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后浪”生不逢时?负债累累 还丢了饭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美国的“后浪”们,叫做千禧一代(Millenials,1981-1996出生) 和Z世代(Gen Zers,1997-2012出生)大部分人背负了巨额的学生贷款,他们是为了还贷不得不奔波于公司的“社畜青年们“… 而2020年遭遇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全球大爆发,美国的“后浪”们不禁感叹:我们太难了!

小王身边就有不少背负着“巨额债务”的美国后浪们,每次谈到学生贷款各个都是咬牙切齿。美国人的平均学生贷款大概是3.7万美元,但是这个根据不同专业差距很大。比如我认识一位在加州某知名艺术学院深造的妹纸,她一毕业就背负着38万美元的债务,而她现在无业,闲置在家。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去年我采访了一位纽约小伙伴,他的表兄是学医的,表兄和他同样学医的太太一共欠了100万美元的学生贷款。虽然美国医生收入很高,但是100万啊,得还好多年去了。

新冠疫情让美国后浪雪上加霜

Muriel Vega, 2009年从新闻系本科毕业,现在基本上每个月都月光族。Glassdoor统计的美国记者平均年薪是4.4万美元, 而美国新闻学院本科每年的学费在3万到10万之间。

Muriel说既要吃饭又要交房租,同时还要还学生贷款,信用卡,真的是压力山大。光有新闻梦想是不够的,Muriel后来转行在科技产业找到了一份相对安全的工作,但是她非常焦虑,因为她知道新冠疫情会导致经济萧条,而且在那种情况下,没有人可以帮她解决经济困难,而她已经后悔之前推掉了一份额外的兼职。

Muriel的现状成为了她这一代人的缩影,通过自身的努力上学,然后在大学中因学费而背负了巨额的学生贷款,当他们准备在社会中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慢慢还清贷款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一切的贷款都变成了压着他们无法喘气的大山。

就在上个月,全美申请救济金的人达到了660万人,而据联邦储蓄银行预测,最终美国的失业人口会高达4700万,占到了全美的32.1%。而在失业人口中,年纪在45岁以下的失业人数(包括停薪留职)高达52%;年纪在46岁以上的人只有26%没了收入。

学生贷款的“骗局”

美国后浪们给外界的印象,大多时候是经济独立意识强,18岁之后家长往往不再负担他们的大学学费与生活费。“美国的大学生很独立”,实际上是一种被动的选择。即使美国的工薪家庭想要去负担子女的大学学费,也往往力不从心。美国家庭的平均收入中位数在5.4万美元,而一所公立大学的学费一年往往就是2万美元,像哈佛耶鲁这种常青藤私立学校每年光学费就超过4-5万美元。大多数美国家庭还有不止一个孩子。

70%的美国大学生毕业时会身负沉重的助学贷款。助学贷款占消费贷比重已经超过10%,成为全美仅次于住房抵押贷款的第二大贷款。据纽约联储的报告显示,60岁以上还在还助学贷款的美国老年人从2005年的70万,已经飙涨到2015年的280万人。

实际上,美国大学生还不起助学贷款的情况已经相当严重,本来是为了帮助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的助学贷款。反而成了许多大学生一生的枷锁。纽约联储发布的《家庭信贷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第4季度,美国大学生助学贷款总额接近1.5万亿美元。承担助学贷款的总人数超过4400万人,相当于每四个美国成年人当中就有一人负

人生第二次遭遇经济危机

美国“后浪”们正面临着其人生中第二次,迈入社会后第一次严重的经济危机,而他们对这一切毫无防备。

尽管过去几年美国经济形势大好,但千禧一代们并没有享受到经济上行的红利,他们在大学时代起,背负着信用卡和助学贷款的巨额债务,本想通过年轻与努力来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却突然发现自己陷入泥潭之中,绝望无助。

《纽约时报》报道了一对来自堪萨斯城的小情侣:26岁的Evan与他23岁的女友Kaitley,新冠疫情期间,Evan先后丢掉了自己在地毯商店的正职与咖啡店的兼职,而他的女友也被另一家咖啡店解雇了。

虽然政府的1000美元救济准时的发放到他们手上,但是仅4月的房租账单就达到800美元,还有300美元的学生贷款以及他本想开始支付的医疗保险。这对小情侣不得不一边申请政府的失业救济,一边继续漫无目的去找工作。

但是Kaitley 心里清楚,这段时间想要找到一份工作简直太难了:“我知道有很多和我一样年龄的人,正在经历着同样的困难。”

另一位来自夏威夷岛的小哥安德鲁(Andrew Lawson)今年29岁,本来他靠送外卖每周稳定有500-600美元的收入,但当夏威夷关闭了餐厅之后,他一周的收入骤降至60美元,甚至无法负担他送外卖的油钱。

安德鲁说:“现在我苦等3个小时,才能拿到一个5美元的麦当劳订单。”雪上加霜的是,安德鲁有一个2岁的孩子和怀孕在家的妻子,安德鲁从食物救济处(food bank)领到西红柿和萝卜之前,他们一家人已经吃了很多天的白面条…

绝境中的他在网上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请给我一份我能养活家人的工作,我不在乎这份工作要做什么。”

美国后浪直呼:生不起孩子!

