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新常态之下,瑞典能代表世界的未来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4月29日的记者会上,世界卫生组织突发卫生事件项目组执行主任Michael Ryan博士表示:“如果新冠疫情成为新常态,那么在许多方面瑞典代表着一种未来的模式。”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在记者会中评价瑞典模式的短短几分钟内措辞非常谨慎,并未建议其他国家效仿瑞典的防疫举措。瑞典当地电视台TV4在报道世卫组织给本国“点赞”时,仍用了“世卫组织称:瑞典可作为其他国家未来的模式”(“WHO:Sverige kan vara en framtida modell för andra länder”)作为新闻标题。

  ●“世卫组织称:瑞典可作为其他国家未来的模式” / TV4新闻视频截图

  而早在四月初,瑞典前国家流行病学家、前公共卫生局专家Johan Giesecke就曾对瑞典媒体表示过“所有其他国家都做错了”(Alla andra länder gör fel)。

  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之际,瑞典是唯一一个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坚持“逆向行驶”的国家——不封城封国、不禁足、不关闭餐厅、商店和酒吧、不限制公共交通、不完全关闭学校。

  同样位于北欧的丹麦和挪威在复活节(4月12日)假期后已相继解封,也进入了“瑞典模式”。社会和经济条件相似的邻国改弦易辙,加上世卫组织的肯定,是否说明瑞典逆行式防疫成功了?瑞典模式成功就代表“其他所有国家都做错了”吗?如果新冠疫情将成为生活中的新常态,瑞典在哪些方面可以为世界提供一种未来模式的参考?

  大流行正在消退

  4月29日,在世卫组织肯定瑞典防疫策略的当日,瑞典公共卫生局发布报告称瑞典境内新冠肺炎的基本传染数(R0)自4月21日起已回落至1以下。

  公共卫生局发言人、国家流行病学家兼此次瑞典防疫策略的总设计师Anders Tegnell在随后接受国家电视台SVT采访时表示“如果R0低于1,那么每个患者甚至不会感染一个人,这意味着大流行将逐渐消退”,也说明“我们采取的举措发挥了作用,比如保持社交距离和让生病的人待在家里,每个公民做的事都对基本传染数下降有影响”。

  瑞典公共卫生局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邻国挪威在4月6日R0已回落至0.7。瑞典现在R0回落至1以下,终于迎来证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第一个利好数据。

  而对于瑞典,这样的数据尤为突出:尽管北欧人都习惯保持较远社交距离,隔代同住比例非常低,但在丹麦、挪威和芬兰宣布关闭学校和餐馆/酒吧及理发店时,瑞典全国从幼儿园到初中的学校和所有商店一直保持开放。

  ●北欧四国防疫措施对比 / CNN制图

  在封锁措施方面,唯一一项北欧各国都实行了的措施是禁止大规模公共聚会,然而,在对“大型聚会”的定义上,瑞典和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比自己高5.52倍的丹麦相比仍有很大区别。尽管人口密度更大的丹麦已部分解封,但到现在仍禁止10人以上的聚会,而瑞典直至3月11日才实施大型聚会禁令,当时的人数限定为500人以下,迟至3月27日才收紧至禁止50人以上的聚会。

  死亡率数倍于邻国

  看上去,瑞典逆行式防疫形势一片大好,不封城不禁足最后似乎也取得了和邻国一样的防疫成果。但不能忽略的是,瑞典式防疫,是以更多无法挽回的生命作为代价换来的。

  由于各国检测力度不一,确诊比例不能作为了解各国疫情严重程度的可靠数据支持。就每10万人口死亡人数作为基准点来看,对比瑞典与其人口地理条件和社会政治文化相似的丹麦、挪威和芬兰,瑞典每10万人口死亡人数22人,这一数据是丹麦的3.14倍,挪威和芬兰的5.5倍。

  哪些原因造成瑞典死亡率居北欧榜首、欧洲前列?

  直接原因是瑞典的检测力度一直不够。与瑞典高税收高福利的固有形象不符的是,疫情初期瑞典一度尝试过放弃大规模检测,尽管这一“弃疗”思路仅仅执行了十天就又被宣布放弃,此后瑞典也一直承诺加大检测力度,但直到现在,瑞典的检测比例在欧洲仍明显处于较低水平。

  截至5月3日,瑞典新冠每百万人口检测数据仅为11833,而邻国丹麦这一数据为38312, 挪威31835,芬兰18463,甚至连土耳其也达到了13177。有未被检测到的感染者群体存在,无疑加大了风险群体的感染可能,也就间接造成了更多的人染病去世。4月30日,瑞典社会部部长Lena Hallengren宣布从五月中旬将可以实现每周检测10万人,这一亡“人”补牢的举措可期在未来数月的疫情持久战中发挥积极作用,却已救不回已经逝去的生命。

  除此之外,和欧洲很多国家在新冠疫情中的惨痛教训一样,公共卫生局也承认养老院的“失守”是造成死亡人数多的原因之一。瑞典直至4月1日才禁止探访养老院,对不在养老院的70岁以上老人也一直只是“建议不出门”而非强制禁止出门。

