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一半纽约人有熟人因新冠死亡 亚裔频遭暴力伤害不敢报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 全美疫情实时更新

美国疫情

确诊人数

1,000,115

疑似病例

上升中

治愈人数

109,983

死亡人数

55,965

数据更新至 美东时间2020.04.27 14:00

划重点

减少出门、与人保持2米距离!

纽约州长葛谟4月27日周一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截止4月27日中午:

纽约州

确诊新增:3951例

总确诊:291996例

死亡新增:337例

总死亡:17303例

检测新增:20745人

总检测:826095人

住院人数新增:1052人

总住院:12819人

纽约市

总确诊:160489例

葛谟表示,现在已经在全州对7500人进行了抗体测试,总抗体阳性率从上次的13.9%上升到14.9%。

其中纽约市的抗体阳性率从21.2%上升到24.7%。占比全州比例的43%。

测试者中白人人数占57.1%,阳性率为8.9%;西裔人数17.7%,阳性率32%;非裔人数14.1%,阳性率16.9%;亚裔人数8.8%,阳性率14.6%。

葛谟表示,5月15日居家令将对纽约州的部分地区解禁,一些受影响较小的地区可能会采取预防措施,并开放建筑和制造业,但是仍需保持谨慎态度。

首先,要遵守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指示,看到病例数、住院率连续14天下降;其次要研究出开放的地区如何保持社交距离措施,该地区的医疗设施如何,检测试剂是否足够。

4月27日

美国移民局发布最新消息,允许持非移民签证的人士申请延长在美停留期限或变更身份。国际学生和访问学者 F-1和J-1均属于非移民类型签证

4月27日

美国部分州上周末已经开始重开,其中乔治亚州周五开始就允许理发店,纹身店,健身房和保龄球馆开门;在奥克拉荷马州,理发店,Spa 会所,宠物店等周五开始也接受预约

4月27日

最新新冠抗体测试数据:纽约州感染人数推估高达 290 万,致死率 7‰

白宫:社交距离将持续整个夏天

美国在刚过去的周末来到新冠病例高峰后的“平台期”,周一早晨确诊病例数接近100万,增速放缓。

但白宫疫情工作小组专家黛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警告说,社交距离的措施将持续整个夏天。

伯克斯女士周日(4月26日)晚说,虽然美国某些地区已经达到顶峰,但自从下降以来,仍需要社交隔离以“互相保护”。

“整个夏天,我们每个人将与社会他人保持距离,以保护彼此。”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健康安全中心主任汤姆·英格莱斯比(Tom Inglesby)也表示,疫情在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之前可能不会缓解很多

他说,美国正处于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尾段”,“疫情处于平稳”,但他对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声称美国将在阵亡将士纪念日之前“在很大程度上摆脱疫情、将其抛在身后”表示强烈怀疑。

他说,“请记住,新冠病毒将一直伴随着我们,直到我们拥有疫苗为止。”

在加州,由于春暖花开,成千上万的人涌向海滩。一些县的海滩和公园一直保持关闭,而另一些县则逐步重新开放。专家们警告户外活动需保持社交隔离。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全球有206,000多例新冠病毒死亡。

全球共确诊300万例病例,包括美国的96.5万例。美国有54,000多例死亡,这一数字接近1955年至1975年在越南战争中丧生的58,220名美国人。

最新调查:一半纽约人

有认识的人因新冠病毒死亡

根据周一(4月27日)发布的一项新民意测验,近一半的纽约市居民说,他们有认识的人死于新冠病毒。这一惊人发现证明,新冠疫情已严重吞噬纽约。

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在全州范围内的调查发现,有46%的纽约市居民、36%的郊区居民和13%的上州居民有认识的人因新冠病毒死亡

