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已有80万人感染了新冠病毒?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日本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这个问题,一直是人们担忧与怀疑日本抗疫手段与目的的一大标准。

  最新的统计数字是1万6086人,死亡579人(5月5日),在全世界各国感染者数排名中,日本排名第31位。按照10万人中的感染比例,美国是35.01人,新加坡是32.28人,日本是1.19人,排名第32位。

  日本的这一数据,是由哪个部门统计的?主要是政府的厚生劳动省,其次是各大媒体机构。根据统计的时间节点不同,政府机关和媒体机构的统计数据,稍有数人上下差异,但是,基本上一致。

  日本国民,包括社会舆论,对于政府每天公布的新增感染人数与死亡人数,没有什么疑问,因为在各地政府的网站上,都可以查到感染者的情况(自然是匿名和没有家址)。

  问题是,许多有发烧咳嗽等症状的人,得不到及时的核酸检测,使得人们对于“隐性感染者”的数量,产生了担忧。

  安倍首相在5月4日的记者会上,也承认检测不足。因为有媒体报道,大阪等待检测的时间往往需要10天。这10天中,可疑症者因为与家人同居而导致家族感染。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检测与住院治疗,而病情恶化在家死亡。

  不是说,日本已经具备了每天2万件的检测能力了吗?事实上,自疫情发生2个月来,日本检测数量没有一天是超过过1万件。

  与世界各国相比,10万人中的检测量,意大利是3159人、美国是1752人、韩国是1198人,而日本是多少呢?只有188人。

  5日下午,TBS电视台播了一个节目,讨论日本的检测为什么这么少?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企图?

  一,客观原因,是日本没有广泛的传染病毒检测体制。在过去20年间,中国发生了非典(SARS)疫情,日本没有传入一例。后来非洲发生了埃博拉病毒,日本也没有感染。2012年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SA)爆发,日本也没有遭殃。虽然每天有数百架客机连接日本与世界各大城市,但是,也许因为岛国的原因,日本躲过了一次次疫情,这也使得日本迄今为止,没有建立起全国规模的病毒检测体系。

  日本现有的病毒检测体系,主要依靠于各地的保健所,和国立感染症研究所等政府系列的机构。而各地的保健所是属于政府的部门,职员都是公务员,其职能如同中国各地的防疫站,日常的工作是分析与监管餐厅与食品的食物中毒。具备传染病毒检测士资格的,各地保健所只有数人(据悉全国只有3000人)。

  正因为如此,日本的核酸检测设备与检测试剂、人员的储备都严重不足(原有的检测试剂,基本上依赖于从欧美进口。)

  日本政府的专家咨询委员会列举了检测跟不上的6个基本原因:1,保健所的业务过多(无法集中检测病毒)2,检测与住院治疗之间的联动体制不畅3,公立检测机构的检测,与通常的业务并行4,口罩等防护物资压倒性不足5,虽然检测已列入保险,但是地方政府与一般的医疗机构没有签约(使得这些医疗机构即使检测的话,也得不到医保的报酬。)6,运送核酸检体的特殊运输器材不足

  二,主观原因,是日本政府深知全国的检测能力和传染病医疗资源,因此没有采取韩国式的“普检”手段,而是采取了“确保重症感染者治疗”的方针。也就是说,全国的医疗机构重点救助重症感染者,最大限度减少死者,而对于一般的感染者(无症状、轻症状者),采取了“在家观察,努力自愈”的对策。

  所以,在“保障医疗体系不遭崩溃”的方针指引下,日本政府没有下大力气来对所有有发烧咳嗽等可疑症状的人,实施最迅速的检测,而是设置了很高的检测与收治门槛(譬如必须连续4天发烧37.5度)。这样的做法,确实保证了日本的检测体系、医疗体系都没有崩溃,重症患者的治愈比例很高。但是,另一方面,也致使一些老年感染者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检测与救治,病症突变而死亡。根据东京警视厅的调查,东京地区至少有11人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检测与住院,而在家死亡,其中一人死在路上(这些人均在死后被检测出阳性)。

  可以看出,在“全面铺开检测”与“重点救治重症感染者”之间,日本政府选择了后者。

  TBS电视台节目拿模范生韩国与日本作了一个比较。

  韩国在疫情爆发后,立即实施了“普检”对策,凡是自己觉得有感染可疑的人,都可以去医疗机构和临时检测站检测。结果,韩国检测出了1万804人,死亡254人,治愈出院人数是9283人。

  而日本到目前为止检测出1万6086人,死亡579人,治愈出院人数是5238人。

  两国一比较,可以发现,韩国死亡人数少,治愈出院比例高,原因是因为“早发现、早治疗”。

  而日本因为收治住院时,感染者基本上都是中度症状或重症患者,因此,死亡比例就高(90%以上都是60岁以上老人,且多数有基础疾患)。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中度与重度感染者中,能有三分之一的人已经治愈出院,说明日本的医疗体系健全,医疗技术比较先进。

  日本是不是在走一条“群体免疫”之路?

