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最有节操”的日本黑社会,救灾,做公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比耶男孩

  1

  2011年3月12日午夜,日本茨城县常陆那珂市的市政厅门口,开来了25辆卡车。

  车子一停,立刻下来100名身着长袖衬衫和外套的人。他们二话不说,开始卸货。这些货品包括毛毯、瓶装水、方便面、豆芽、手电筒、电池、纸尿布、卫生纸……全是日常生活用品。

  一天前,靠近日本关东地区的太平洋近海发生大地震,日本东部受灾严重,特别是距离震中最近的福岛、岩手、宫城等县。

  这3个县的沿海遭到巨大的海啸袭击,离海岸数千米的地区被海啸淹没,无数人流离失所,仅宫城一县死亡及失踪人数便接近11000人。

  茨城县与福岛县紧挨着,也是受灾严重的地方。

  25辆卡车装载的货物,就是用来抗震救灾的。令人震惊的是,车上装载的救援物资,不是哪个官方组织提供的,而是日本黑社会紧急筹措的。

  那100多个帮忙搬运物资的人,也不是红十字会人员,他们是日本第三大黑帮组织稻川会的成员。

  他们专门选在夜晚送货上门,是因为他们希望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走,别让老百姓知道最好。

  进行救灾搬运工作的山口组成员

  可万万没想到,常陆那珂市政厅的工作人员,用手持DV把他们卸货的全过程全录下来了。整个过程中,他们虽然很吵闹,但动作很快。

  卸完货后,这些黑社会成员朝市政官员点点头,就离开了。

  很难想象,这么仗义的事儿是黑社会干出来的。

  其实,也不奇怪,日本是全世界唯一承认黑社会的国家,官方对他们的称呼是“暴力团组织”,但他们叫自己则是“任侠团体”。

  “任侠” 的意思是,以抑强扶弱为己任,铲奸除恶、扶助正义。

  对于这些黑社会来说,当国家有难、人民遭受不幸的时候,他们出来搞捐助,正是最具“任侠精神”的举动。

  2

  2017年9月9日,意大利威尼斯电影节上,日本著名导演北野武拍摄的《极恶非道3》正式公映,这是他拍摄的这个黑帮系列电影的最后一部。

  从外表上看就很像黑帮大佬的北野武,对黑帮文化也是情有独钟。为了拍极恶非系列,他用了8年时间。

  在《极恶非道》里饰演黑社会的北野武

  三部电影讲的是啥呢?简单说,就是日本黑帮之间是怎么斗争的。一位豆瓣网友总结得更简明扼要:

  你杀我,我杀他,他杀你,你杀我,我杀他,他杀你,你杀我,我杀他,他杀你……最后我杀我。

  热爱探究日本黑帮文化的人,当然看得津津有味,这被视为平成年代最后的黑帮电影,昭和男儿的集体秀。

  但是,必须要指出的事实是,里面演绎的日本黑帮文化确实已经成为过去式,现在早就没这么暴力了。

  在日本,倒是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哪个黑社会又被警察搜查了,哪个知名大佬又被逮捕了。每一次警察出动时,黑社会成员个个规规矩矩,根本不会有电影中暴力抵抗的场面。

  被逮捕的黑社会成员

  不过,黑社会早年可不是这个样子,还真经历过比较混乱和斗争的阶段。

  日本的黑社会组织诞生在江户时代末期,最先是码头工人的帮派,为了抢搬运的活,开始形成帮会组织。

  而码头附近往往有商业市场,这些帮会慢慢地从在码头上活动,发展到去小摊小贩那里收保护费。时间久了,不同的组织占据的地盘也不一样,一言不合就开战的事儿,也就越来越多。

  凭着早期黑市的原始积累和政府的纵容,黑道们也透过“恐惧”,建立起黑白通吃、规范良好的经济事业群。

  但说到底,日本黑社会的财源主要是黄赌毒这三大件,以及高利贷和收保护费这两个传统项目。

  上个世纪,日本的黑社会力量,是跟着经济发展一起慢慢壮大的。曾经有一种说法是,黑道的活动促进了日本20世纪60年代的经济腾飞。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大众对黑社会的存在非常宽容,觉得他们是“必要之恶”。

