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浓眉大眼”的欧美人民也开始看盗版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Netflix 最新财报显示,2020 年一季度营收从去年同期的45.2 亿美元增至57.7 亿美元;净利7.09 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3.44 亿美元增长106%,股价大涨。由于一季度许多国家采取封城措施以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令家庭娱乐需求大增,2020 年第一季Netflix 全球付费订户数暴增1577 万人,远高于分析师平均预期的822 万人,目前Neflix全球付费订户数总数已超过1.83 亿人。

但Netflix也指出这种暴增不可持续,疫情消失后会回归正常。此外,上线刚满5个月的Disney+已经吸引超过5000万订阅用户,这是Netflix花了七年才实现的数据。

在国际视频流媒体付费订阅一路向好的对面,是欧美市场数字盗版的爆发,且史无前例。

全球“居家令”催生盗版伦敦知名数据分析公司Muso的新数据显示,疫情期间欧洲和北美主要地区的数字盗版都出现了两位数的增长,其中美国非法电影流媒体和下载网站的访问量在3月的最后7天里,在美国和英国的访问量分别增长了41.4%和42.5%。同期意大利电影盗版网站的访问量增长了66%,西班牙增长了50.4%,德国增长了35.5%。

盗版高峰期大致对应于各个地区推出新冠肺炎居家令时间。

意大利于2月22日实行严格的国家封锁,西班牙于3月14日采取了严格的封锁措施;紧接着德国于3月22日发布了居家命令,英国于3月23日发布了同样的政策,美国不同的州在不同的时间推出了不同的措施,截止到到3月31日,约四分之三的美国人口处于某种形式的封锁或者隔离之下。按照盗版增长率与封锁时间早晚成正比来看,越早实行封锁禁令的国家或地区盗版越严重。


但是仔细研究Muso的数据,可以发现电视剧盗版与电影盗版情况存在不小的差异。首先在研究中提到的每个国家/地区,电视盗版网站的访问量与电影盗版网站相比,相形见绌。在美国,3月的最后7天,电视盗版站点总访问量为6.013亿,而电影盗版站点总访问量为1.374亿,但是电视盗版访问量仅增加8.7%,而电影盗版访问量却增长了41.4%。

这种差异的部分原因可能是由于盗版网站上没有提供直播电视体育节目,几乎所有的直播体育节目都由于新冠肺炎而被暂停或取消,但也可能是电影院无法营业导致电影观看需求大过电视剧。

盗版的“病毒扩散路径”在3月份,Muso公司就报告称,在流媒体网站上对2011年的影片《传染病》的访问量同比激增5609%,该片被评论家誉为是好莱坞最能精准刻画大流行病的影片。Muso首席执行官安迪•查特莱透露,在1月大约三周时间里,网站上搜索《传染病》的访问量从546次增加到超过3万次。

《传染病》在腾讯视频里之前为冷门电影,现在也达到了2875万次播放。豆瓣上,这部电影讨论区里涌现了超过11万条评论。与此同时,与瘟疫相关的电影如《流感》《霍乱时期的爱情》《末日之战》等电影在中国本地盗版网站、搜索引擎、网盘传输和社交网站中,占据相当长时间的热门。

与霍乱相关的影视作品成为盗版高危区域,是盗版作为互联网病毒的早期症状,目前盗版全产业链黑产正在向更深层次“大流行”,呈现不可控制的状态。包括盗版内容向热门影视内容扩散、付费流媒体账号共享、以及盗版网站以广告或付费等形式开始非法盈利等。

据中国国家版权局的监测,从院线撤档转网的《囧妈》与撤档前进行点映的《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春节档影片均被监测到大量网络盗版资源,累计侵权链接达2.98万条,而且,《囧妈》上线11秒便出现了盗版。

此外,付费流媒体共享账号也悄然流行,这是一种看起来合法的“盗版”。国内爱优腾会员共享似乎司空见惯了,但是在欧美国家这个是被严控的。由Tubi委托进行的OnePoll研究报告称,截至3月底在美国有42%的成年人共享付费账户来享受付费内容观看,而这一数据在去年7月仅为28%。取得共享账户的方式有的为亲友分享,有的是黑客盗取密码然后进行低价售卖。

OnePoll / Tubi的研究撇开了共享账户是否是盗版的问题,仅指出只有11%的共享是与伴侣,朋友或家人以外的人共享的。也就是说可能存在11%消费者密码被盗用,随着共享账户的流行,这种密码盗用情况可能会更加严峻。

更可笑的是,盗版网站开始提升服务水平了。一款流行的应用程序“爆米花时间”(Popcorn Time)被称为“ 盗版 Netflix ”,它竟然在疫情期间推出了一种儿童友好模式,可过滤掉不适当的内容。

“爆米花时间”上的大部分内容免费内容均来自Netflix和Amazon Prime Video 等合法流媒体,该应用程序在其网站上表示:“我们提供了基于订阅的视频流服务(例如Netflix)的免费替代品”。

前文提到,Netflix认为疫情期间付费订阅暴增只是短期现象,疫情结束也会结束。但是面对疫情期间洪水猛兽般袭来的盗版黑色产业而言,它带来的负面影响不会随着疫情结束而结束。

全球电影院歇业下,越来越多院线电影选择在流媒体上单点付费,这些热门电影是盗版瞄准的对象。从中国市场这么多年打击盗版的经验来看,只要付费内容上线,就会被立刻盗版。此外,越来越多电影节无法正常开展,选择线上交易平台交易,他们的线上传输方式也颇为简单,很容易被盗版获取,也正在成为盗版高危源头。

此外,盗版网站流量激增趋势下,盗版网站每收到一个用户付费购买的需求,合法网站的会员就被偷走一个,每接到一个广告客户投放,合法网站就少了一个客户,这无疑让全球经济萎缩下的合法网站们越发困难,也让内容上游的制片公司压力倍增。

而这仅仅是负面影响的开始,当越来越多欧美人民对廉价盗版“真香”后,未来受到挑战的将是整个付费商业。

( 新闻来源: 钛媒体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