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告诉你美国人如何度过疫情:遵守隔离,醉生梦死,以及看片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 | 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调查数据告诉你,美国人如何度过疫情: 遵守隔离,醉生梦死,以及看很多毛片。

从3月初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开始占据新闻头条,到3月16日美国大多数州开始采取一系列政策来遏制病毒的传播,已经过去了近2个月。美国人还好吗?多项研究发现,很多人随着失业、隔离,心态已经崩了,而应对方法不当,可能会酝酿为下一场公共卫生危机。

戴口罩、遵守社交隔离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贫困实验室(Poverty Lab)和Rustandy社会部门创新中心(Rustandy Center for Social Sector Innovation)的一组研究人员一直在对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美国人口样本进行纵向调查。目前汇集到的这批数据来自2020年4月6日-11日这一周,针对1400多名美国人。

总体来看一个积极的发现是,研究中大多数美国人报告说他们遵守了病毒控制政策,例如居家令。

社交隔离政策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公众是否愿意遵守。研究要求被访者报告他们每天采取哪些行为来防止传染:包括打喷嚏时用肘部遮挡;更多使用快递服务;与他人保持安全距离;在室外尽量不要触摸物体;勤洗手;并在公共场合遮住口鼻。

大多数美国人在日常生活中采取了半数以上的这些措施。家庭收入越高,遵守程度就越高,不过这一点对民主党选民来说尤其如此。值得注意的是,低收入的登记共和党选民似乎是局外人,他们的服从程度明显较低。在被调查者遵守居家措施的意愿方面,也可以观察到同样的差异。

此外一个有意思的发现是,近40%的美国人不认为COVID-19疫情是美国未来12个月最紧迫的政策重点。

在调查中,受访者被要求从一系列选项中选择哪个是美国未来12个月最紧迫的优先事项。这些选择包括冠状病毒爆发、气候变化、失业、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移民、收入不平等和获得医疗保健。对近40%的美国人来说,2019冠状病毒病的爆发并不是美国未来12个月的首要任务。然而,两党受访者心目中最重要的三个优先事项是一致的,即2019冠状病毒病、失业和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但他们在不那么重要的政策优先顺序上存在差异。

焦虑、紧张、绝望

看待病毒和相应政策的方式,可能会影响到民众应对的心态。芝加哥大学还进行了另一项名为“COVID影响”的调查,这项调查在全美抽选出了18个地区,每周在每个地区对18岁及以上的成年人进行约400次采访。

这个项目刚刚开始,目前所获得的是4月20-26日第一周调查的结果。情况看来不算乐观。

首先,许多美国人说,他们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已经失业。

COVID影响调查发现,大约一半的美国成年人在疫情期间仍在工作。但许多人表示,他们已经被解雇或暂时无薪休假。还有一些人说,他们目前无法工作,因为需要照顾孩子或患病的亲友,另有7%的受访者说他们不想在这个时候工作。

经济不安全和流行病两相夹击,产生的结果是,很多人在面临心理危机。

在过去的一周中,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说他们在过去七天中至少有一天感到焦虑、沮丧、孤独或绝望。14%的人表示,当他们想到自己在大流行中的经历时,会出现出汗、恶心或呼吸急促等反应。调查发现,女性尤其有可能经历这种极端情绪。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精神病学教授克雷斯坦·科宁(Karestan Koenen)博士说,身体上的疏远、缺乏可预测性、经济动荡以及无法以传统的方式对亲友去世进行哀悼,都在造成伤害。

“我们不能做所有正常的事情,”科宁说。“这会让我们感觉更加孤独。”

科宁还指出,家长们此时心态也很容易崩溃,因为随着学校和日托所关闭,“父母在生活中努力建立起来的一切都被剥夺了”。更重要的是,他们担心自己孩子在学业上落后,也为孩子的安全与快乐发愁。她建议人们遵守时间表,尽可能保持有规律的生活,如果感到不知所措就寻求帮助。

情绪困扰在年轻人中也很常见。在30岁以下的美国人中,有81%的人在过去一周至少有一天经历过上述四种情绪中的一种,在30岁至44岁的美国人中,这一比例为70%。相比之下,年龄在45岁到59岁之间的人中有62%,60岁以上的人中有48%。

这些数据与3月18-19日由美国精神病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发起的一项涉及1004名成年人在线调查结果有一定的延续性。当时仍处在疫情发展早期,相比4月份时三分之二的人报告说有极端情绪,此时仅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36%)认为冠状病毒对他们的心理健康有严重影响,不过有趣的是,两项研究中,最不焦虑的都是老年人,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与老年人财务安排较稳健,且已经较为适应社交隔离的生活有关。

集体创伤

在接听危机和自杀热线时,心理咨询师们已经直观地感受到了人们的情绪困扰。来电者纷纷涌进电话,谈论健康担忧、失业、人际关系紧张,以及在隔离状态下度过的孤独日子。一些专家警告说,这种紧张状态可能会导致全国性的精神健康危机。

