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珍航空倒闭危机,英国超豪求政府支援被喷厚颜无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继在英国营运了22年的维珍火车去年底停运后,英国航空巨头维珍航空也面临倒闭危机。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维珍澳洲航空 (Virgin Australia)身陷50亿澳元债务,宣布破产。
  英国第二大航空公司、维珍航空( Virgin Atlantic)也面临倒闭危机。近日,英国第七大富豪、维珍集团(Virgin Group)董事长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拿出加勒比私人小岛作抵押,请求英国政府支援以免维珍航空倒闭,被集体喷厚颜无耻。此前,英国政府已经拒绝了其5亿英镑援助的要求。
  亿万富豪押岛求贷的故事没有感动众人,批评接踵而至。按照彭博社亿万富翁指数的算法,理查德·布兰森身家预计为58.6亿美元(折合约47亿英镑),位列英国第七富。“理查德·布兰森的求援计划证明,没有人更厚颜无耻了。”专栏作者在《卫报》的时评文章指出,“在遥远的离岸盯着公共资金,所谓的英国最受喜爱商人可真是国际超级精英里的一份子”。
  前影子内政大臣Diane Abbott表示:“布兰森在这个国家已经14年没有缴税了。他绝对不应得到纳税人的救助、贷款或其他支援方式。”英国工党议员,同时也是英国第二名确诊新冠肺炎的政治家奥斯本(Kate Osborne)称维珍航空的要求是“绝对的耻辱”。不少人批评理查德·布兰森身为亿万富翁,不用自己的财产救自己的企业,却想着靠纳税人的钱渡过难关。
  英国网友的评论呈现出一边倒态势。一名卫报网友称:“所以,身家接近50亿的理查德·布兰森,住在可以避税的私人岛屿上,却不想用自己的财富补贴自己的企业,却想着拿英国纳税人的5亿英镑救他的公司?如果这都不算谋私,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才是。”“这种人厚颜无耻的嘴脸真的没得比”
  “他是亿万富翁啊,他怎么敢这样?”
  “卖房不就好了”
  “停止用你客户的钱盘活你的生意,行程都取消了快把钱退回来!34天了还不退款!”
  据FT, 维珍航空是英国首个大张旗鼓寻求政府资金援助的航空公司。四月初,维珍航空已经向政府递交过5亿英镑的商业求援计划,但被财政部拒了。英国财政大臣Rishi Sunak今年三月已经言明,不会给航空业特殊待遇。他表示,航空业在寻求国家援助前,应该先向股东集资并考虑其它可行方案。FT最新文章指出,一名政府顾问认为,在这样的疫情危机时,太多人失业,政府不大可能想要在此时被人看着他们为一名亿万富翁作保。
  维珍难,难在缺钱
  3月16日,维珍航空的员工被要求接受8周无薪假期。
  维珍航空在一份声明中称此举是为了避免裁员,公司预计每日航班量将锐减80%,至3月26日约有75%班机停飞,至4月约有85%班机停飞,这些“重大措施”是为了“保有现金,控制成本,保障未来”。
  保守党议员Richard Fuller认真算了这笔帐并告诉英国议会,布兰森要支付员工薪资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一件事:维珍航空所有员工休假8周将损失640万英镑收入。若以2%利率计算,布兰森的仅38亿英镑的资产在8周内能获得990万英镑利息。““所以我说,布兰森爵士,您就放弃几周的资产利息,自掏腰包给员工的无薪假买单。”3月22日,理查德·布兰森承诺自掏腰包,向维珍集团注资2.5亿英镑,在未来数月助保员工岗位,目前维珍集团员工超7万人,但尚不知道,有多少钱分配给集团旗下的维珍公司。
  4月20日,理查德·布兰森在维珍集团官网向员工发表公开信:“事实上,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中,全球多家航空公司需要本国政府支持,有一些已经获得帮助,我们将竭尽全力让维珍航空活下去,但在严峻的旅游大形势面前,尚不知停飞令将持续多久,我们需要政府支持才能做到。”
  理查德·布兰森创立并持有部分股份的维珍澳洲航空 (Virgin Australia)此前多次向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申请价值14亿澳币的贷款,但却屡屡遭拒。4月20日晚,经历了长达11小时的会谈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言辞拒绝了维珍公司提出的紧急求助,拒绝拨款2亿澳币为维珍澳洲航空“续命”两周。董事会决定让维珍澳洲航空进入自愿托管程序( voluntary administration ),这无异于破产。
  狡猾冷血的商业天才
  维珍老板理查德·布兰森今落得个四面楚歌,想当年他白手起家,也算是个商业传奇了,一路走来,是非多,争议多,毁誉参半。
  理查德·布兰森生于英国伦敦的一个中产之家,有阅读障碍,学业表现不佳。在校最后一天,中学校长给他跳了个神预言,布兰森最后要么蹲大牢,要么成为百万富翁。
  后来的事众所周知,理查德·布兰森,这个日常奇装异服,跑个马拉松能穿成花蝴蝶给维珍打广告的男人,建立了一个商业帝国,横跨媒体、娱乐、食品饮料、美妆、汽车、无线通讯、酒店、医疗保健、理财、航空、太空旅游、卫星等行业。