调查显示,全州总计约有1/3的人身边有认识的人因新冠病毒死亡。

新冠病毒尤为严重地影响了全州少数族裔社区:52%的西裔和48%的非裔有认识的人因新冠死亡,而白人只有25%

锡耶纳民意测验员史蒂文·格林伯格说:“人员伤亡简直难以估量。” “一半的拉丁裔和非裔有认识的人因这种阴险病毒死亡。”

州长葛谟(Andrew Cuomo)周日称,全州新冠病毒整体死亡人数上升至16,966。

调查还发现,全州51%的人说有认识的人感染上新冠病毒,大多处于纽约市及下城、布碌仑。

有60%的纽约市居民、67%的郊区居民、30%的上州居民有认识的人感染上新冠病毒

“上个月,不到三分之一的纽约人有认识的人感染上冠状病毒。如今,有51%的人身边有认识的人染病。”

经济损失也是灾难性的,有3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或家庭中的某人因疫情大流行被解雇。

接近一半的西裔(48%)表示,疫情使他们或家庭成员失业,而白人和非裔家庭中只有30%

西裔在受重创的食品服务和酒店行业中所占的人口比例过高,很大程度上也受到社交距离措施的重挫。

失业也给纽约人带去经济上的焦虑。

格林伯格说:“说疫情对纽约上州和下州的劳动力产生了负面影响,这种说法实在轻描淡写,不足以概括。”

格林伯格说:“有19%的人被解雇,另有13%的人说他们家中的某人已被解雇。”

此次锡耶纳大学民意测验于4月19日至23日进行,向803名纽约州注册了投票的选民进行查询。它的整体误差范围为正负3.7个百分点。

4个新阶层正在疫情中形成

来看看你属于哪个

“这也许就是人生吧。”当被问及为什么权贵可以优先检测,特朗普的回答引起美国民众哗然。

事实证明,此次新冠疫情使得美国日益加深的阶级分化更加明显。4月26日,美国经济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教授罗伯特·赖希(Robert Reich)在英国《卫报》发表署名文章揭露这一现实。

观察者网报道,罗伯特·赖希在1993年至1997年曾任美国劳工部部长。他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揭示了美国一种新的阶级分化和不平等,四个新的阶级正在形成:远程工作者、基础劳工、无薪者和被遗忘者。

远程工作者:指专业的、管理的、技术的工人,估计占美国劳动力的35%。他们才时间坐在电脑前,远程参加会议,扫描电子文件,领取与“居家隔离”前差不多的薪水。

其中很多人会感到无聊或焦虑,但与其他三个阶级相比,他们的情况要好得多。

基础劳工:他们占工人总数的30%左右,包括护士、护工和保姆、农场工人、食品加工者、卡车司机、仓库和运输工人、药店员工、环卫工、警察、消防队员和军人等。

赖希特别提及,大部分工人缺乏足够的防护装备、带薪病假、医疗保险和儿童保育等福利政策,认为这些人也应该得到风险津贴。当前,许多工人正在组织罢工维权。

他指出,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有权要求私营雇主为员工提供防护装备。“不要屏息以待。”

无薪者:指被暂时解雇或已经用完到薪假期的劳动者。他们的人数甚至比失业者还要多,与大萧条时期一样,后者比例将很快达到25%。

皮尤研究中心4月21日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在这场危机中有43%的成年人表示他们或家里有人失去了工作或薪水。据估计,有920万人失去了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

值得注意的是,无薪者中许多是在个人服务领域,包括零售、餐厅和酒店等工作,这些工作无法远程完成。

这部分劳动者急需现金来养活家人和支付房租。

皮尤研究中心调查示,不到一半(47%)的受访者有足够的应急资金来支付未来三个月的开支。

但政府让他们失望了:美国财政部上周寄出的支票只是杯水车薪,失业申请办公室里也人满为患。

被遗忘者:对这一群体的所有人来讲,社交距离根本无法实现,因为他们被紧紧地挤在大多数美国人看不到的地方:监狱、非法移民拘留所、农场移民工人的营地、印第安人保留地、无家可归者的收容所和养老院。

