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 去全球化已经开始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导语: 自疫情爆发以来,德媒除了抗疫外还在讨论一个问题: 疫情后的全球化会是什么样子的?德企应该做好哪些准备?今天(2020.05.05),SPIEGEL作者Alexander Jung就此问题发表一篇评论。他的结论是,去全球化已经开始了。以下是这位作者的一种设想。

  疫情后,不管是日常生活还是工作,人们会进入一种新常态。被感染的风险会时刻伴随着我们。对于企业而言,抵抗休克能力和弹性将成为指导方针。汽车业会更重视供应链的安全,而非廉价的供应链。此时此刻,国家扮演着举住轻重的角色。只有他有足够能力抗疫、减轻疫情所带来的后果以及支援受到影响的企业。

  政府也提高了所谓的“日常生活中的英雄们“如老人院护理人员的最低底薪。同时,跨国企业如戴姆勒和汉莎公司的高级经理自愿放弃奖金。当下已经逐渐出现疫情后的轮廓: 对国家的依赖会增加、各自安全意识也在增加。问题是,今后是否因此变得更加公平呢?

  Matthias Horx(65岁), 一位研究未来的学者表示,“疫情后,很多事会往正面的方向发展。疫情危机是一次让经济减速的机遇,同时能让社会变得更加团结。我们将会学到,不需要那么多也能从中获得满足。一切都会变好。“

  Matthias Horx

  事实是,人们在紧急状态下都渴望回归常态。此次疫情没有给我们第二种选项。它强迫我们做出选择另外一个未来的决定,比如出行方式、城市化、联网、分工以及环境污染。

     当下同时发生多种现象: 去全球化、国际分工将会重新洗牌、新增加的万亿美金负债将会约束各个国家的调控空间、数字技术革命将会颠覆日常生活和工作。

归根结底是如何建立一种更公平与可持续性的经济模式。

  一家农用机器设备制造商Grimme拥有2700名员工。它创立于1861年,起初只是一家下萨克森州的农村铁匠。现在是全球土豆收割机制造商行业老大。

     企业加工深度高达85%,80%的产品都出口到国外。一直以来,企业管理层都拒绝占主导管理理论学原则: 大企业必须在全球范围生产、 将业务外包,务必达到灵活与高效的目的。据公司经理Jürgen Feld表示; „我们常常因此而受到嘲笑。“

  然而当下,大家都在羡慕这家公司。该企业在疫情期间没有一人申请短期工津贴。所有人都就业。同一时间,竞争对手如Claas何Fendt都停止生产。

      Grimme成为了行业的翘楚,他人的榜样。据安永咨询公司针对145家德企做得一项调查显示,有三分之一的企业准备因此次疫情而调整他们的供应链。不再按照最低价格标准,而是最高安全标准。

  德国最重要的中间产品供应国,中国只占了5%

  国际贸易和国际经济的变化、深红色:世界出口,浅红色: 世界GDP

  据经济学家Thomas Straubhaar表示,他从来都没想明白,为何大企业都必须要将生产转移到国外。他还强调,全球化的动力会受到影响。中国的成本优势正在逐渐缩短,薪水已经达到很多东欧国家水平。自疫情爆发后,再多增加了一个传染病因素,而且是长期的。;„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不是最后一次疫情“,Straubhaar这样说道。

  Thomas Straubhaar

  这种认知会改变一切!从柏林墙倒塌后至今,假如你今年45岁,几乎所有低于平均年龄的成年德国人只经历过一个开放式边界的世界、自由市场以及加速前进的全球化。

但现在,这个进程受各国民粹主义者和保护主义者的阻止,疫情将其终止。疫情明确地指出了这种经济模式的弱点。一种让德国出口业受益良多的经济模式。

  如今往后,那些产业价值链分布全球各地的大企业会面临挑战,比如德国阿迪达斯。它的加工深度不到5%。

阿迪达斯在全球52 个国家拥有630个供应商。多年来,它都是全球化的典范,德国很多行业都在模仿它。这是一种很脆弱的经济模式。

据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协会(VDMA)表示,89%的行业会员都明显受到疫情的影响。供应链强大与否,取决于最弱的一个小环节。解决该问题的一种策略是储存。