  1973年上映的日本电影《无仁义之战》就有这样一段旁白:

  日本战败已经过去1年,虽然战争这个巨大暴力消失了,但是失去秩序的国土上又卷起新兴暴力的漩涡,人们要如何对抗这种失序状态,唯有靠自己的力量(黑社会)。

  直到1992年,日本政府实施针对黑帮组织的《暴力团对策法》,这种态势才得以改变。

  虽然黑社会依然在日本是合法的存在,但有了这个对策法,日本警察可以更好地监视并且限制他们的行动。

  这之后,黑社会成了日本社会一个既合法,又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组织。

  新闻里,时不时爆出警察稽查某个黑社会组织,那是说明这个组织做得过头了,否则警察也不会找上门。

  日本的黑社会一般不扰民。如果你不借高利贷,不吸毒,没事不去找小姐,基本上不会跟黑社会打交道。

  与此同时,在日本官方的限制之下,黑社会越来越没落。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黑社会人数越来越少,1990年代初全国有7万人,到2018年底,已经下降到3万500人。

  日本黑社会成员人数变化

  日本老龄化越来越严重,黑社会里面也是这样。据日本警察厅2017年的统计,全国50岁以上的黑道成员超过了40%。

  在这种背景下,黑社会要想维系自身发展,必须得引进更多新鲜血液。让社会大众觉得加入黑社会也不错才行。

  他们的一个很重要的方法就是,对外树立良好形象,搞社会救灾就是其中的一种。

  3

  黑社会参与社会救灾,并不是9年前的那次地震才开始的,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

  1995年1月17日,日本关西地区发生了7.3级的阪神大地震,死亡数千人。

  在阪神大地震发生的时候,当地水电中断,乱成一团。可关键时候,日本自卫队却掉链子了。驻扎在当地的自卫队因为没有接到命令,死守着这个标准行动流程,没有进行任何救灾工作。

  政府部门也因为正值休假日,未能作出及时反应。

  总部在神户的日本最大的黑社会——山口组,当然也遭受了重创。但是,面对灾情,他们却突发奇想,决定自己组织人马对灾区实施救援。

  在政府毫无动静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向灾区运送面包和水,并从瓦砾堆中把人挖出来。

  为灾区民众提供食物及生活用品

  即便是政府的救灾行动开始,山口组依然很活跃。神户中央区有一座桥垮塌了一半,出于安全原因,官方的救援人员没有一个人敢上桥,但山口组的一名干部却乘着一辆打着大旗的卡车,如同神风敢死队一样冲过桥去进行救援活动。

  一时间,山口组的人不顾危险冒死救人的事迹,在日本民众中广为传播。老百姓都觉得,黑社会原来也很有社会责任感啊!

  从此以后,在救灾活动中积极参与,就成了日本黑社会组织的标配,这当然与他们自我标榜的“任侠之道”完美契合。

  到了2011年日本关东地区发生大地震时,参与救灾的黑社会就更多了,竟然有一种万众一心的气势。

  在3月11日,大地震发生后的几个小时内,日本各个大的黑社会组织都展开了行动,他们率先开放自己的办事处收容灾民。在东京,住吉会将银座娱乐区的所有办事处全部开放,甚至向外籍人员也提供了避难场所。

  住吉会还从自己组织里的高层干部那里,筹集了100多万美元,并且通过自己的一层层的组织,向宫城、茨城、福岛等县发放救灾物资。

  山口组也延续了1995年的做法。他们的成员一直在往灾区派送靠垫、急救工具包、鞋袜等物资,总计有800人参与救灾行动。

  日本黑帮的人可不觉得自己是在搞面子工程,他们觉得是坚持自己一贯的行为准则。

  当然也有很多人不理解,他们当好他们的黑帮不好吗,干嘛搞这么多事情。

  琦玉县一位住吉会成员说:

  现在国难当头,日本没有黑帮、普通公民和外籍人员之分。我们都是日本人,我们都生活在这里。现在的要务就是救人,因此需要互相帮助。

  除了抗震救灾,黑社会也在平常的日子里搞公益。

  山口组作为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有自己的官方网站,令人吃惊的是,在他们的网站上经常看到他们帮助老人、奉献爱心等社会公益活动。