数据显示,纽约市仍有1.7万多人睡在大约100个单身成年人收容所中,其中很多人身体健康状态已经很糟糕。这些地方都成为病毒传播的温床,住在这里的人缺乏安全空间、医疗护理、适当的社交距离,他们无法进行病毒检测,并与感染者保持隔离。

文章援引数据称,在基础劳工,无薪者和被遗忘者三个阶级中,穷人、非裔和拉丁裔所占比例较高,受感染比例也远远高于其他群体。

作者称,美国人应正视疫情期间存在的阶级差距,不仅是因为阶级划分本质上存在不公平,更是为了美国尽早渡过疫情。

他警告,如果基础劳工在得不到充分保护的情况下,迫于生计提前回到工作岗位;如果被遗忘的人仍然被遗忘,新冠疫情将继续蔓延。到时,“没有人是安全的”。

亚裔频遭暴力伤害

不敢报警

多项研究也显示美国东海岸确诊病例中的绝大多数都可能与近期到欧洲旅行的个人有关。但尽管如此,亚裔美国人仍然面临着种族形象定性、种族偏见和疫情引发的种种暴力事件

华裔美国人艾丽丝·梁(Alice Leung)是费城Northern Liberties地区Soy Café咖啡厅的店主。近来她的咖啡店的门面遭到了恶意涂鸦。

梁表示,一开始她并未多想,只是拿着酒精擦拭,但擦拭时她突然意识到门面上写着“中国佬”(“Chink”)。“我当时想,这太疯狂了,这是针对种族的诽谤!”梁回忆说。

梁的母亲住在纽约布碌仑,由于近来那里常常发生针对华人的袭击,因此梁提醒母亲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只是以为,作为人类,我们已经超越了种族。但很不幸的是,现实就拍在我脸上。”梁说。

指责中国是新冠病毒的源头不仅让人们对华裔美国人高度紧张,而且这种紧张情绪还延伸到了东亚和东南亚族群的身上。

莱昂娜·蓬帕萨纳(Leona Pongparnsana)是一名老挝裔美国人,她在Uber Eats公司当送货司机,她回忆起3月20日自己在费城南部一家企业遭遇的一起歧视事件。

到那家企业接货时,只因她打开了前门,一名职员就朝她大喊,但进到屋内取货的一名白人男子却没有引发任何骚动。

住在费城唐人街北部的越南裔美国人、平面设计师Quynh Mai Nguyen则向人们分享了她的防护步骤。

“很幸运,我走路上下班,也很少出门。要出门购买必需品时,我会戴口罩、围围巾,这样我就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我还会戴一顶写有费城字样的帽子,这是在向陌生人展示,我是费城本地人,而不是‘外国人’。我把洗手液拴在腰带上,让人能看见,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另一边则拴上胡椒粉。以防万一,我还会带一把电击枪。每次我穿上这套装备,看起来都像个要去狂欢的人,但其实我只是想活下去。”

越南裔美国人、摄影师Ted Nghiem称,4月以来他已经遭受了两次袭击。4月2日,Ted Nghiem在自己位于切里希尔(Cherry Hill)的住所附近遛狗时遭到了言语攻击;8日,Ted Nghiem又在切里希尔公共图书馆外被一名男子吐了口水。

而以上所有事件都未上报给警方。事实上,所有社区都存在漏报仇恨案件的情况,但在亚裔美国人和亚裔移民社区尤为显著,这掩盖了此类事件的频繁发生和其严重性。

柬埔寨裔美国人、金属制品艺术家Vanny Channal就亚裔美国人不信任警察的原因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不会报警,当我还年少,我们第一次来美国的时候,我的父母都不懂英语。遇到事情时,他们(指警察)一来就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很蠢,因为我们不懂英语,你懂吧。整体来说,我们和执法机构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建立起来。”

 

(来源:瞧纽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