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中歧视亚裔事件飙升 为何这次华人挺特鲁多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当全世界都在为生存而战时,有一群身处疫情风暴中心的美国华人,以及比邻的加拿大华人,不仅要与病毒进行抗争,还要为自己的安全担心,也同样忧虑走在街头会迎来异样的目光。

当下,在美国因疫情引发的一股歧视亚裔的种族主义浪潮,正愈演愈烈。纽约市2月以来涉及亚裔歧视的投诉超过105宗,去年同期这个数字只有5宗。

3月12日,美国亚裔在波士顿抗议因新冠病毒而对华裔/亚裔的种族歧视增加。(AP Photo/Steven Senne)

加拿大虽然没那么严重,但歧视亚裔的事件还是比往年明显增多。加广中文报道,2月以来,加拿大媒体报道了一些城市出现由于肺炎疫情而歧视华人的事件。在4月上旬,蒙特利尔地铁上发生一宗针对亚裔的袭击事件。一名来自香港的男子遭到两人暴力殴打,耳朵以及头部流血。这位男子报警并且验伤,表示会进一步追究打人者的责任。

疫情中,在海外的华裔,乃至亚裔,遭受歧视的事件时有所闻。比如,在学校里,亚裔孩子被嘲讽羞辱为“病毒”;在公共汽车上,可能因为你的亚裔面孔而遭到白眼。

多年来参与华裔社区反种族歧视、关注社区健康议题的吴婷婷(Amy Go)女士表示,面对不公对待,大家(华人们)需要站出来,对歧视、仇视行为发声,要相互帮助 ;但同时,华裔中也有人对其他族裔,比如对穆斯林,对穷人,对性取向不同的人,对深肤色的人,带着歧视的态度。非常不幸,加拿大华裔中也有这类人,他们无法容忍很多与自己不同的人,这也应该反思。

早在今年2月,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就明确喊话:加拿大人不能因肺炎疫情歧视华人。当时,特鲁多周末在出席多伦多郊区Scarborough一个华裔庆祝中国新年宴会讲话时警告说,加拿大不是一个容忍谣言和恐惧驱动种族歧视的国家。

Tijana Martin/The Canadian Press

之前很多华人不屑或大力批评的特鲁多庇护难民和为少数族裔站台的“白左”做法,如今看来却难能可贵。因为在亚裔歧视飙升的当下,作为北美的少数族裔,华人当下无比需要“政治正确”,需要最基本的尊重与包容。

一、疫情下的种族歧视,连球星林书豪也未能幸免

就在近日,著名华裔篮球明星林书豪宣布为助力美国抗疫捐赠100万美元的后,在ThePlayersTribune网站发表了一篇长文,讲述了过去几个月,自己从中国回到美国后,所目睹的美国亚裔群体因种族歧视所遭遇的种种。

“过去一段时间,我们见证了人性中最好和最坏的一面。美国的亚裔群体正在经历着辱骂,骚扰和暴力。我自己的亲人朋友,真的因此害怕到不敢出家门一步。”这是林书豪在那篇长文中所写下的字句。

2020年对于林书豪而言有些特殊,因为他先后经历了两场暴风雨,而且两次都身处新冠病毒爆发的中心。他坦言,在中国经历疫情和回到美国后所经历的一切,给他的感受可谓天差地别。

当CBA因为疫情不得不停赛,林书豪满心欢喜的以为可以回到美国和家人团聚,酣畅淋漓地吃一顿想念已久的In-N-Out 汉堡时,美国疫情突然急转直下。

之后,他亲眼见证加州被“封城”,纽约确诊人数突飞猛涨,往日熙熙攘攘的纽约时代广场突然变得冷冷清清。但同时他也看到了疫情阴影笼罩下的亚裔美国人,在自己的国家正遭到唾弃、莫名辱骂甚至人身攻击。

一个男人袭击了一家人包括两个幼小的孩子,只因为他们是亚洲人。在“Stop AAPI Hate”这个组织开创之后的两周,就有超过1100例针对亚洲人的被歧视案例发生。这些就像灾难电影一样,真实地发生在眼前。