  日本政府和专家委员会谁都没说,但是,这一种企图似乎难以否认。

  因为日本的传染病专家们一开始就认为,在新型冠状病毒的特征都不了解,治疗药都没有开发,疫苗还遥遥无期的情况下,只能像应对病毒性流感那样,与之共存。

  也就是说,人类无法消灭它,那只能与它相处。而相处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护好自己,不被感染——与病毒载体(人)保持距离、戴口罩、勤洗手。而作为人类天使的医护人员,她们的使命,就是当病毒要你的命时,能够从它的手里把命夺过来。

  这一思路,催生了日本式的抗疫战略。

  还有一点,那就是,日本从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获得的研究成果,得出了“群体免疫”的必要性与可能性。也就是说,80%以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是不会将病毒传染给别人的,是自己玩自己,只有20%的感染者才会传染给别人。

  这就是说,许多人事实上已经被感染,但是没有任何的症状表现,属于“无症状者”,这样的人,比例很大,而且都已经产生了抗体,具备了免疫能力,同时没有太大传染危险性。

  换句话说,从传染病学的角度来说,拥有抗体的人越多,这个社会就越安全。相反地,你现在把它遏制住了,但是因为整个社会具有抗体的人太少,一旦死灰复燃,疫情再度爆发蔓延的可能性就很大——这是日本一些传染病学家的看法。

  那么,日本现在有多少人已经拥有抗体?或者说是已经被感染过,这里有2个数据值得参考:

  第一,神户市立医疗中心中央市民医院实施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从3月31日至4月7日的8天时间里,从1000名就诊者的血液检测中发现,有33人的血液中带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之后产生的IgG抗体。研究小组称,这一项研究的对象是排除了救急和有发热症状的就诊者。

  这就意味着,神户市有3%的人已经拥有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抗体。研究小组称,根据神户市152万市民的性别与年龄结构进行计算,在4月7日实施“紧急状态”之前,神户市人口中,约4万1000人感染过新型冠状病毒。

  而到5月5日为止,神户市确诊的感染者总数为269人,死亡7人。

  第二,庆应义塾大学附属医院在4月13日至19日,对于67名准备住院的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进行了核酸检测,居然发现4人呈现阳性,但是,他们都没有任何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状。这一检出比例高达6%。

  东京人口约1400万人,依据这6%的比例来推算的话,东京都已有80万人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或者说具有了抗体。而到5日为止,东京确诊的感染者人数是4712人,死亡150人。

  如果说,英国的“群体免疫”政策是失败的话(死者已达2万9427人,4日为止),那么日本的“群体免疫”政策可能是成功的,因为日本的死亡人数才579人。

  虽然核酸检测跟不上,但是,日本各地“床等人”的态势是充足的。以东京为例,政府租用的酒店床位数是1200个,但是,目前愿意到酒店里隔离观察的轻症或无症状感染者,只有14人。很大一部分人不愿意到酒店隔离,而坚持在家隔离,政府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安倍首相在4日的记者会上表示,政府将考虑实施简易的抗体检测,一方面是为了扩大检测量,另一方面,是为了传染病学的调查所需。

  当这一波疫情高峰期过后,日本的疫情对策,可能会转入“求安心”阶段,让更多的人接受检测,让担忧变成安心。政府同时掌控抗体人群的比例,为全面恢复经济与社会的正常生活,为与病毒长期共存提供决策材料。

  这几天,闹心的事并非只有这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还有地震。5日、6日两天,东京郊外的千叶县,已经连续2天,都在凌晨时分,发生5级地震。东京虽然只有3级,只是轻度摇晃了一下,但是地震来临前,手机的地震警报预警尖叫声,把小心脏吓得不轻。

  在此特别提醒在东京首都圈的各位,做好必要的防灾准备,准备一个救急包,把笔记本电脑和充电宝充满电,准备一些干粮和水、毛巾、口罩,还有现金,别忘了把护照也放在救急包里。

  上天保佑,别屋漏偏逢连日雨。

 

(来源 静说日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