  ●斯德哥尔摩一处为新冠死者而设立的自发纪念处 / 网络

  尽管没有明确公布养老院中老人的感染比例和死亡数字,但早在4月11日,瑞典广播新闻就已报道称,瑞典全国21个省中有18个省出现了养老院内的大规模感染。更早之前的4月2日,首都斯德哥尔摩养老院感染比例就已达到三分之一,4月16日第二大城市哥德堡也报告养老院感染比例为三分之一。

  上周公布的一份数据显示,在目前斯德哥尔摩因新冠去世的1406人当中,有630人为养老院住户。

  另一方面,瑞典一直没能解决的难民融入问题也为死亡率的高企埋下祸根。据斯德哥尔摩当地报纸Mitt i Stockholm截至4月27日的数据显示,难民聚居的Rinkeby-Kista、Spånga-Tensta和

  Sundbyberg每万人口死亡人数分别为12.9,10.4及10.4,是中心富人区Östermalm(东城)和国王岛的两至三倍。

  从两伊战争就开始大量接收难民的瑞典每百万人口接收难民人数为24527.67,比欧洲大国德国的12849.46几乎多一倍,堪称超负荷运转。但与此同时,难民的教育、就业、居住环境甚至是及时接收新闻信息等融入瑞典社会的问题长期悬而未决,都导致难民群体在此次疫情中受到重创。

  经济保住了吗?

  拒绝社交封锁措施、尽量维持社会正常运转的瑞典受到的经济冲击是否比其他国家小?以下经济相关的数据能为我们的判断提供事实性的支持。

  失业人数创下历史最高记录。今年三月,瑞典共有42415人失业,比1990年代危机和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失业人数多一倍。

  ●瑞典近二十年失业数字统计 / 网页截图

  截至2020年4月19日,申请破产的公司已经超过2000家,较上一年同比增长16%。其中有大量酒店和餐馆。与此同时,还有至少143家公司申请重组,这一数据也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多。

  瑞典国立经济研究所发布的经济晴雨指数4月份下降了34个单位,为58.6,是历史最大跌幅,比金融危机前后最低水平还低8个单位。

  同一机构对国内生产总值的预测则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的数据将跌至谷底,但不会有2009年金融危机时那么糟,且可能将在2021年第四季度时恢复至疫情爆发前水平。这意味着,疫情将带走瑞典两年左右的经济增幅。

  ●自1997年以来的经济晴雨指数折线图 / 网页截图

  目前所有的经济评估都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没有人能肯定地说经济下滑会持续多久或多深,但是结合迄今为止发布的所有预测,可以肯定的是,2020年的各项经济指标都将急剧下降,而更严峻的局面可能尚未到来。

  比起一些疫情严重爆发而且持续时间相对较长的国家,这样的局面或许已算乐观,然而瑞典一直是典型的外向型经济,进出口贸易在全国经济总量中占据关键比例,随着新冠疫情的扩散对全球经济造成沉重打击,尽管瑞典不愿意执行封锁措施,而是极力试图保持商业活动正常运行,依然无法在本轮世界性波动当中独善其身。

  而可以预期的是,即使瑞典真的在这一轮震荡当中暂时保住了更多活力与可能性,如果未来其他国家因为疫情原因继续执行封锁,或因为疫情严重影响经济活动,瑞典乃至整个北欧如今的暂时“松一口气”,也只能是暂时而已。

  “逆行”的经验与教训

  几天前,曾三度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记者Thomas L。 Friedman在《纽约时报》观点专栏撰文评论:“特朗普总统常常用与‘无形的敌人’的战争来形容人类与新冠病毒之间的斗争,这一比喻不但错误而且具有误导性。战争由人去斗争和取得胜利, 但当人类面对来自大自然的挑战——比如病毒或者气候变化时,目标不是去战胜这一挑战,因为没有人可以战胜它,目标应该是去适应它。”

  他进一步写道:“大自然不会奖励最强大或最聪明的人,她奖励那些最能适应化学、生物学和物理学进化的物种,无论她如何对待他们。”

  在这位资深记者看来,瑞典可持续性的防疫举措就是在寻求适应新冠病毒挑战的新生活方式,大面积封锁、长期禁足和关闭商业活动则不是。

  几乎与之同时,世卫组织专家也给出了类似的论断:“如果新冠病毒成为一种新常态而我们希望回到不封闭的正常社会,那么在病毒存在的这段较长时间内,想减少病毒的传播意味着需要调整我们的生活方式,调整社交距离和社交习惯来适应与病毒共生的生活。瑞典正在尝试着如何做这样的调整,我们也许能从瑞典同事那里学到经验。”

  如果假设人类与病毒的周旋不是百米冲刺跑,而是马拉松的话,瑞典采取的可持续数月甚至数年的软性防疫举措或许的确能够为世界提供一些实践经验:禁止人们出门活动,禁止一般的社会生活,或许并非防控疫情所必需。

  但在阻击新冠病毒的”最小限度措施“究竟为何尚未可知,全世界都还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当下,瑞典的暂时放松也无法用来反证“其他国家都错了”:我们并不知道瑞典式“经验”里有没有运气成分,北欧的社会经济条件与人们相对较远的社交习惯,也没那么容易在其他地区简单复制。

  如果这是一场马拉松比赛,那么赛程才刚刚开始,而在这一过程中的鞋子合不合脚,也只有自己知道。

(责编/张希蓓)

来源 世界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