林书豪说:“几乎我认识的每个亚裔美国人,朋友圈里都有一个在这段时间内成为攻击目标的人。就连对我来说一些很重要的人,我的亲人朋友,也因此害怕到不敢出家门一步。”

这让他想起太多次的被叫“chink (中国佬)”、“orch dork (乐团书呆子)”或者“chicken lo mein (鸡肉捞面)”,被人喊过“滚回你老家去”。就算是在“林疯狂”的巅峰时期,也免不了总要忍受着这些针对亚洲人的冷嘲热讽。

于是,疫情期间这位著名的篮球明星变得和其他美籍亚裔一样一样,因为病毒和疫情感到害怕、焦虑,因为种族歧视,面临额外的恐惧。(编者注:林书豪在美期间曾因出现喉咙酸痛等不适症状,担心被感染而去过急诊室,后经医生诊断为普通感冒。)

二、投诉激增,迫使纽约成立反亚裔歧视部门

林书豪所描述的情形,只是疫情期间美国亚裔日常生活中遭遇种族歧视的冰山一角。还有很多早已在这座城市扎根,开着餐厅、经营着公司的亚裔群体,正因为种族歧视遭受着精神和经济上的双重打击。

纽约米其林星级餐厅Jeju Noodle Bar的老板金(Kim),最近在Instagram上收到了某人的照片,该人称自己是老顾客。 消息中写道:“嘿,我在附近。” “对不起,我看到了这幅可怕的涂鸦。”

当他第一次看到这条消息时,还以为是一个骗局。但 Kim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点开了消息附件里的照片。照片显示,在他心爱的餐厅正门窗户上写着:“别吃了,狗们!”

作为纽约市米其林星级最实惠的餐馆之一,遭到破坏, Kim并不感到惊讶。事实上,在他决定暂时关闭济州面条吧几周后,种族歧视涂鸦就出现了。因为他的主厨和员工们都害怕地不敢来上班了。

Kim的主厨告诉他,现在即使坐地铁也不再安全。因为在地铁或公交上,总有人不时地用一种怪异的表情看着她, 甚至不想坐她的旁边。包括 Kim一位开餐馆的朋友也告诉他,自己的儿子在豪华高层公寓大楼电梯内遭到三名男子的袭击。

这种“近距离的伤害”让 Kim意识到,为了员工的安全,眼下还是关门大吉为妙。

然而比 Kim情况更加糟糕的,还有在西雅图经营着一家中餐馆Jade Garden的老板陈家祥(Eric Chan)。

一个月前的凌晨,Chan突然发现有人故意砸了餐厅的窗户。当时他伤心透了,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一家人每天14个小时马不停蹄地工作,忙的时候顶多只能休息半个小时,却仍然受到当地人如此不公平的对待?”

更糟糕的是,因为疫情Jade Garden的业务量本下降了80%,没有收入来源,这个家庭现在连修理窗户所需的1,500美元都已经负担不起了。“即使修复了,也还是会再次被破坏。” Chan说,“我别无选择,只能把他们用木板挡住。”

实际上,在美国疫情尚未发酵至如今严重程度之前,亚裔歧视的苗头就已显现。据住在纽约市现年41岁的企业家埃迪·宋(Eddie Song)回忆,3月7日他和妻子去Costco购物时,就在他们要拿购物车的时候,一个陌生男子突然跳出来大骂:“是亚洲人造成了COVID-19,你不配拥有购物车!”

那个男人甚至威胁song说:“如果你不给我,我就扇你耳光。”尽管在Song反驳之后,那人也没有再纠缠,但一周之后,当song站在曼哈顿的办公楼的电梯里时,类似的情况又发生了。有一位陌生说,不希望和他同乘一部电梯。

“这些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情况越来越危险。”为了避免更坏的情况发生,Song现在外出时经常佩戴GoPro摄像机,以此来随时记录可能发生的危险事件,也可为投诉提供有效的证据。

最近,Song已经不得不通过在街上穿着令人生畏的服装,使自己免遭因COVID-19带来的骚扰。

自美国新冠病毒爆发以来,随着疫情状况的不断恶化,死亡人数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将其归咎于无辜的亚裔们,面对各种不怀好意的审视,不少美籍亚裔开始陷入焦虑和恐慌,由仇外暴力袭击的引起的反亚裔歧视投诉,也因此持续激增。

