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惨的一代人:先遭贫困,又遇病毒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没有谁的命,比别人的命更要紧、更值得抢救。

这是我们的城市,但我们却像狗屎一样被对待!

愤怒地说出上面这句话的,是美国纽约的一位黑人老年女子。新型肺炎夺走她的丈夫,急救人员发现无力回天后,直接撤走,一直没有人来收尸。

她愤怒地向媒体控诉(纽约各大殡仪馆已经被挤爆):

你们究竟还要让我和尸体住几天?

媒体报道,去世的这名男子,今年62岁,是一名拖车司机。他先前已经出现“感冒症状”,后来还发烧。但医生却告知,不要去医院,待在家里。

最终,等来的是死亡。

1. 婴儿潮一代,美国最惨的一代人?

这名男子,其实有另外一个身份:婴儿潮一代。

我先前有文章分析这群人:1945年二战结束,1946年美国共有340万个婴儿出生,1946—1964年间,美国出生婴儿7590多万,约占1964年总人口的40%。

人们把这批人,被叫作“婴儿潮一代”。

上面这名男子出生于1958年,是名副其实的婴儿潮一代。

在先前的文章里,我说这7000多万人堪称美国的国家英雄。

他们是美国繁荣到巅峰时代的建设者,并拖垮苏联,一举奠定美国世界头号强国地位。还把美国的思想、文化传播到全世界,增强着美国的软实力。

但这群人在退休后却得不到充分保障,晚年破产非常普遍。

很多人只能打零工维持生活,还有人选择吸食大麻麻痹自己。

婴儿潮一代背负了更多的债务

但现在看来他们很不幸,是因为又遭受到了第二次打击: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新冠病毒。

《纽约时报》曾报道,美国新泽西州的一个小镇,警方在当地最大的养老院停尸房里发现17具尸体,原本这个停尸房只能容纳4具尸体。

这17人只是养老院70名死者中的一部分,其中,只有26人在死前得到确诊,其他人连确诊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是个例。

美国超2500家养老护理院爆发疫情,超2.1万名住户和工作人员感染新冠肺炎,至少造成7000人死亡。

目前这些养老院仍然面临人员短缺、装备缺乏、病人日益增多的局面。

2. 老年人,正在被抛弃

病毒像屠夫一样,正在收割着老年人的生命!

他们可能得不到及时的治疗,甚至在死后,也不能得到最后的体面。

但更可怕的是,很多地方在有意地抛弃老年人。

意大利莱索托市,一家养老院因为疫情爆发,87位老人中就有80人确诊感染,其中有9人已经死亡。

更雪上加霜的是,护理人员集体逃离。老人被遗弃,2天里没有东西吃,没水喝……

在对病逝老人进行尸检后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死于新冠肺炎,有人是被活活饿死的。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加拿大蒙特利尔郊区的一家私人养老院。

看护担心疫情爆发,提前集体逃亡,只剩2名职员,照顾130名老人。

当地卫生部门调查发现,很多老人脱水,好几天都没有进食,只能虚弱地躺在床上,不少人身上还沾满粪便。

最终,导致31人死亡。

在英国,率先提出群体免疫的首相约翰逊自己能从ICU出院,但对于英国一些老年人来说,却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在霍夫、东苏科塞斯以及南威尔士等地区,一些住在护理中心的老年人收到了医生邮寄来的特殊“礼物”,一份关于放弃急救(Do Not Attempt Resuscitation),简称DNAR的同意书。

签完DNAR同意书,意味着这些老人,在最危急的时刻不会占用社会资源,家属不会叫救护车,医生不会进行心肺复苏和电击救治。

有老人直言:感到自己的命一文不值。这就像给下了一条死刑执行令,但还没做好准备给自己挖坟。

哪怕是在救死扶伤的医院,放弃老人的事情也在发生。

有西班牙的医生在社交媒体上说了马德里医院中的情况:65岁的老年人被迫摘下呼吸机,因为这些呼吸机要拿去给更年轻的人。

虽然当地政府出面辟谣,但实际操作中,年轻人优先使用医疗资源的情况确实存在。

3. 这是现实的明智之举?