运营萨克拉门托危机热线的WellSpace Health公司首席执行官、临床心理学家乔纳森·波蒂厄斯(Jonathan Porteus)说,从2月到3月,热线接到的电话增加了40%。他说,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4月的通话量比2019年4月增加了58%。“我们的社会肯定处于集体创伤状态,”他说。

波蒂厄斯说,失业会给人的情绪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这种打击会是灾难性的。失去了工作,很多人失去了他们所认为的一切,也失去了他们的社会背景。他们不知道该怎样定义自己。”

波蒂厄斯说,在封锁期间家庭关系可能会变得紧张。“家庭就像一个火药桶,孩子们现在可能面临更大的被虐待的风险,尤其是因为他们在学校再也得不到喘息的机会。”

劳伦·奥克斯(Lauren Ochs)是马萨诸塞州的一名心理咨询师,负责接听危机电话。她说,疫情期间,在她8小时执班时平均接听25-35个来电,比平时增加了很多,“至少80%到85%的人提到了COVID。这可能不是他们的主要问题,但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受到了影响。”

“最近我和一个八年级的老师谈过,他对学年提前结束感到很难过,”奥克斯说。“他为突然失去学生,而且几乎没有机会说再见而悲伤。他所在的地区贫困率极高,所以很难联系上学生,很难跟他们一起上网课。”

除了心理咨询师,牧师和社工等人也感受到了人们的不安情绪。密歇根州弗林特基督国王天主教堂(Christ the King Catholic Church)的牧师菲尔·施米特(Phil Schmitter)大部分时间都通过电话或Facebook与教区居民交谈。他所在教区的一些成员感染了病毒,一些人已经死亡,而其他人则担心如何支付账单。

施米特说:“我发现人们真的在挣扎,而且他们越来越愤怒。他们压力很大,很难入睡……他们不敢出去买东西。许多人感到与世隔绝,因为很多人是使用图书馆的电脑获取新闻或了解医疗保健和其他福利,但图书馆已经关闭了。”

Well Being Trust是一个关注心理卫生和药物滥用的非营利组织,该机构于上周五发布的报告称,由于失业、社会孤立和对病毒的恐惧,大流行可能导致7.5万人因吸毒、酗酒和自杀而“绝望而死”。

波士顿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桑德罗·加利亚(Sandro Galea)最近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警告说,由于冠状病毒,即将出现一波精神障碍。

他指出,“大规模的灾害,无论来自暴力(世贸中心袭击或大规模枪击事件)、自然(飓风)还是环境(深水地平线石油泄漏),几乎总是伴随着各种精神障碍的增加,包括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药物滥用障碍、其他广泛的精神和行为障碍、家庭暴力和虐待儿童。”

他引用了几个例子:

2008年艾克飓风(Hurricane Ike)过后一个月内,5%的受影响人群达到了重度抑郁症的标准。

在9/11恐怖袭击后的一个月里,纽约市有十分之一的成年人表现出严重的抑郁症症状。

近25%的纽约人表示,袭击发生后他们喝酒增加了。

非典(SARS)过后,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有所增加。

加利亚说,COVID-19大流行可能会产生类似的“精神疾病泛滥”。这种心理健康的影响可以立即出现,也可能延后一段时间再发酵。

酒精滥用

一些人通过酒精来舒缓情绪。

波蒂厄斯说,萨克拉门托的热线电话接到了更多来自酒精成瘾患者的电话。“咨询师们注意到,现在有些人很坦然地从白天就开始喝起来,他们说,‘是的,我在喝酒。为什么不呢?我哪儿也不去,我不需要开车,也不需要上班,以前的那些约束现在都不存在了,’”波蒂厄斯说。

在疫情期间,买酒比买卫生纸或鸡蛋更容易,这也是个潜在的问题。

在美国,州长们将酒类销售定义为必须业务,并放松限制,允许送货上门和推出鸡尾酒,为一些小企业提供了一条经济命脉。尼尔森(Nielsen)的数据显示,在截至3月14日的一周内,酒类和杂货店等非自营店的葡萄酒销量较上年同期增长27.6%,烈酒销量增长26.4%,啤酒、苹果酒和麦芽饮料销量增长14%。3升盒装葡萄酒的销量上升了53%,24包啤酒的销量上升了24%。该周网上酒类销售也同比增长42%。

波士顿大学政策与管理卫生法教授戴维·杰尼根(David H. Jernigan)说,在疫情中,人们普遍购买了更多的酒。作为一个花了30年时间研究酒精政策和公共健康之间联系的人,他认为这可能会导致未来几年酒精使用障碍激增。

杰尼根表示,饮酒增加将对健康和安全产生短期和长期的影响。短期内,酒精滥用会抑制身体免疫系统多个方面的反应,尤其是对肺部抵御COVID-19等感染的能力产生影响。

酒精场外销售和家庭消费的增长也可能会影响人际暴力。与在酒吧或餐馆喝酒相比,场外出售酒精饮料更容易引发暴力犯罪,因为这种行为是在没有服务员和其他顾客在场的情况下发生的。多个城市报告说,在大流行之后,财产犯罪有所减少,但家庭暴力有所增加。虐待儿童的案件可能也在上升——虽然没有全国性的数据,但德克萨斯州沃思堡(Fort Worth)的一家医院通常在一个月内会接收八起此类病例,而现在一周内就会接收六起。

