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修缮工作重启,但法国可以重启了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法国之所以宣布5月11日解封,只是为了缓解经济停顿所带来的巨大压力,这一举措充满风险。

4月15日,法国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采取“封城”等管制措施已满一个月,巴黎市中心仍然处于“空城”状态。图为当天巴黎市中心里沃利大街上行人稀少。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4月27日,法国巴黎圣母院修缮工作开始逐步复工。而此时,新冠疫情笼罩下的法国依然在封城状态。

这座陪伴法国走过大革命时期、两次世界大战、以及2015年巴黎恐袭等历次劫难的建筑,在2019年4月15日因一场大火而损毁。一年过去,残缺的巴黎圣母院依然静静矗立在塞纳河边,再一次陪伴着法国人民面对一场席卷全球的瘟疫。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数据,截至4月28日,法国共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65963例,死亡病例23293例,死亡率达到14%。此前一周,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发表新冠疫情的第三次全国讲话中表示,将根据实际情况在5月11日后逐步放开全国封锁。

总统在讲话中表现了他一贯的镇定自若和优秀的口才,然而,这份信心是否能传达给法国民众并落实到现实之中,法国能否顺利解封,如何重启……一切都充满未知。

4月27日,法国巴黎圣母院修缮工作开始逐步复工。

对疫情的误判

一个多月前,在3月16日,马克龙宣布全国实行封锁令,当时全国仅有6000多个确诊病例。

不到一个半月,确诊病例从6000跃升到如今的16万。此外多位专家指出,由于法国没有进行大面积的核酸检测,实际感染人数可能远远超过所公布的人数。

在第三次电视讲话中,马克龙坦承在应对疫情中“显然准备不足”。他诚恳道歉的态度还获得了外界的好评,有媒体评论称,“这是第一个因为防控不力而有心出来道歉的国家领导人”。

此前,马克龙一直倍受指责。比如,在疫情严重的情况下他仍然决定举行3月15日的市政厅选举,让病毒借机进一步蔓延。法国资深媒体人曾永革在市政厅选举当天一直在投票站工作,他告诉《中国慈善家》,实际上投票站以及市政厅各处都做了很完善的消毒措施,也时有工作人员提醒需要保持社交距离。

曾永革认为,虽然当时马克龙政府已经意识到新冠疫情的严重性,法国的公共卫生专家也向政府提出了隔离建议,但在反对党要求选举照常进行的情况下,马克龙政府不得不宣布选举按计划进行。政府显然也认为,选举如期进行有助于安抚民众,让大家不要恐慌。

但现实是,疫情在以所有人都预料不到的速度飞速蔓延。

让我们来大致复盘法国的疫情最初暴发的轨迹:1月下旬,法国发现2例来自中国武汉的新冠肺炎患者。此后长达半个月时间,法国都没有新发病例报告。2月17日,来自世界各地的上百名教众参加了在法国东部城市米卢斯举办的教会活动,其中一人携带着病毒。而直到2月29日,法国发现1名与教会活动相关的新发病例。此后一周,法国公卫专家又追踪到了至少2500名与教会活动相关的密切接触者。

据路透社报道,这一场活动将新冠病毒带到了包括邻国德国在内的诸多欧洲城市,此后又波及拉丁美洲和非洲各国。至于在这场活动中受到感染的人数,到目前为止还是一笔糊涂账。

此后,马克龙在几次电视讲话中都向民众强调疫情的严重性,并在3月16日作出全境封锁的决定,但疫情已经出现失控的趋势。

专家认为,由于前期没有对有症状患者进行大面积检测,加快了法国疫情的蔓延速度。直到4月13日,马克龙在电视讲话中才开始说,“但凡是有症状的人都应该被检测”。这也是马克龙首次松口表示将大面积进行检测,以换取“解封”的条件和时间。

法国疫情受关注的一个方面,是重症死亡率较高——14%的死亡率,领衔于欧洲各国。总部设在巴黎的欧洲精准医疗平台首席科学家鞠丽雅向《中国慈善家》透露,最初法国政府根据此前中国报告的5%的死亡率,错误预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症死亡率。当时他们还认为,如果以5%的死亡率预估,法国医疗水平和资源完全可以承受得住考验。但他们完全没想到,死亡率会是中国的近3倍。

鞠丽雅进一步指出,将法国的防控措施与中国、德国进行对比可以发现,中国采取的是大面积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患者进行集中隔离;而德国则采取大面积检测和追踪,核酸检测呈阳性的患者自行隔离;但在法国,对轻症患者不进行核酸检测,对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患者也没有隔离措施。“这也是法国医疗系统饱和,死亡率上升的主要原因。”鞠丽雅说。

鞠丽雅还向《中国慈善家》透露,在3月上旬,由法国卫生部长选定的第一届专家委员会上,包括传染病学、伦理学、社会学等方面的专家共同决定要走群体免疫的路线,“因为他们认为在2020年底是很难做出疫苗的”。

口罩成为法国紧缺的医护物资,图为3月17日法国“封城”当日在药店门口排队的民众。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氯喹之争