正像上面提到的同意书在最后辩解的:

我们没有抛弃你,但我们也得现实点。

老年人被放弃,真的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吗?

看起来似乎有几分道理。

因为,老年人普遍年事已高,体弱多病,免疫系统和肺部本身抵御病毒的能力就差。再加上,年龄越大,患有基础病的概率就越大。

所以,不少时候即使不是病毒直接导致死亡,却会因为免疫系统失衡,引发其他病情恶化而死。

有研究就发现,年龄的确是影响新型肺炎致死率的重要因素,其中,80岁及以上的老人感染病毒,死亡概率约为14.8%,是50多岁的10多倍。

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欧洲新型肺炎死者中,超过60岁的老年人占比95%以上。

而同时,抢救老年人(往往因为病情更加复杂、体质更弱),需要占用更多的医疗资源(时间更长)。

比如像意大利,累计确诊人数将近19万,每天还有大量新增确诊病例,而意大利重症监护病床只有5000多张。

抢救一名老人也许要治疗10天,而治疗一名年轻人可能只要5天。

抢救后者,看上去的确能救更多人。

所以,意大利都灵危机管理部门发布的一份文件显示,如果病人的年龄超过80岁,在病床等医疗资源紧张或者老人身体状况不佳时,他们将无法得到重症监护。

其实就是,等死!

一份刊登满讣告的报纸,其中大部分是老年人

在西班牙,重症医学和冠状动脉学会发布一份伦理指南,建议在决定病人能不能进入重症监护病房时,应该考虑其预期寿命。

这也就是说,应该让预期寿命最长的病人优先使用,虽然未白纸黑字地规定具体年龄,但傻子也知道,一个老年人和青年人相比,谁的预期寿命会更长。

4. 更有人,预谋抛弃老年人

医疗资源有限,可以理解,但这并不是在疫情凶险时刻放弃老人的充分理由。

还有一个方面,这些只是西方社会一些人积压已久的年龄歧视。

在英国,电视台主持人在提问卫生部次长海伦·沃特利是否有大量老人死在养老院时。

这位女次长却在不经意间,露出了笑容。

在美国,年轻人把新冠病毒称为“老人消灭者”(Boomer Remover),在社交媒体上,一度成为热门标签。

Boomer原意不是老人,指的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婴儿潮一代。现在,年龄正好在56—74岁之间,恰好就是现在年轻人乐于牺牲掉的一群人。

为何西方年轻人对于老年人的意见这么大?

有人分析,在美国,11%的老年人口,占去国家财政预算的25%。

所以,年轻人抱怨老年人如今占了他们的便宜,他们还认为老年人退休之后,就变成了整个社会的负担。

但实际上,老年人在过去也做过贡献。

在乌克兰,前卫生部部长在采访中公然将65岁以上的老年人比作“尸体”,“我们应该算一算,要把多少钱用在活人身上,而不是在那些尸体上。”

可笑的是,他今年已经64岁,距离成为他话语里的“尸体”仅剩1年。

美国德州州长帕特里克甚至号召老年人:如果有人问我作为一个老年公民,你愿意用你的生命作代价,换取为你的子孙后代留住希望。如果这就是交换,那我愿意。

5. 每个人都会变老,每个人都有权利活下去

的确,最大化大多数人的利益,符合欧美功利主义的伦理。

但我们人类进化数千年,文明发展到今天,每个个体都应该给予同样的关怀,没有谁的快乐,比其他人的快乐更重要。

同样,也没有谁的命,比别人的命更要紧、更值得抢救。

在社交媒体上,一个日本网友上传了一幅漫画:病毒“带走”了老年人,年轻人减轻了负担,欢欣鼓舞。

漫画得到了几万次点赞和转发。

但随后,有网友同样以漫画进行了回复。

每个人都会变老。

如果今天抛弃老人,终有一天,自己也会被抛弃。

中国古话说: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显然,这要比西方政治家的功利算计,来得要更文明、更人道。

 

(来源:正解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