与过去几十年中年龄相仿的美国人相比,千禧一代结婚,生子或拥有房屋的可能性要小得多。Kaitley说,她和男朋友的理想是拥有一所房子与一个家庭。但是她知道:“我们俩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负债前行,生孩子是不切实际的。”

尽管经济衰退会随着疫情的好转而改变。但经济学家认为,已经发生的动荡将对年轻家庭产生长期影响。无论是对于年轻人工作的信心还是投资的态度。这些经济困境既有结构性,又有其时代的特殊性。

美国城市研究所的一项研究表明,较低的保险覆盖率和缓慢的财富积累,还使年轻一代难以偿还医疗费用。 尽管美国的期望是每一代人都比以前的人做得更好,但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情况未必如此。这不仅与数字意义上的财富有关,而且更关乎于生活中的“安全感”。

美国如今的后浪一代,在刚毕业没多久就面临着重大的财务打击。据皮尤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调查数据显示,后浪们被解雇的概率因为新冠疫情而高了3倍,许多人原计划毕业后开始工作,但是在企业中实习的他们,在拿到正式文凭后,就再也没找到工作。

美国心理学会在2018年的一次调查后发现,美国81%的后浪们唯一的压力来源,就是钱。他们对辛勤工作与责任感缺乏信念。在这场灾情之下,父母,兄弟姐妹或年长朋友的亲身经历让他们深刻的感受到: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可能不足以保护自己,更别提进步了。

“前浪”的经济危机是如何挺过来的

如今美国的前浪们到了40至55岁,即使在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重创之后,他们相对于千禧一代仍然处于有利地位。他们的全部资产约为当今最年轻的美国成年人的四倍,储蓄额则是现在的两倍。

美国买房人的平均年龄在不断增高

新冠病毒引起的动荡已经在美国造成了不同年代人的分裂:在佛罗里达海滩上开派对的大学生惹恼了年纪较大的美国人,当年轻人不顾劝阻,在海滩上聚会传播病毒时,“长辈”们面临着更严重的健康风险。

尽管年轻人面临冠状病毒的风险很小,但他们更容易受到经济下滑所带来的沉重打击。根据政府的报告,千禧一代更有可能参与兼职工作和零工经济,而这些产业都是在新冠疫情下受打击最大的行业。

美国各行业年来分布图

工资的突然消失,加上每月源源不断的账单,已经迫使一些千禧一代采取绝望的措施。例如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讨论关于如何最好地从401(k)养老储蓄帐户中提前把钱取出来,用于支付租金。

中国后浪崛起令美国刮目

在美国主流媒体的悲观中,他们也将目光投到了遥远的东方,而这边的后浪则让他们惊讶不已。目前美国的年轻人口是8000万,而中国则有4亿人。

《纽约邮报》这样写到,中国后浪们更顺应时代的潮流,大部分人受过更高等教育,思想开放,善于学习。这一代人已经成为在国家经济中的中流砥柱,从最初的密集劳动制造业和服务业,逐渐开始引领互联网,高科技产品,智能手机等行业。中国千禧一代中,90%的人都拥有智能手机。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境旅游市场,千禧一代是主力军。在中国所有护照持有人中,三分之二都是36岁以下的人。根据世界旅游组织数据,截至2017年4月,中国的国际旅游支出为2610亿美元,美国只有1220亿美元。如今,世界各国的旅游业都必须开始迎合中国的需求。

中国千禧一代通过教育,体育,娱乐对外面世界的了解比上一辈都更多。在美国的国际留学生中,中国学生占到三分之一。

但是中国的千禧一代也面临很多问题,例如过高的房价让很多年轻人的买房梦遥不可及,许多行业的高强度工作也让更多的年轻人失去了自己的生活。当然还有一些美国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比如后浪们结婚晚了,或者不结婚就会被嘲笑为“剩男剩女”,结了婚的夫妻还会被老一辈人催着抱孙子。而在结婚前,中国的年轻人就需要有车有房,因而很多年轻人的财富更多的来自于父母,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啃老”。

当年梁启超愤慨于国家的羸弱,在《少年中国说》高声疾呼:少年强则国强。中国的后浪与美国的后浪,各有各的烦恼与责任,不能简单就说谁比谁好。中美之间的赛道,将会并且正在成为两国下一代人之间新的竞争。

 

(来源:冰汝看美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