至于长期影响,2003年对SARS爆发对北京某大型医院员工的影响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三年后,在隔离病房或专门治疗呼吸系统疾病患者病房等高危环境中工作的员工出现酗酒或酒精依赖症状的可能性更大。在9/11恐怖袭击世贸中心事件中,暴露的程度越高,一年后和两年后酒精依赖的几率也会更高。这表明,在冠状病毒危机期间,正在依靠大量饮酒来排遣孤独和焦虑的人们,在未来出现酒精依赖的可能性也可能相应提高。

抽烟则是另外一回事

喝酒的人增加了,想要趁着疫情戒烟的烟民倒也变多了。这意味着对于一些人来说,疫情反而是改变生活方式的契机。3月的第三周,尼古丁替代产品的销售额增长了54%。

59岁的凯蒂·肯尼迪(Katie Kennedy)已经吸了40年烟,也曾四次试图戒烟,但总是复吸。今天,当吸烟的渴望再次抬头时,她的脑海里会浮现出一幅新的画面:成排的COVID-19患者连在呼吸机上。

“我觉得是时候尽可能保护我的肺了,COVID-19是一个很好的动力,”肯尼迪说。今年3月,她在加州参加了戒烟项目。

早期研究表明,与非吸烟者相比,患有COVID-19的吸烟者需要加强治疗的可能性要高出14倍。这一点或许给了烟民戒烟的动力。

加州吸烟者求助热线1-800-NO-BUTTS提供免费戒烟建议,该热线还会为求助者寄送两周的免费尼古丁贴片。

“我上周和一位男士谈过,他非常想利用这段时间来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他发现眼下正是戒烟的好时机,因为能远离吸烟的朋友,”求助热线的顾问纳利·埃斯皮娜(Nallely Espina)说。

埃斯皮娜说,还有一名20多岁的男子读到一篇新闻报道,说吸烟的年轻人也可能会因为这种病毒而出现更严重的并发症,于是给她打了电话。约有一半的求助者表示想利用在家的时间来改变生活习惯:开始练习瑜伽、冥想或更健康的饮食。

埃斯皮娜帮助一位父亲设计了新的应对策略。“他有时候为了远离孩子们自个儿独处一会儿,会出去抽根烟,”她说。“所以我们讨论的结果是,他还是可以有些独处的时间,不过不是抽根烟,也许可以花几分钟在后院做几个俯卧撑和立卧撑?他很喜欢这个想法。于是就这么行动了。”

孤独的人们在猛看毛片

在全球范围内,旅行人数减少,失业率上升,小企业陷入困境。

但并非所有的企业都在经历低迷。世界上最大的色情网站Pornhub报告说,它的流量有了很大的增长——4月份全球流量较上月增长了22%。而且各国访问量增加似乎与病毒传播和在家工作的人数增加有关。在3月的前两周,来自美国(为该网站最大市场)的访问量只比平日增加约2%,到了3月25日,该网站为了鼓励人们保持社交距离免费开放了优质内容,美国访问量突然增长了41.5%,全球访问量也增加了24.4%。该公司在其博客上写道,数据“清晰地反映出,人们在为了在居家隔离时能有点消遣而感到开心。”

鲍林格林州立大学(Bowling Green State University)心理学助理教授约书华·格洛布斯(Joshua B. Grubbs)说,冠状病毒的传播和社会疏远措施导致了社会隔离、孤独感和压力的增加——因此,色情制品使用量的增加是合理的。

孤独的人们还在寻求其他对策,eHarmony、Plenty of Fish和Tinder等交友平台报告称,自封锁开始以来,新注册会员和视频约会的数量显著增加。疫情彻底改变了约会的格局,单身人士不得不创造性地安排他们的约会之夜。流行的数字约会方式包括通过Skype一起做饭、参加虚拟音乐会、在线健身约会等。而且这一点在疫情过后也可以持续。由eHarmony和帝国理工学院商学院(Imperial College Business School)进行的最新研究显示:

2015-2019年间,32%的恋情始于网络

到2035年,超过50%的恋情将从网上开始

到2040年,70%的人际关系将归功于在线交流。

当然,很多人现在在线聊天并不是为了约会,而是保持社会联系。在上述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中,65%的美国人说他们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基本上每天”都通过电话、短信、电子邮件或网络与朋友和家人联系,与疫情爆发前相比,他们现在也更经常向朋友和家人伸出援手。

69岁的芭芭拉·汉克(Barbara Hank)住在马萨诸塞州达德利市,她一个人生活,家中只有三只猫陪伴。她说,她要感谢在封锁期间,为她提供情感支持和虚拟陪伴的好朋友和邻居。

“只要你主动去和别人交谈,你就会意识到自己并不孤单。有很多人爱你、支持你、关心你,”汉克说。

 

(来源:纽约时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