但,储存会绑定资本。在一个极其讲究高效率的经济生态圈,资本的绑定被视为时代的错误。可在当下,观念或许正在发生转变。

  对仓库的需求在过去几个星期有大幅度的上涨。外包和按需生产是和平时期的策略。但面对危机,它的短板会越来越明显,甚至很危险,比如医药产品的不稳定供应。

在上世纪80年代,德国被誉为全球药店。可是现在,德国反而对印度和中国产生依赖。很多情况下,医药原材料都来自少数几家亚洲公司。

今天的印度和中国已经替代了德国的位置,成为全球药店。假如德国保险公司愿意承担费用,德国医药业并不反对将生产重新转移回国。

到那时,德国的药物必然会比今天更贵。这也是去全球化的反面: 通过高成本和低利润换取多一点安全感。

  这种独立的代价只能依靠高端技术来减低。比如一家名叫Arburg的注塑机制造商。该企业总部位于北黑森林一个叫Loßburg的小镇(7500人口)。

Arburg在这里只有一个生产基地,拥有3200名员工,年产值高达7,5亿欧元。为了能够在高资区域继续保持竞争力,该企业采取高度自动化。

最终把私人订制的价格几乎减低到跟批量生产一样。德国工业的机器人投入使用率仅次于新加坡和韩国,世界排名第三。机器人不需要遵守1,5米距离的规定。

  以往,全球化意味着实体货物的贸易。今天,全球化也包括了虚拟货物的交换。对于德国工业而言,数字化具有很大的潜力。所谓的“隐形冠军“就是这场数字转型的领头羊。例如,Grimme发明了“数字化土豆“生产。

  经济学家Straubhaar也认为,“数字化是对全球化的一个答案。“ 同时,数字化进程也会带来风险: 数字化基础设设和网络空间比较容易受到袭击。

因此,我们„必须阻止出现虚拟版的流行病。“ 一旦发生,它的后果会比此次疫情更加严重: 住房没电、办公室没网、银行不能付款交易,一切都会陷入瘫痪。谁能承担这个工作?国家!疫情后,它会变得更重要。

  编者有话说

  此次疫情会对德国(经济)产生很深远的影响。自疫情在德国爆发后不久,德国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抗疫视为唯一的目标: 只要疫情结束就完事了。并不是。

  据我的观察,德国人考虑的事情还有很多。

  首先,很多政客都在表示,克服疫情需要花两年时间。即便明年年初有疫苗,疫情对德国以及德国人的影响也不会马上消失。他们会借助这两年时间针对一系列事物进行思考或改变某些固定观念。

往远的说,如何重新构造社会结构,比如国家(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以及新的经济模式。德国人自二战结束后至今从未经历过自由受到如此般的限制。这种集体经验也会起到改变德国人观念的作用。

比如现任司法部长跟前联邦宪法法院大法官关于自由和生命的辩论。国会主席朔伊布勒也表示,保护公民的生命不应该高于一切。这场舆论还会再延续一段时间。

  第二,德国经济界是否应该考虑重新构建供应商渠道或逐渐脱离对少数国家的过度依赖,比如中国。今年三月份,《南德意志日报》驻华记者就多次提到这到问题,德企应该尽早摆脱对中国市场的过度依赖。

在今后一到两年,我们很有可能会看到更多德媒关于“去中国化”的报道。迄今为止,德国并没有明确在中美两国之间站队,但今后呢?德国的态度很重要,因为背后还有一个以德国为主的欧盟。

  第三,HomeOffice有可能会影响德国今后的就业方式。据劳工部部长Heil表示,准备在今年秋天出台相关政策,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员工可以申请在家工作。

简单地说,按照目前趋势而言,HomeOffice的比例会增加。一旦成为新常态,企业对办公室的需求就会下降,它也会间接影响到德国家庭,甚至还会出现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第四,今年下半年对德国很重要。

1。)默克尔从7月1号开始出任欧盟理事会出席。按原计划,今年九月份将在莱比锡召开中欧峰会,其中一个议题是关于中欧的投资协议(也有人视它为中欧自由贸易的先前条件)。经过此次疫情后,不知欧盟是否会增加附加条件。

2。)到年底,基民盟会选出新党魁以及明年联邦大选总理候选人。今后约16个月的时间是德国针对很多事项达成共识的过程。

  总之,以上只是众多议题的一小部分。到下次联邦大选之前都可以视为达成共识的过程。今天的各种舆论都有可能成为明天的德国政策。

(来源 新华二代在德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