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所未见!顶级期刊《柳叶刀》刊文呼吁美国人换掉特朗普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什么情况下,

  全球最顶级的学术刊物会发表社论,

  要求罢免“世界第一大国”的总统?

  这样的问题,放在平时,怕是想一想也不大可能。

  不过,这一幕刚刚发生了!

  《柳叶刀》(Lancet),这家总部位于英国的全球顶级医学期刊,在本周五发表了一篇令人吃惊的社论。

  在这篇社论中,该杂志建议:美国人“必须”在2021年1月给白宫任命一位新的总统,而且这位新总统能够明白–国家公共卫生不应该受到党派政治的影响。(Americans must put a president in the White House come January, 2021, who will understand that public health should not be guided by partisan politics。)

  这份社论全文对特朗普提出了严厉批评,称其将美国疾控中心(CDC)边缘化,从而对美国和整个世界都构成了危险。

  之所以闹到全球学术顶刊都如此不留情面,跟特朗普在此次COVID-19疫情中糟糕的表现以及对公共卫生机构的漠视甚至打压,密切相关。

  最新一期《柳叶刀》的封面

  在特朗普3月份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两个月后,美国迄今为止成为了全球受灾最严重的国家,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40万例,死亡85,000人,而且还在持续攀升。

  部分地区如明尼苏达和爱荷华州等地,确诊病例甚至开始出现加速的趋势。

  《柳叶刀》在这篇社论中,把火力集中在了特朗普对疾控中心(CDC)的态度和处理上。也正因为此,这篇社论的标题取名为“复兴美国疾控中心”。

  美国的CDC是1946年在亚特兰大成立的。当时成立的初衷是为了对抗疟疾的传播,而且初期人员只有几百人,经费也只有不到1千万美金。

  时至今日,半个多世纪以来CDC已经发展壮大为拥有超过11,000名雇员,每年超过70亿美金经费的大机构。

  CDC已经成为美国公共卫生系统不可或缺的一环,而且是最重要的一环。

  美国的CDC的主要工作,包括帮助临床医生如何有效的治疗疾病,保持大众健康,以及指导各州各县乃至国际上的公共卫生官员如何预防和抵御疾病,尤其是流行病的威胁。

  CDC也因此囊括和培养了全国甚至全世界最聪明的一帮人,这其中就包括顶级的微生物学家、流行病学家、病理学家和其他科学家,他们携手研究各种棘手的和未知的疾病。

  自然,针对病毒开发疫苗和相关的诊断方法,也是CDC的重要工作之一。

  从H1N1流感大流行到沙门氏菌暴发再到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的出现,以前面对公共健康的威胁时,疾控中心都是第一时间出现在公众面前,每天向全国举行简报会,披露各种重要信息,向各层次受众普及科学知识及公布最新的研究进展,以及郑重地制定防疫的指导方针。

  但是长期以来,CDC的发展一直受到美国的保守主义政治的束缚。

  这种保守主义日益削弱了该机构采取有效的,基于证据(Evident-based)的公共卫生对策的能力。

  在1980年代,里根政府就已经开始拒绝提供CDC应对艾滋病毒/艾滋病危机所需的足够预算。

  后来的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又限制了全球和国内的艾滋病病毒(HIV)预防和生殖健康的规划。

  特朗普政府则进一步削弱了CDC帮助美国抵抗传染病的能力。

  他上台后,就“大刀阔斧”的砍掉了CDC 80%的公共卫生费用。对他来说,公共卫生领域的布局以及防范全国性大流行病的开销,都是可有可无的“浪费”。

  一个尤其相关的例子是:CDC一直在大幅削减其在中国的员工,最后剩下的CDC职员在2019年7月从中国撤出,这直接导致了当COVID-19开始出现时美国留下了“情报真空”。

  2月25日,CDC的疫情响应团队主要负责人,国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尔(Nancy Messonnier)博士,直言不讳的反驳白宫关于疫情“已经被控制”的判断:“现在根本不是疫情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爆发的问题!我们无法想象会有多少人因此染上重疾甚至死去。。。”她同时警告美国公民,要为疫情将严重干扰个人活动和日常生活做好准备。

  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尔

  也正是Nancy博士的直言,导致了美国股市出现大跌,这让最看重股市的特朗普很受伤。。。白宫马上采取措施“雪藏“了整个CDC部门,而让曾经有过抗疫“劣迹”的副总统彭斯,来负责接管CDC的所有对外沟通工作。