  2000年理查德·布兰森因卓越的企业家能力封爵,2002年位列BBC百名最伟大英国人第85位,2007年被《时代》杂志选为全球百名最具影响力人士之一。
  理查德·布兰森曾向八卦媒体Page Six自曝每天都穿同一条牛仔裤,对Guardian说:“用钱买一件纯粹的奢侈品,而不是支付账单,这种概念让我觉得尴尬”。
  《商业内幕》则指出,布兰森是个一本万利的商人,哪怕豪掷财富,也是为了谋取回报。与其说满足个人享受,倒不如说投资更贴切。理查德·布兰森擅长以小博大, 1966年他创立了Student杂志,启动资金不到2000美元,还免费赠阅,然而第一期杂志广告就卖了将近8000美元,那一年他16岁,刚离开学校。
  1960年代刚开始做生意,布兰森就有意识地打造维珍(Virgin)品牌。1972年布兰森建立了维珍唱片(Virgin Records)音乐厂牌,签下了Mike Oldfield,后者的唱片Tubular Bells销量超过500万份,为布兰森带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百万美元。
  布兰森眼光独到,签下了诸多具有争议性而别家不敢签的音乐人,如性手枪乐队(Sex Pistols)等,并且取得了巨大成功。维珍唱片曾是全球最大的独立音乐厂牌之一,摇滚界的老大哥滚石乐队(Rolling Stones )也曾在维珍唱片旗下。
  理查德·布兰森当年签下朋克乐队“性手枪”时,该乐队大名鼎鼎的前经纪人马尔科姆·麦克拉伦(Malcolm McLaren)曾经形容布兰森是“天真的嬉皮”。英国杂志《Spiked》曾报道,麦克拉伦后来发现布兰森的真面目是狡猾冷血的商人时有多么目瞪口呆。1980年代,布兰森真正迈入入财富攀升期,1984年,他和自己的律师Randolph Fields合伙建立了维珍航空( Virgin Atlantic),该公司终发展成布兰森商业帝国中的王牌企业,直追英航。
  布兰森品牌意识强烈,分分钟能化身品牌推广大使,1987年他乘坐维珍字样热气球试图穿越大西洋,结果掉海里被英国海军救起,后来穿女装扮维珍新娘扮维珍空姐都只是小菜一碟。
  虽说是做生意的好手,但商界沉浮总有时,1992年,为保融资护维珍航空,布兰森以10亿美元将维珍唱片卖予THORN EMI ,外媒称签完合同之后他失声痛哭。不管哭没哭,利益面前,布兰森取舍明确。
  Medium网站指出,布兰森的商业帝国不断扩张,Virgin Media、Virgin Money、Virgin Trains等大资产陆续加入帝国豪华套餐,布兰森长年深谙开设新公司为另一业务融资之道。布兰森也有一些商业尝试失败或者终结。
  比如,可乐(Virgin Cola)叫板可口与百事,雷声大雨点小;
  维珍新娘(Virgin Brides)失意,维珍美妆(Virgin Cosmetics)FLOP;
  2019年底,一度的品牌骄傲维珍火车也驶过了很多人的人生不复返,宣布停运。
  偶有挫折,不妨碍布兰森的商业帝国从日用品做到太空旅游、卫星发射等高精尖行业,雇员7万余人,分公司遍布多个大洲和大洋。维珍集团发展成如今这个庞然大物,运转起来并非易事,当维珍航空这个重要部分出了岔子,难怪维珍老板连自己住的地方都要拿出来抵押,而这个私岛的故事也十分精彩。
  避税吸金享乐三合一操作
  1979年,布兰森以18万美元的价格将英属维京群岛中的Necker Island买了下来。Necker Island曾被布兰森称为“最棒的经济决定”,《商业内幕》杂志指出,至2006年,该岛估值增至约6000万美元,与购买时相比涨幅达33233%。
  布兰森在岛上打造了Necker Island系列产业,还起了个名叫维京限量(Virgin Limited Edition)。1983年布兰森花1000万美元在岛上建了个度假村,接待过诸多名流明星,例如:凯特·温斯莱特(Kate Winslet )、凯特·摩丝(Kate Moss)、戴安娜(Princess Diana )、奥巴马一家等。
  无名之辈也可访问该岛,订房3日起步,一晚4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006年,布兰森以600万美元买了艘32米的游艇,并命名为Necker Belle。一转身,他就以每周6万美元的价格将游艇出租,供在岛上度假的客户使用。最近,布兰森又以300万美元价格将Necker Belle易手。
  布兰森还有一艘迷你潜水艇,据称买入价547482英镑,同样放在岛上出租,起租价每周2.5万英镑。布兰森在瑞士、南非、摩洛哥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地持有物业,他把在Necker Island的同一套操作搬到了这些物业中,既享乐又吸金。
  税务专家指出,布兰森的商业帝国为一系列复杂的离岸信托和企业共持,如果布兰森在岛上退休,他所需要缴纳的税很少。 《商业内幕》杂志还指出,在搬到Necker Island居住之前,理查德·布兰森已经把牛津郡的旧宅卖给了自己的娃,售价178万美元。
  迄今为止,布兰森已经在岛上住了超过14年,是名副其实的“岛民”。
  维珍老板布兰森和旗下企业形象常令人诟病
  面对各种争议,理查德·布兰森干脆在社交网络上自答网友问。
  关于避税
  有网友不屑道“他搬离了英国,又没给英国纳税,为什么我们要给他补贴?让维珍航空陨落!”
