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疫情赛跑,全球汽车业复工进行时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环球并未同此凉热:欧洲汽车业迎来复工潮,美国确切复产时间仍待定。

文 | 钱伯彦

4月30日,武汉市正式恢复网约车运营,这也标志着武汉汽车产业链全部复苏。

早在此前的4月8日,据央视网报道,武汉市包括汽车产业在内的工业企业复工率就已超过95%。

相比起已经平稳度过疫情危机的中国,在疫情发展上有着一至两个月时间差的欧洲和北美仍在为新冠病毒烦恼不已。

不过随着除英国之外的欧洲各国疫情纷纷度过拐点,以及美国新增病例数量的趋稳,已经停工超过六个星期的欧美汽车业也迎来了复苏的曙光。

欧洲:复工进行时

“欢迎归来!”大众总部狼堡工厂门口的巨大告示牌宣示着这家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正在步入正轨。

或许是对战胜病毒充满信心,4月中旬以来,大众集团就在总部大楼上投影出形形色色的创意口号与趣味漫画。在些许幽默的背后则是大众内部的严阵以待:会议桌上的透明挡板、厂内临时搭建的洗手池、随处可见的消毒液瓶罐、以及“欢迎归来”告示牌下方密密麻麻的卫生条例。

4月20日起,大众德国的茨维考工厂和斯洛伐克的布拉迪斯拉发工厂就已经率先复产。其中的茨维考工厂是大众电动时代拳头车型ID.3的母厂,该工厂的优先复工足以说明大众对于ID.3的重视。大众官方宣称ID.3将不受疫情影响,仍能保证按时在今年夏季完成首批交付。

一周之后的4月27日,狼堡总厂、汉诺威和德累斯顿等德国工厂也已陆续复工。而自5月4日起,包括布伦瑞克、卡塞尔在内的大众旗下众多的零部件工厂也已统一悉数复工。5月4日也是默克尔政府全面放松各项封锁条例的时间节点。

早在4月10日的复活节假期,大众就利用停工间隙为全面复工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流水线上所有工序和工位都进行了病毒传染风险的筛查,据大众品牌首席运营官布兰登施塔特(Ralf Brandstätter)介绍,在所有无法满足1.5米安全距离的工位上工作,都要求必须佩戴口罩,而包括有先天疾病在内的被认定为高危群体的员工则可以暂时不用上班。

大众还在中国和布伦瑞克分别设立了两条周产能50万只的口罩生产线,以保障整个集团的卫生物资供应。目前大众还计划在德国本土独立生产消毒液。

除此之外,狼堡总部的员工餐厅也将暂时停止营业。除了厂内的食物自动贩卖机之外,大众工会主席Bernd Osterloh更是亲自表率,鼓励员工自带面包上班。

目前,大众欧洲各大工厂将暂时保持一班制的生产节奏,以便于产线员工适应调整之后的新工序、避免交接班时的交叉感染以及预留时间对设备和人员进行消毒。

“我们准备好了!” 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豪言壮语的基础是大众缜密的备案。

在迪斯视察狼堡总部54号车间的高尔夫产线时,一位流水线员工曾当场向迪斯抱怨新配备的护目镜总是蒙上一层水雾而不便于操作。迪斯则在第一时间给出了自己的土方法:开工前可以用牙膏刷一遍镜面。

依照大众中国工厂逐步复工的经验,大众预计将在三周之内将产能从目前的15%提升至正常水平。三周时间,同时也是大众预计南欧国家放松管制的节点。目前欧洲各国并不统一的复工计划导致的供应链中断问题以及萎靡的购车需求都是制约大众恢复产能的关键因素。大众在意大利配套有470余家供应商,在西班牙也配套有近330家供应商。

不过,大众的中国经验也需要因地制宜地进行调整。

管理层此前曾计划在狼堡工厂入口处仿效中国设立自动体温监测点,但最终因工会以侵犯隐私权为由而不了了之,解决方案则是工人必须自觉在家自行测量体温。此外,管理层原计划的50%文职人员回归办公室的方案也被工会打回。

另一个劳资双方的矛盾焦点在于,管理层希望借疫情的机会将狼堡总部的三班制生产节奏长期地调整为两班制。但暂时也因为工会的反对而搁浅,晚班的三倍工资对于普通工人而言依然是不小的诱惑。

与稳扎稳打的大众相比,近况不妙的戴姆勒进展就更为迅速。

梅赛德斯奔驰的母公司自4月20日起就允许斯图加特、柏林的动力总成工厂率先复产。截至4月27日,包括辛德芬根总厂(Sindelfingen)和不来梅工厂在内的德国本土主要生产基地皆已复工。

如同大众一样,戴姆勒也在产线无法保证1.5米安全距离的工位上要求员工佩戴口罩。辛德芬根工厂正以每天14万只口罩的速度生产并供应全球各戴姆勒工厂使用,而富裕的口罩将全部捐赠给社会。由于戴姆勒部分工厂已恢复两班制生产,为确保安全,每班次的工作时间都被缩短以减少换班时的人员接触。

在复产节奏上表现得最为保守的是戴姆勒的老对手宝马。

宝马此前在4月初就宣布将停工期限延长至4月30日。宝马位于柏林的摩托车工厂已于5月4日起重新运转,巴伐利亚州的丁格芬工厂(Dingolfing)则计划于5月11日起复工,而包括慕尼黑总厂、莱比锡工厂以及英国牛津的迷你工厂在内的宝马最重要的生产基地还需在5月18日之后“依据市场情况”逐步复产。