据该委员会发言人艾丽西亚·麦考利(Alicia McCauley)介绍,自今年2月份以来,截止4月16日,委员会共收到纽约市248例关于歧视的投诉。其中有105项反亚洲歧视投诉,且大多数是在3月和4月提出的,而去年同期类似的投诉则只有5宗。

此外,据非营利组织Crisis Text Line(是一种通过短信提供免费心理健康咨询的非营利组织),统计,在今年1月的第一周到3月的最后一周之间,来自亚洲人的短信增加了39%。在此期间,求助量最多的时候发生在争议病毒起源的那一周。

正是迫于疫情爆发以来不断激增的投诉压力,纽约市政府终于意识到亚裔歧视为美国社会安定带来不利影响,4月20日,纽约市人权委员会宣布将建立一个专门处理亚裔歧视类问题的部门。

三、面对歧视,反亚裔联盟正在崛起

然而反亚裔歧视只靠政府的力量,显然远远不够。

面对新冠疫情下的亚裔歧视,有不少亚裔美国人社区已经开始私下结成联盟,试图在这个异常艰难的时期中抱团取暖。美国旧金山,就有30名志愿者组建了一支名为SF Peace Collective的反亚裔歧视社区联盟。

SF Peace Collective组织成员在街上

据创始人马克斯·梁(Max Leung)透露,组织的成员会定期通过步行或乘车的方式在街道上巡逻,以保障唐人街亚裔的安全。即便餐馆老板在晚上关了门之后,他们也会时刻保持警惕。

Leung说:“在旧金山针对亚裔社区的袭击和暴力,在历史上由来已久。我们一直希望这种情况能够有所改善,但是现实是变得越来越糟了。既然警察和政客们无法阻止它,那总得有人需要有所作为。”

除了日常的巡逻,社区成员们也会通过互相发送诗歌,绘画等形式,从精神上相互鼓励。事实上,通过这样的方式也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了短暂的安宁。至少心理上不再像之前那么害怕和焦虑了。

当然,像SF Peace Collective这样小规模的自发联盟,只是亚裔们在美国反亚裔歧视斗争中的一个缩影,前不久美国反诽谤联盟也曾联手258家非营利及公益组织,向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及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递交联名信,敦促立法机关采取有效举措应对这波歧视亚裔美国人浪潮。亚太裔律师协会也呼吁各界规范新冠病毒的叫法,并鼓励遭受歧视行为的受害者大胆维权。此外,一些亚裔团体已自发建立了“停止仇恨亚裔”的网站,收集相关事例。数据显示,网站3月19日创办后的两周内就收到了超过1100例对仇恨行为的报告。

不过在这场没有硝烟的反歧视斗争中,也有另一群华裔美国人在用一种特别的方式为反亚裔歧视而努力。就像为美国抗疫慷慨捐赠100万美元的林书豪所说额:“没人知道这场危机将带来多大的破坏性,但是在此过程中,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很多的机会去选择成为别人的光。”

就是这么一群人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用实际行动来帮助那些与自己同呼吸共命运的美国人,利用他们与中国深厚联系和社交网络来从海外获得医疗用品,支援在美国抗疫一线战斗的工作者。

据来自美国华人联合护理联盟的成员卡西·王介绍,截止目前他们已经筹集了500多万美元的资金,用于为美国一线医务人员购买个人防护装备。她说:“尽管我们看到了反亚裔的偏见,但我们也是美国人”。

对于华裔美国人的慷慨帮助,CBSNewYork在4月17日的一篇报道中,曾如此评价:“如果前线工人正在与COVID-19战斗,那么华裔美国人一直在帮助提供赢得战争所需的武器。从医院到警察局,从救援队到市政厅,您都可以找到他们捐赠的口罩。”

虽然在历史的长河中,亚裔歧视从来都是一个未解的难题,但幸运的是,已经有人看到美国华人和加拿大华人们为所在国家发展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并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们。

在Chan的中餐厅因故意破坏而不得不钉上木板后,当地艺术家用明亮美丽的壁画覆盖了木头。

文 |Faye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