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垃圾分类不再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新北市八里焚化厂外观雄伟壮丽,成为新人拍摄婚纱照的新景点。  (新北市环保局提供)

图为台北市民在垃圾车前倒垃圾。  (资料图片)

走在台北街头,大大小小的咖啡馆、手摇饮料店可谓星罗棋布。不过,如今您要是再去买咖啡或奶茶饮料,店家已不再会提供塑料吸管了,取而代之的是纸质吸管或不提供吸管。

从去年起,这一“限塑”政策在台湾就已经上路。随着今年扩大实施,许多餐饮店业者将彻底改用纸质吸管。该举措意味着岛内垃圾分类进一步细化。

不要小看这小小的塑料吸管。台湾环保部门表示,此举预估一年可减少使用1亿支塑料吸管,这将大大减少从填埋场流入海洋的废弃物数量。

变废为宝才是王道

对塑料购物袋和塑料吸管统统说“不”的“限塑”,只是台湾环保政策的一部分。变废为宝、资源永续以逐步达成垃圾全回收、零废弃目标,才是台湾环保人士多年的共识。

“每个人对自己的消费负责,让废弃物处理概念深入民众意识,才能让垃圾回收政策发挥成效。”从事环保事业超过40年的台湾环境永续发展基金会顾问杨素娥深有感触地表示。

她的这种感触,源于台湾环保的历史经验。

20世纪70年代,面积仅3.6万平方公里、人口破千万的台湾也曾垃圾成堆。北台湾最大河流淡水河基本成了条臭水沟。都市里还爆发过所谓的“垃圾大战”,简单填埋的粗暴处理方式也是弊病多多。“垃圾岛”这顶帽子虽然令人很不愉快,却也实实在在扣到了台湾头上。

当局有关部门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直到进入20世纪90年代初,台湾处理垃圾的方式才改为焚化为主、掩埋为辅。但这毕竟没有经过分类,垃圾直接焚化所产生出来的烟雾会造成空气污染,带来对环境的二次危害。所以当时建设大型焚烧厂最易引起民众反感。一些规划建设地点因民众抗议无法落实。

“垃圾不落地”是关键

只有民众认可并愿意参与其中,环保才能落到实处。

1998年起,台当局环保部门提出了“资源回收四合一计划”,鼓励全民参与资源回收,透过经济诱因促使资源垃圾回收再利用,并结合社区民众、当地政府清洁队、回收商和回收基金四者合一的力量,确保资源物品回收再利用。

其中,“垃圾不落地”政策在台北率先实施。处理之前,垃圾先要分类。生活垃圾一般分为普通垃圾、可回收垃圾及厨余垃圾三类。可回收部分被运至回收站按照10余种类分售,普通垃圾被运到焚化厂焚烧,难以处理的厨余则是拿来堆肥或作饲料。

为鼓励市民源头减量,以大台北地区为首的城市开始对垃圾袋收费。这些印有专标的垃圾袋有别于市面上可购到的塑料袋,由可降解塑料制成,焚烧后不会产生二噁英等有害物质。当地民众渐渐接受了这个模式,随后这一模式在岛内不少地方推广开来。

如今,台环保政策转向抑制源头、强调前端管理,除了有关部门的宣导,这同样要求民众观念转变跟上才行。从“限塑”的效果来看,环保、节能和减碳在岛内已经形成风气。

坚持“多污染多付款”

杨素娥坦言,让老百姓移风易俗是垃圾处理过程中最难做通的环节。“花钱扔垃圾”起初惹来争议,但地方政府坚持以此推广“多污染多付款”观念。

想要少花钱,居民首先要少产生能直接焚烧的普通垃圾,其次还要在垃圾中尽量挑出可供回收部分。同时,为防止有人阳奉阴违、蒙混过关,当局有关部门还运用法律手段强化了处罚机制。一袋垃圾被发现超过1/3分类不合格,相关民众就会被开罚2000元新台币。

除了付费和罚款,相关政策也有经济上的正向反馈。

位于新北市的八里垃圾焚化厂厂长白添富向记者介绍,该厂年均热能发电2.2亿千瓦时,其中收益的1/4用于回馈在地居民。经济诱因不可小觑,这对民众的环保热情,是一种实实在在的鼓励。

环保教育注重细节

环保产业催生出新的绿色消费,接着必然要求催生绿色生产。新北市中和区垃圾回收站领班余远国介绍,“限塑令”大幅提高了纸质吸管的原料需求,过去不值钱的废旧纸碗、纸杯如今供不应求。

像八里那样的垃圾焚烧厂,目前全台有20余座。它们都经过严密除污设计,也已经得到当地居民的认可甚至好感。翻开岛内报章,这几年去焚化厂游泳、喝咖啡甚至办婚礼都已不是多吸睛的新闻。

环保功夫做得扎实,自然容易跟民意形成良性互动,无形中环保教育就从进行时过渡到完成时。

何谓扎实?魔鬼藏在细节里。泰清公司在台北营运60多辆垃圾车,负责人魏有庆说,为防止车辆行进中变质的厨余垃圾漏液或异味扩散而造成二次污染,车上均装备可裹住货箱的滚布。

打开手机客户端,台湾民众就可以看到资源回收、环境监测、垃圾清运以及行人专用垃圾箱等服务信息。大台北地区设有1000多个旧衣回收箱,民众也可以在手机客户端上找到具体位置。

原标题:

台湾:垃圾分类不再难

——岛内看环保系列报道之一

本报记者 任成琦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5月02日   第 04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