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夏,我在英国光华书店打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图:胥一凝

光华书店,全英国唯一的一家中文书店,始于1971年。

书店不大,坐落在伦敦闹市苏豪区 (Soho),  紧邻中国城唐人街,这里热闹繁华,酒肆、店铺齐全,剧院,咖啡,林林种种,游人,食客来来往往,离著名的皮卡迪利大街,特拉法加广场不过步行5分钟的距离。

一间中文书店在这里开了48年。

(图:光华书店创始人邓家祥先生和太太)

2019年8月,我在书店工作了一周,本以为最大收获是学习和阅读这里的藏书,没想到,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购书人,他们对汉语的喜爱,对中国文化的热情,那些肤色各异的面孔,那些笑脸,让我印象深刻,难忘。

1,“我在找陪伴了我四十年的中国绒毛鸟”

“你好,我有一个特别可爱的中国绒毛鸟玩具,40多年前在伦敦唐人街买的,最近不小心打破了。我去了唐人街,可那家商铺已经搬走了,他们推荐我来光华书店,请问你们有这样的玩具吗?”

这真是一位特别的客户,一位衣着精致的英国女士,家住着英格兰中部乡村。很显然,她这只保留了40年的中国绒毛鸟玩具,全中国也许都很难找了。40年中国发生了许多变化,同一个玩具产品被原样复制,保留40年,这种可能性特别小。

她大概也知道获得的可能性比较小。人来寻找一个物件,寻找的是一份陪伴,一段记忆里的时光。

她离开后,我在想,一个来自中国的玩具,被保存了40年,在她心里是什么样的回忆?

 

2,“给我女儿取个中文名,好吗!”

“My daughter Lucia is 14 years old, and is about to start year-10 GCSE Mandarin .  Can you make an Chinese name for her ? ” (我女儿叫露西亚,14岁,即将开始10岁的GCSE汉语课程。你可以帮她取一个中文名字吗?)

这位来买汉语教学书的母亲,来自欧洲,曾经定居新加坡6年,除了买书,她留给光华书店这样的需求。

她身旁的女儿露西亚,还戴着牙套,看起来很羞涩,我和她用简单的汉语对了几句话,她发音清晰,声音清亮,只是缺乏一点说汉语的勇气。

母女俩带着新买的书,高兴的走了。至于中文名,我们还得请老师斟酌一下,不过,我暗地里觉得,最好的名字,要自己给自己取。

(图;8岁的小女孩在光华书店买了一对猫,一个送给她好朋友,一个留给她自己。)

3,“你很漂亮!”

“你很漂亮!” 我忽然被眼前的这位来取报纸的香港老人夸了一下,很惊喜,也很意外。

他告诉我,他叫“陈俊”,俊就是漂亮的意思呢。

哦,原来,他也是夸他自己。

同事告诉我,他每天都来,每天都来说说唐人街的往事,做为唐人街老城居民之一,他的名字刻在那里。他觉得很骄傲。

我有机会可以练练粤语了,的确,每天都有许多说粤语的老人来光华书店,买份《星岛日报》,《亚洲周刊》,说说闲话,聊聊近况,甚至来给店里工作了几十年的Paul, Wendy问个好,这似乎成为了像喝香港的的早茶,英国的下午茶一般的仪式,形成了习惯。

一个书店开了48年,这里有多少人的48年?

(图:光华书店内景)

 

4,“ 哇,在国外开中文书店,真不容易!”

正在我回味这些有趣的相遇的时,突然听到一声感慨,“哇,在国外开中文书店,真不容易!”

推门进来的是一位学生,老成的声音,稚嫩的面孔,来自温州,暑假来伦敦游学。

她一边浏览书籍,一边问我,“来英国多少年了?”

我答,“10年以上。”

“哇,艰辛!”她脱口而出。我乐了。

她又补了一句,“生活不易请坚持!” 发音有点含糊,我没听清,请她重复。

“生活不易,请坚持!”她重复了一遍,中间用了停顿。

我哈哈大笑,看来今天碰到谈话对手了。

我反问,“那你的生活容易吗?”

“嗯,我现在读初二,还挺顺利的,不过等我以后毕业工作了,估计就比较难了吧。” 她皱起了眉,似乎前程和未来是艰辛的事。

这样一个少年老成的人,一张青春痘未褪去的清涩的脸,用果断坚决的说话语气,直愣愣的表达了对海外生活艰辛,海外开中文书店不易的态度,这种旁观者的直接和辛辣,从一个14岁初中女生里说出口,让我忍俊不禁。

今日“最老练客户奖”,我是不是要颁给这位初中生?

5,“呀,看到中文书真亲切!”

留学生也是买书的主要群体,伦敦国王大学(King’s college of London) 读计算机的台湾留学生来专业书,在考文垂大学读戏剧专业的女研究生来买艺术类书,还期待看到日文,韩文的画册,也有人愿意通过书店订购一大叠经济学专著,而一位5岁随父母来英国定居的北京人,现居英国约克夏,要踏入大学生活之即来书店里买书,他选了本中英文双语版的《孙子兵法》。

“呀,看到中文书真亲切!”每每听到这样的感叹之时,我总是会心一笑。

6,“我从香港来”

“哎呀,我刚刚从香港过来,真是糟糕,街上特别乱。” 她一边付款,一边跟我倒苦水。

她是上海人,在德国定居。身旁的混血儿子高高大大,汉语流利,可惜不会阅读汉字。她特意带来给儿子挑选合适的中文阅读书籍。

我问她德国是否有中文书店,她摇头,“以后只要来伦敦,我一定来这个书店买书。我们住在德国郊区,还是伦敦繁华热闹。”

7,“艺术,改良,东西方融合“

一位英国男子问墙上那副古典黄色绢画上的图和汉字是什么意思,代表了什么意义。他想买,但想裁掉挂画的轴,把作品用镜框装起来,挂在卧室,问我觉得合不合适?

一件风格完整的中国艺术品就这样被改造了,我觉得有趣,但不觉得不合适,艺术本来就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有了他自己的加工,也许那副画会给他更多的满足感和欣赏感。

漂洋过海来到异国的中国产品,要被异国人接受和喜爱,要经历许多的碰撞和融合,文化习俗,艺术品,图书,语言, 等等,概莫能外。

我想起上个世纪70年代邓家祥先生创立光华书店的时候,他认为书店销售的不是商品,而是“中国人的尊严、勇气、梦想”。48年过去了,在这个书店里,中西文化不断碰撞,交流,融合,新的故事,新的风貌,新的艺术品……每天都在上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