  不知道的人,真以为这是个慈善组织。

  多年来,山口组还有在万圣节给小朋友发糖的活动。除了2015年因为内部分裂而暂停之外,2017年他们向附近居民分发了大约800份礼物。

  最搞笑的是,2015年,日本山口组新一代当家人公开在网站上号召大家禁毒。可关键问题是,山口组的财政收入中,有很大的一部分都来自于毒品交易。

  山口组的官网

  4

  2020年的新冠疫情,已经成为全世界的灾难,日本也不例外。

  截止到现在,日本的新冠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6万人,死亡600多人。在这次疫情中,没有人能幸免,包括黑社会。

  3月中旬,山口组还出现过全员戴口罩开会的情况,到了下旬,面对愈演愈烈的疫情形势,分布在全国的各级组织原则上已经停止了聚集活动。

  最近一次抓捕中,黑社会成员戴着口罩和警员“缠斗”了20分钟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关于黑社会成员感染的消息传出来。上月初,山口组的死对头放出消息称,山口组的“二号人物”高山清司疑似感染新冠肺炎。

  紧接着,东京黑帮稻川会也有一个高级干部被确诊感染。

  此外,东京警方意外地发现,东京另一大黑帮住吉会旗下药店开始疯狂筹集口罩。警方顺藤摸瓜,发现住吉会两个支部都出现疑似新冠感染者的案例。

  至此,全日本三大黑帮组织全部沦陷。

  黑社会感染者越来越多也不奇怪,他们最喜欢在密闭场所聚集起来开会——这是他们增强集体凝聚力的重要方法,但客观上却非常有利于病毒传播。

  此外,黑社会成员由于人口老化严重,许多都是六七十岁的成员,本来就有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他们正是最易感染的人群。

  日本已经实施紧急状态法案,黑帮组织也紧跟形势。严格执行政府号召,减少聚集性活动,佩戴口罩,已经是各家黑帮的死命令。

  疫情还没结束之前,对黑帮来说有个严峻的问题,那就是由于很多商家关门,他们的保护费越来越难收上来了。

  就是这么难的时候,却突然有个消息让人震惊,那就是对于日本政府发放的国民补助金,黑社会的老大公开发话了:

  我们不要!

  5

  这件事的起因是,日本政府决定向每一个国民发放10万日元,也就是不到7000元人民币,主要用于疫情期间的生活补助。这笔钱不仅所有国民都有,甚至扩大到签证在3个月以上的外国人。日本政府也是够大方的了。可以接受救济的当然也包括黑社会。这是一笔不小的补助,但没想到,却遭到了日本许多黑帮的谢绝。

  一位黑帮头目说:

  虽然只收10万日元,但是被别人说成是在关键时刻还要依靠国家,这会让人很恼火。这种事情口口相传的话,在我们这种世界里会被人看不起的。

  关东地区一个黑社会大佬说:

  我们这些游手好闲的人是没有资格拿这笔钱的。已经给社会添了很多麻烦,如果自己感觉有困难就投靠国家,这是不合理的。我们会把这个要求传达给年轻的组员们。

  说到底,拒绝还是因为黑帮自认为要坚持“任侠”,本来是劫富济贫的,此时怎么能接受政府的救济呢?

  目前黑社会共有3万5千人,要是每个人都接受10万日元,加起来就是3亿5千万,真不是一笔小数目。

  尤其是那些大佬,他们是靠面子吃饭的,既然标榜自己是侠男,只能施舍给别人,绝不能享受国家的庇护。

  现在,拒绝领取这10万日元,几乎已经成为日本黑社会界的共同决定。

  那些大佬也知道手下人可能需要钱,但他们正动员年轻人们把政府的钱退回去,组织上会从之前的利润里拨款,补给他们。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黑社会组织之外,日本还有一群人表示不会申领10万日元,他们是国会议员。

  他们的理由是,本来国会议员的日常开销都来自于国民的纳税,所以这时候他们并没有多领取政府救济的资格。

  从这个意义上说,黑社会的自我要求,跟国会议员是一样的。如同一位黑社会成员说的那样:

  和钱比起来,我更在意的是身为黑帮的尊严。

  这群人,真是我见过的最有节操的黑社会了。

  作者 @ 林比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