  所以,从3月9日后再也没有人看见CDC举办过任何新闻发布会。敢言的顶级病毒专家Nancy博士,也被剥夺了在公共场合露面的机会。

  疾控中心(CDC)就这样,一步一步,被特朗普和白宫彻底的边缘化。

  一些CDC的工作人员表示,原来那种良性的协作和公开对话的方式,已经被沉默寡言和对特朗普政府报复的恐惧所取代。

  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与唐纳德·特朗普在4月22日举行的冠状病毒工作队简报中。雷德菲尔德公开与总统相矛盾,自那以后就没有出现在简报会上。

  CDC的现任主任罗伯特。罗德费尔德博士(Robert Redfield)虽然名义上被列为白宫的疫情反应团队成员之一,但事实上现在已经很难看到他的身影。

  尤其是4月24日白宫简报会上发出“冬天第二波疫情会更加凶猛”的警告后,罗伯特。罗德费尔德博士被特朗普尝试劝服改口不成,之后被彻底“打入冷宫”。

  5月初,白宫的疫情防控协调人黛博拉。博克斯博士(Dr。 Deborah Birx)在被问到对CDC的COVID-19死亡率和病例数据报道时,她甚至直接代表联邦政府表态:“我不相信任何来自CDC的任何信息”。。。

  这种联邦政府和CDC之间白热化的对峙和撕裂,令全美和整个世界都感到震惊。

  CDC理应是这个国家面对公共卫生威胁的“第一响应”部队,何至沦落至此?

  白宫的疫情防控协调人黛博拉。博克斯博士(Dr。 Deborah Birx)在被问到对CDC的COVID-19死亡率和病例数据报道时表态:“我不相信任何来自CDC的任何信息”

  没有人否认,美国疾控中心(CDC)在这次疫情期间犯下过很多错误,尤其是在早期阶段的失职。

  但是,通过边缘化和削弱CDC来惩罚该机构并不是解决方案,而且也不能掩盖联邦政府在公共卫生领域缺乏领导力的事实。

  新冠疫情在本质上更多不是一个医学问题,而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

  只有自始至终的贯彻全球公认的公共卫生原则,包括大规模测试、跟踪感染者和进行社交隔离等,才可以有效的控制住疫情。

  这本来对于美国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美国有着曾经非常强大的防控传染病的公共卫生网络,全球顶级的公共卫生学院和专家以及全球最先进的医疗技术。

  但很可惜,特朗普领导的联邦政府过于沉迷在所谓的“神奇子弹”上–疫苗、特效药物或者病毒会自动消失,却没有多少对公共卫生机构的基本尊重和其关键作用的认可。

  更可怕的是,本就孱弱不堪的疾控中心(CDC)在特朗普执政期间被进一步侵蚀,彻底丧失了其在公共卫生领域的领导力,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

  所以就不难理解,《柳叶刀》为什么直接断言,没有强大的公共卫生系统尤其是疾控中心的领导力,美国无法避免接下来的任何一次疾病大流行。

  来自CDC方面专业抗疫信息的缺席,也让众多的卫生官员和民众感到担心。当全球的领导人都在谈基于科学和证据的抗疫政策时,特朗普却在不停的刷新着大家对他在疫情中的认知下限:新冠是一场“恶作剧”,新冠是“流感”一样的疾病,新冠是变异过快的细菌,注射消毒剂可以杀灭新冠病毒。。。

  《柳叶刀》这篇社论是在美国公共卫生官员和传染病专家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向国会小组作证后不久发表的。

  里克·布莱特在被特朗普免职之前,是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开发管理局(BARDA)的主任,负责开发针对COVID-19的疫苗。

  布莱特在国会听证中声明,他之所以被白宫排挤,是因为他抵制了特朗普政府“疯狂”在内部推广氯喹/羟氯喹作为冠状病毒患者的治疗方案。

  事实上,最近的多个临床试验结果已经证明:氯喹/羟氯喹毫无益处,反而有很大的副作用甚至可能致死。

  美国公共卫生官员和传染病专家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

  一个国家的公共卫生系统,本质上是一个战略性、长期性的工程。

  它需要国家层面对其有科学的认识、认可、重视和投入,才能建立起来一个高效、相应迅速的网络,以应对任何可能的传染病大流行。

  这对于商人出身、不懂科学、不懂历史、没有同理心,却只关注自己短期政治表现的特朗普来说,毫无疑问是一种“触不可及”的奢望。

(作者:健谈HealthWow全球医健科技随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