(Corona Bonds)提案4月23日,再次由欧洲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向欧洲各国领导人提出。很可惜,「新冠债券」再次胎死腹中。目前更多信息不详,但德国准备「大幅增加」对于欧洲联盟预算的分摊助欧洲因应疫情。

此前德国财长就曾表达过类似方案,核心的主张是:利用欧元危机时设立的救助机制——欧洲稳定机制(ESM),向有需要的成员国提供相当于其经济总产值2%的低息贷款。ESM资金池大概率不够,而德国提出可将ESM规模再扩大一倍,并准备为此注资。

在今年年初疫情之前,欧盟就2021年至2027年财政预算寻求共识,围绕未来7年大约1万亿欧元预算就曾吵得不可开交,如今所需要的救助计划将是数万亿欧元级别。增加联盟预算,规模是否能足以力挽狂澜?更何况欧盟诸多国家也是心有力而力不足。

冯德莱恩4月16日在Twitter发文,将欧盟预算比作复苏欧盟经济的「母舰」。 (AP)

冯德莱恩4月16日在Twitter发文,将欧盟预算比作复苏欧盟经济的「母舰」。(AP)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恐怕也是当下短时间内最具现实可行性的方案。既不需要突破更多法律限制,也可以避开债务共担红线,以满足成员国应对疫情的资金需求。

说回「新冠债券」,顾名思义,就是欧洲内部为了应对新冠疫情而发放的共同债劵。其目的是能够使欧元区经济薄弱的国家,能够在市场享受低利率融资,由欧元区共同借贷,再分配给欧元区成员国。「新冠债券」之所以成为一个问题,在于它触及到「欧元区成员国是否共担债务」的这条红线。

但要问的是,「新冠债券」是一个单纯分钱给各成员国政府的做法吗?诸如德国、荷兰等国确实存在担心,譬如「如果共同承担债务,德国铁定是最大的埋单者」。人们也担心,一旦债券推出,很可能最终会演变成某种永久性机制,从而带来长期风险,不利于稳定。

不过,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欧盟发行「新冠债券」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问题?它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欧元区共同借贷,如何分配给政府」的问题。换言之,这甚至都不是一个经济问题。

这次的情况,不同于欧盟2012年拒绝欧元债券。欧元危机,可以说是一场「人祸」,起源于国家信用,即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出现问题,受冲击国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过错,因此当时避免了用一种可能蕴藏道德风险的方法,去救助一场因道德风险而起的危机。

各界普遍认为德国反对共同担债。 然而《华盛顿邮报》4月民调结果显示,如果考虑到意大利可能脱欧的前景,大部分德国受访者并不反对「新冠债券」。 (《华邮》网站截图)

各界普遍认为德国反对共同担债。然而《华盛顿邮报》4月民调结果显示,如果考虑到意大利可能脱欧的前景,大部分德国受访者并不反对「新冠债券」。(《华邮》网站截图)

在那个阶段的判断是:债务责任不可失控。同时也是为了保持欧元区的稳定。所以,欧盟不能为成员国不负责任的财政决策承担责任。

但望向当下,欧盟正在面临新冠疫情的考验,如今支持「新冠债券」与否,既是一条经济和法律的红线,更应该是一个政治考量。也即欧盟是否要继续一体化?

拒绝债务共担,这原本是出于保持欧盟稳定的考虑,但如果因为「欧盟面临天灾时未能采取行动」而反而威胁到欧元区的稳定,那么,拒绝债务共担也就恰恰迷失了其根本目的。

其实这笔账不难算。以站在反对最前沿的德国来说,德国经济救助计划总额高达7,500亿欧元。而对应的是,欧盟受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的意大利,由于其在疫情前公共负债总额就已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130%,所以根本没有能力给出更大规模救助计划,意大利的救助计划只有德国的三分之一。德国担心的就是,如果发行欧盟共同债务,债务责任失控,从而令欧盟稳定性受到负面影响。但反过来要问的是,如果意大利疫情得不到控制,或者是因为疫情造成经济出现更大危机,是否反过来影响到欧盟?孰轻孰重?

想看世界各地民众在疫情持续期间日常生活情

3月18日,欧洲中央银行宣布了总规模达7,500亿欧元的「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购买欧元区符合条件的私人和公共领域资产,为市场注入流动性。3月23日,欧盟委员会首次启动《欧盟稳定公约》中的「一般性例外条款」,取消了对欧元区成员国新增和存量公共债务的上限约束。但债务松绑之后,不同成员国因巨大的贫富落差而出现戏剧性的政策差异。而后在3月27日欧洲理事会的视频会议上,各成员国就是否启动「欧洲稳定机制」(ESM)基金里的4,000亿欧元救市储备金,争执不下。

欧元区成员国发展不均衡这个深层问题从来没有得到解决,为应对欧债危机出台的欧洲稳定机制、欧洲稳定公约等措施,也只是治标而不治本。这些年来,这个问题时不时就会跳上台面,久而久之,欧盟也俨然分化成两大阵营。这次「新冠债券」显然将此分化再次放大。包括法国在内的南部9个国家一律表示支持,而反对的国家除了德国、荷兰之外,还有芬兰与奥地利。

众所周知,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不对称机制,是欧元区的根本性缺陷,要治欧元区发展不均衡的「本」,就必须在财政协调上有所突破,而事实上,所谓危中有机,「新冠债券」其实大可以是欧元区朝向共同财政迈出的重要一步。

发行「新冠债券」,以共同债务的形式来共担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可以成为欧洲团结一致、共度时艰的最直接表态。最重要的政治符号是,近年来,围绕「脱欧」的说法纷纷扰扰,如此欧盟能否作为一个整体走出这场危机,并变得更加强大,是关键。这是借助「新冠债券」建设欧盟共同财政的路径与意义。

(新闻来源:香港01 吴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