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的抗疫补助金,都花在哪儿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每青在美国

  上个月里,美国民众陆续收到了刺激经济计划下的联邦补助支票。每个成年人,按2018年的报税情况,如果年度总收入在75000美元以下(或者夫妻年收入总额在150000美元以下的话),每人有1200美元的一次性补助金。1200美元,折合人民币8488块,不算小数目了——在很多地方,已经够得上一个月的房租或者房贷。收到的民众当然是高兴的。

  那么,这笔钱,大家都是怎么用的呢?我们一起来看一看吧:首先,花钱的速度?一个字,快!根据网路银行Current的统计(涵盖了16595位在该行开户的客人),截至4月22日,有45%的客户已经花光了他们的补助金。下图是Money网站在4月份的民调,关于“补助金能在你手中呆多久”:

  回答已花光的有8%,一周内将花光的有14%,1到2周内花完的占24%,3到4周内花完的占28%——也就是说,一个月内花光这笔钱是绝大多数(75%)民众的打算。其次,花在哪里?

  吃!

  Current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超过三成收到补助金的客户开心的提高了他们的买菜金预算。而16%的客户把钱花在叫外卖上。

  精品投资银行,科文公司的数据则显示,19%的民众会把钱花在买菜、以及个人护理用品上。个人护理用品,嗯,我已经在自媒体平台Instagram上看到很多妹子晒自己新买的“刺激经济”版指甲油和面膜了。。。。。。估计也会有一轮春季时装买买买。

  还债

  Current银行的统计还显示有18%的补助金额花在了还信用卡债务上。有信用卡债务,这个在美国是很普遍的——大家都是借钱花,提前消费。怎么个提前法呢?就是,一旦根据平均工资、月收入开通了信用卡(额度一般是跟收入相匹配的),美国人通常会拿信用卡来支付日常消费(比如,吃饭、乘车,比如逛街网购)。然后,在下个月信用卡账单到来时,再用银行账户里的钱来支付上个月的信用卡花销。如果每个月都还清的话,其实从理财角度上讲,跟直接划银行卡的差别不大。

  仅仅是有30天的推迟期,以及可以赚一点信用卡点数、乘机里程什么的。[那么,干嘛不直接用银行卡现金支付就完了呢?是这样的:美国是一个信用社会。建立信用,非常的重要。比如要租房、创业贷款,购车贷款,申请房屋贷款,甚至申请工作的时候,都会被验看个人信用报告。如果一直仅仅从银行账户走账,和花现金消费,就无法建立一个良好和长期的信用记录。

  刚来美国的朋友们,一定记得早早开一张信用卡,没事刷一刷。建立起一个“一直好借好还”的记录。]但是,银行账户里的钱碰巧不够支付上个月的信用卡全额怎么办呢?只要能够还掉“最低额度”(比如,花了100块,还掉20块,欠80块),倒是不影响信用度的。只是,信用卡公司会开始收利钱。欠额80块乘以利息率,就会一起加在下个月的账单上。一直不能还清的话,当然欠款数额就会越滚越大。形成经济压力。

  再如果:忽然失业了,下个月银行账户里的钱连支付最低额度都不够了——比如,花了100块,最低还款额度是20块,还不出这20块——的话,麻烦就来了。首先会有罚金(比如,35块)。这是单独的、在利息之外的。下下个月再不能交出罚金加最低还款限额加利息(35+20+2,57块钱),不但信用卡会被取消,被信用卡公司一直追债,还会被上报到信用局。“曾经有信用过失”(been delinquent)这一条,会印在信用报告上。

  而信用分数也会降低一个级别。在找下一份工作、下一间房屋时,雇主和房东都会看到这个“曾有信用过失”的事情。很多雇主和房东是不接受有重大信用缺陷的申请人的。这就会令情况雪上加霜——最需要工作的时候,找工作却更难了。信用这件事一说起来就扯远了。再说回钱怎么花哈——住房:科文投行的数据显示,11%的调查参与者表示将会把钱花在贴补房租或房贷上(才11%,低的出乎意料。。。。。。)。

  娱乐:

  Current银行的统计显示5%的补助金被用在购买电子游戏上。(嗯,这两个多月宅家宅的大家都很需要娱乐。)再下来就叫人挠头了:“4月15日,自从第一批补助金支票被收到后,我们迎来了合法大麻史上最棒的星期三!订单量和销售金额跟平均周三相比,均增长了50%。” Akerna,一家全球监管合规技术公司的新闻稿说。所以,一发钱,就宅家嗨起来?(下图是网友贴的收到拿补助金买的大麻后。她说:谢谢你,唐纳德)

  武装购买枪支、武器的不在少数。

  其它东东我看了看各大社交平台上,还有更无厘头的冲动购物:比如,虽然万圣节还早着呢,德州一位姑娘已经果断入手了下面这个东东:

  三十七美元买的充气恐龙长这样子:

  也有拿补助金买女性按摩棒的。关注自身需求,响应政府的宅家号召,这姑娘倒是爽直可爱。(她在推特上写到:“补助金来了!我立马还了信用卡账,然后买了人生第一个玩具。。。。。。但愿在25岁之前实现高潮!”)

  存钱?

  除了还债、和买买买,也有存钱的。我在Instagram上看见一个满身纹身的科罗拉多的妈妈说:把钱存给孩子当教育基金了!拒收??更有不要钱的:亚当⋅马考维兹,一位佛罗里达州的注册会计师说,他已经收到20余名客户前来询问这个补助支票的事情;而其中,7、8名是关于如何拒绝接受此支票的。等等——竟然有人咨询会计师、想方设法不要这笔钱?!是的。亚当说,这些客户大多是资产净值较高(比如,拥有多处房产、和理财账户),而年收入不高(已退休、并没有在工作),因此被囊括在本次补助的收入线之下。他们觉得自己不是政策应该帮助的标靶人群。

  也有客人是出于政治原因,不想拿一张有特朗普名字的支票,而希望能够拒绝这笔钱。还有一位离异的女性读者写信问财富杂志,说是因为2018年时还没离婚、跟前夫是联合报税的,结果,支票来了,写的是两个人的名字,金额也是双倍的。“我不想领他的钱啊。领了还得还给他。能不能直接退一半给税务局啊?”——这是有多不喜欢跟前夫说话沟通。。。。。。

  捐献

  还有许多人选择把部分补助金捐出来:莱茵⋅喜马曼,一个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的姑娘,则从自己收到的钱里拿出来了250美元,捐给帮助建造低收入居所的慈善组织。

  她自己还背着3万美元的学生贷款,却选择先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像莱茵这样的人,有不少。德州圣安东尼奥的一位信用合作社员工,55岁的托伊⋅科德沃斯,向当地食品银行捐款950美元,然后剩下的钱分赠给失业的和年长的邻居。

  “我有整整一冰柜的食物,却有人在排队领免费餐——看着叫人心碎啊。这是美国,不该有人挨饿的。”布汝克⋅杨,一位犹他州盐湖城的市立图书馆的管理员,也从自己的补助金中拿出来了200元捐给当地的慈善、公益组织。

  “我余钱也不多,但是,毕竟我有工作,经济稳定,没有失业啊。已经很幸运了。我觉得我必须得为更不幸的人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这就是,美国人花联邦补助金的现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