虽然宝马复产节奏较慢,但此前宝马已趁停产间隙在慕尼黑和丁格芬工厂投入大量人力用于适配产线以准备新电动车型i4和iNext的生产。

在另一汽车生产大国法国,由于其疫情控制大约仍落后德国一个星期,总理菲利普已宣布将于5月11日起放松管制,届时汽车经销商方能重新营业。

其实在此之前,标致雪铁龙集团就已尝试进行小范围的复产。该集团早在3月下旬便提出了瓦朗谢讷的变速器工厂(Valenciennes)的复工方案,但最终因工会反对而没有了下文。此后标致雪铁龙集团在复工问题就开始趋向于保守。4月29日的电话会议上,集团管委会主席唐唯实(CarlosTavares)明确表示在5月11日经销商重新营业之前不会讨论复工事宜,即便同在瓦朗谢讷的丰田工厂已于5月4日起部分复产。唐唯实指出,标致雪铁龙集团全球范围内积压库存已达70万辆,其中60万辆位于欧洲。

另一家法国车企雷诺则先一步已于4月27日重启了弗兰工厂(Flins)的生产计划,该工厂的拳头车型产品是电动汽车Zoe,该款车型凭借其不到1.9万欧元的补贴前售价在2019年的欧洲市场力压特斯拉Model 3成为电动汽车的销量冠军。此外,雷诺在勒芒、克里昂等法国各地的零部件工厂也已先期部分复产,而雷诺旗下的达契亚品牌更是早在4月21日便于罗马尼亚全面复工。

美国:遥遥无期还是铤而走险?

与欧洲同僚们相比,美国汽车厂商们仍然承受着来自政治层面的混乱与无法得到控制的疫情的双重压力,各大厂商的复工时间表已经多次延后,确切的复产计划至今仍遥遥无期。

早在4月下旬,通用、福特和菲亚特克莱斯勒三大美国车企就共同表态,计划在5月4日开始逐步恢复生产。但是该计划第一时间便遭到了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强烈反对。在4月23日UAW的一份声明中,UAW主席甘布尔(RoryGamble)表态道:“五月初复工对于工人来说还是太早,太危险了。”此前已经至少有27名UAW的汽车工人死于新冠病毒。

三大美国车厂的美好“愿景”不仅在UAW处碰壁,也同样没有得到白宫方面或者州政府的支持。

虽然底特律所在的密歇根州已经连续多次爆发了抗议防止疫情扩散的封锁措施的示威游行,抗议者甚至在5月1日携带枪支强行闯入了州议会大楼,但该州的民主党籍州长惠特默依然坚持强调居家令的必要性,并将居家令从4月30日延长至5月15日。

即便美国总统已经声援了密歇根州要求尽快复工的抗议诉求,但白宫方面也明确强调了防疫措施由各州而非联邦层面确定的基本原则。

各自为政的各联邦州推行不同的防疫措施也导致了复工计划变得更为困难。在佐治亚州、田纳西州、阿拉巴马州等南方联邦州,居家令已经部分放松。位于阿拉巴马州的戴姆勒工厂和韩国现代工厂已开始逐步复产。但是在民主党掌控的密歇根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贸然地冒险复工却不在政府考虑范围之内。

截至5月3日24时,美国汽车业大本营密歇根州4049人的死亡病例数量仅次于纽约州和新泽西州,为全美第三大疫情灾区。

4月29日起,三大美国车企便陆续宣布此前的5月4日复工计划无限期延迟,理由则是需要依据各州的防疫措施对员工安全和全球供应链进行评估。

外界普遍预计,三家车企计划最快于5月18日起部分复工。该日期也与密歇根州5月15日到期的居家令正好吻合。唯一的隐患依然在于UAW的态度,目前UAW仍拒绝就确切的复工时间表做出表态。这也意味着底特律车企们的复工计划仍有可能继续流产。

而在与铁锈带遥遥相对的加利福尼亚州,被誉为新冠危机中汽车业大赢家的特斯拉要求复工的声音则更为响亮。

马斯克已经多次明确地表达了对居家令的不满以及对由此造成的停工的不屑,并将“违反民众意志的封锁”称为“法西斯”。在公布一季度的财报会议上,马斯克甚至还在介绍Model Y的销量数据之前爆了句“还给人民该死的自由”的粗口。

事实上,此前在特斯拉的加州弗里蒙特超级工厂不得不于3月23日起停产时,马斯克就希望加州当局为特斯拉开个后门允许继续生产,但遭到了拒绝。此后,特斯拉先后要求油漆和冲压部门工人在4月29日起待命准备复工,5月4日起准备全面复产,在停产间隙召回工程师对弗里蒙特工厂的Model Y产线进行扩产,但是这些计划最终悉数流产。

目前,包括弗里蒙特工厂所在地阿拉米达郡在内的旧金山湾区六郡已经第三次宣布延长居家令,此次居家令将延长至5月底。这也意味着马斯克将不得不再等待四个星期。根据瑞士信贷的评估,特斯拉每停工一周都将损失3亿美元。

不过,马斯克至少还可以倚重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市场。5月1日,特斯拉中国宣布将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的补贴前售价下调至29.18万元,以满足30万人民币的新能源汽车补贴门槛。

在特斯拉全球仅有上海工厂能够开工的当下,或许积极降价吃补贴才是比关注美国本土复工进展更重要的事情。

 

(中国汽车三十人智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