在坚持了近两个月的群体免疫路线之后,法国政府终于转向积极检测抗疫的路线。但由于治疗方式上存在争议,法国科学家又一直在争吵不休。

现年68岁的迪迪埃·拉乌尔(Didier Raoult)作为法国地中海传染病研究所所长,从法国疫情初期就积极推广药物氯喹的使用。这种在1934年由德国人发明的药物,最初是用于治疗疟疾,被认为有很好的抗炎作用。拉乌尔认为,只要通过大量检测,在轻症患者身上及时使用氯喹药物治疗,就能够降低死亡率。据他的说法,在他领导的研究所收治的1061名患者身上使用氯喹后显示,该药物可以通过降低病毒与受体间的结合,从而阻止新冠病毒进入人体细胞。

他还表示,在3月16日报告入组的20例新冠肺炎患者,通过连续6天使用口服氯喹+阿奇霉素(HCQ+AZ)的方式,有75%患者的检测转为病毒阴性,病毒的载量也在降低。而这20例新冠肺炎患者的对照组患者中,则仅有10%转为病毒阴性。

鞠丽雅向《中国慈善家》解释说,氯喹+阿奇霉素的组合其实是抗疟药+抗菌素的组合。在新冠病毒感染后,大量的肺泡细胞和免疫细胞受损,从而引发了细菌感染。因此在临床上,感染科医生通常会采用联合用药的治疗方式。

但是,法国药品安全部门对于使用氯喹+阿奇霉素的组合有所顾虑,认为新冠病毒不仅累及肺部,对心脏也有损害。由于有大量实验证明,氯喹和阿奇霉素对于有心脏基础疾病的患者容易产生不良影响,因此法国药品安全部门认为这样的组合使用,对于有心脏基础疾病的患者是有严格禁忌的。

在法国医疗界对此争论不休之际,总统马克龙却在全国讲话前的4月9日突然造访拉乌尔所在的地中海传染病研究所。这一举动也受到外界的批评,认为这给法国民众造成了“政府即将大力推广氯喹使用”的错误认知。

法国多位专家指出,拉乌尔在临床使用上所采取的方法论存在不严谨的地方。法国医师纪律委员会认为,拉乌尔仅向马克龙介绍了1061例患者的临床试验,而实际用药的患者达到了3000人。在方法学和临床试验法规中有明显的漏洞。

以法国技术科学院院士LaurentAlexandre为代表的反对派则认为,氯喹在没有经过严谨的临床试验之前,应该尽可能降低用药风险,而不是大力推广。

一份发布在medRxiv医疗网站上的研究报告也显示, 84名采用氯喹治疗法的患者中,有20.2%的患者在七天内被转移至重症病房或宣告死亡。而在没有服用氯喹的97名患者中,有22.1%的人进入了重症病房或宣告死亡。这种微小的差距不能够证明氯喹对于新冠患者有“奇效”。

美国华裔病毒学家何大一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对于氯喹药物使用的看法,“除非是对人体的细胞造成损害,否则(氯喹)很难伤害到病毒,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

鞠丽雅认为,由于法国所采取的是轻症不治疗、重症才送至医院治疗的方式,因此在没有干预药物的情况下,在拉乌尔的极力推动下,法国民众对氯喹抱有很高的期望。

4月20日,在法国的新冠肺炎抗疫战略报告会上,卫生部长宣布将参加欧洲的Discovery临床试验,氯喹就在四个分组之一。一共有3200例患者将入组,而法国将参与其中的800例。不过,法国药政管理部门强调,氯喹不得用于有心脏疾病和视网膜病变者。

何时解封?

经过近两个月的煎熬之后,目前法国的疫情进入稳定状态,住院人数正在大幅度下降。卫生部门表示,对疫情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马克龙在4月13日的电视讲话中说,5月11日起将尽可能让更多工人重返岗位,重新启动工商业和服务业。但他同时强调,餐厅、电影院、酒吧等一系列公众场所将持续关闭。

值得注意的是,马克龙表示将逐步恢复学校的工作,以缓解日益加剧的不平等。《中国新闻周刊》法文版编辑常恺告诉《中国慈善家》,以大巴黎市区为例,很多法国家庭一家数口人挤在一间公寓内,生活环境十分局促。学校停课从某种程度上也带来了一些家庭矛盾。马克龙急于复课,也主要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除此之外,马克龙强调恢复工厂的工作,以此加大口罩等防护用品的生产,并规定在5月11日后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都必须佩戴口罩。

欧洲精准医疗平台首席科学家鞠丽雅告诉《中国慈善家》,法国之所以宣布5月11日解封,出发点只是为了缓解经济停顿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并没有严谨的科学依据。

“马克龙提出的一个没有客观标准的预估性时间方案。”鞠丽雅说,实际上法国政府非常清楚,目前所检测出来的确诊人数远远低于实际感染的人数,放开封锁措施是非常冒险的做法。

4月28日,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将向国会提交放开封锁措施的相关计划。他在自己的官方推特上表示,这项计划涉及公共卫生、学校、商业、公共交通等六个方面。法国专家组成员则建议,对于复课的11岁至18岁的青少年,应该长时间佩戴口罩以抵御病毒。

而对于是否采用手机软件跟踪病毒密切接触者,法国国内的政治家们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反对者担心的是,信息泄漏和个人隐私方面的漏洞会伤害个人权利。

法国政府计划从5月11日起实现每周50万的检测数量,以保证解封能够顺利进行下去。但是,前景依然不容乐观,充满变数。

 

(来源:中国慈善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