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模范生”到“差生” 新加坡防疫一个月来经历了什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APD环球观察

  亚太日报编译谷悦

  抗疫“模范生”新加坡最近一个月的疫情可谓风云突变,由于外籍工人感染病例激增,新加坡已成为东南亚国家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新加坡是一个富裕的东南亚城市国家,人口不到600万,在短短一个多月内,其感染人数已经从3月中旬的226人增加到了目前的23800人,增加了一百多倍,是亚洲国家中除了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外确诊病例数量最多的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有大约90%的确诊病例都发生在拥挤的外籍工人宿舍中,而这些宿舍正是政府防疫管理的盲点。

      拿阿里夫目前所在的宿舍区来说,这里一共住着1.4万名外籍工人,其中确诊病例目前已经超过2500个,占新加坡感染病例总数的11%。

  目前,新一波的大规模宿舍感染令新加坡政府措手不及,这也暴露了在新加坡在应对这场疫情危机中对边缘群体的忽视。

尽管早在今年2月份,一些人权活动人士就发出警告称新加坡一些拥挤且不卫生的外籍工人宿舍是个安全隐患,但直到上个月相关疫情爆发政府才开始采取措施。

  新加坡常年以来依靠外籍工人来建设其城市基础设施,这些外来的打工者正帮助新加坡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根据相关数据,目前大约有140万外籍工人常驻在新加坡,占其总劳动人口的38%。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是来自亚洲各地的低薪流动人口,从事着当地人不愿从事的蓝领工作,比如建筑工、航运工、维修工和女佣等。

  在这些外籍工人当中,大约有25万移民集中住宿在43个由私人经营的宿舍区里,这些宿舍区大部分位于远离摩天大楼和豪华购物中心的郊区。

      每个房间通常会居住十到二十个人不等,工人们睡在双层床上,平均活动空间大约只有4.5平方米。

  外籍工人穆罕默德·阿里夫·哈桑所在的S11榜鹅(Punggol)宿舍区,据说是新加坡最便宜的宿舍区。与阿里夫同住一间宿舍的,还有其他11名外籍工人。

      阿里夫说,4月初,他的一名室友因发烧住院。4月17日,另一名室友也因出现新冠肺炎症状而被隔离,两人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都呈阳性。

  阿里夫说,目前他还在等待接受新冠病毒检测,与他一同等待测试的还有同宿舍区的几千名外籍工人。

      不过阿里夫表示,虽然他现在处于隔离状态,但每天都会有食物会送到房间,手机也可以免费无线上网,最重要的是,政府还承诺会正常支付工人的工资,因此他表示很欣慰,他说,“我不担心,因为政府像对待新加坡当地人一样照顾我们。

      现在,我们每天测量两次体温,人与人之间尽量保持一米的距离,并一直都在使用洗手液。”

  (来源:亚太日报 APD New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