  “我住在Necker是因为我爱英属维京群岛。我们的公司在各国均向当地税务部门缴税。”理查德·布兰森在社交网络写道。
  关于抗疫不作为
  理查德·布兰森在社交网络发声说,“维珍已经投入了2.5亿美元用于保住员工岗位。维珍轨道(Virgin Orbit)正在制造呼吸机帮助对抗新冠,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正在制造氧气面罩,维珍航空正在运输重要医疗物资。”
  关于慈善家人设崩坏
  此前有不少人批评理查德·布兰森的 Virgin Money Giving慈善平台向捐赠人收取管理费。据Daily Mail, 自疫情袭英起,通过Virgin Money Giving慈善平台捐献NHS的善款将近3000万英镑,而平台扣除的“管理费”将近13300镑。面对质疑,Virgin Money Giving平台CEO David Duffy承诺,封锁期间,平台将免除这笔管理费。理查德·布兰森也紧急公关称Virgin Money Giving“是非盈利平台,将永远不会牟利,如今是Virgin Money财富管理公司在补贴平台的运营费用。”至于非盈利基金会Virgin Unite,多年来可都是他一人承担那些琐碎开销,以确保他所募集的善款分文不少地用于支持相关慈善事业,比如心理健康关怀、人权关怀和缓解气候变化危机等。
  关于富豪身份
  “我看到很多人评论我的资产净值,但那是在疫情危机之前综合全球维珍业务作出的估算,又不是什么放在银行账户里等着人来取的现款。”理查德·布兰森的公开信写着写着就自嘲起来。
  维珍被指从NHS“吸血”
  维珍集团旗下的医疗保健公司“维珍关爱”(Virgin Care)被指从英国NHS和地方公共服务提供商手中抢走了价值20亿英镑的订单,如今却号称经营亏损,甚至不交公司税。活动人士John Lister甚至批评“维珍关爱”扮演的是寄生虫角色,吸收了NHS培训出的人员,造成英国医疗服务的分裂。有网友指,“之前不是有脸起诉NHS吗?活该破产,越快越好”。
  2016年,“维珍关爱”输给NHS Surrey Downs clinical commissioning group,痛失一份8200万英镑的儿童健康服务合同。“维珍关爱”认为该合同的授权存在“重大失误”,起诉了NHS。这宗官司以庭外和解告终,The Sun爆料 NHS Surrey Downs clinical commissioning group (CCG) 当年的公开财报显示,为了这宗官司,付出了32.8万英镑。“维珍关爱”联合创始人Dr Vivienne McVey表示,维珍打赢官司所获收入最后又用于“发展我们获授权的NHS服务”,“Virgin Care从未从中获利,维珍集团实际上向全英投资了超过6000万英镑,用于支持医护人员,减少求诊等待时间”。理查德·布兰森在社交网络表示维珍从来没拿过NHS一分钱,而且还向NHS投资了7500万英镑。
  不过,一些批评者认为,在维珍航空要求国家金援之前,维珍的红色标志早已臭名远播。
 来源: “英国大家谈”(ukdajiatan)
  — The End —
  文/Gloria,编辑/Sun,
  文章参考BBC, Guardian, Daily Mail,
  FT,City A.M。, Business Insider, Forbes,
  Investopedia, Medium, The Sun, iNew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