羟氯喹可能致死,为何还被特朗普捧为灵丹妙药?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冰汝看美国

  一直以来外界都很好奇,特朗普身边那么多人感染新冠,为什么71岁的他,既不戴口罩也不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却可以独善其身呢?有人开玩笑说,特朗普是不是全家有疫苗?今天特朗普终于透露他新冠病毒免疫的秘密了!就是羟氯喹(qiǎng lǜ kuí)。他说自己服用锌和羟氯喹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掐指一算,一个多星期前正是特朗普的贴身随从,和副总统彭斯的新闻秘书感染新冠病毒之际。

  特朗普在3月还与感染新冠的巴西总统新闻秘书密切接触(右一)

  特朗普:一线医务人员都在用

  今天特朗普突然自曝自己服用羟氯喹,把现场媒体都吓了一大跳! 特朗普说:羟氯喹有很多好处,你们要是知道有多少人服用羟氯喹,会非常惊讶的。尤其是一线的工作人员,很多人都在服用。我“碰巧”也在服用羟氯喹。

  记者们惊呼:您正在服用羟氯喹?

  特朗普:我正在服用羟氯喹,现在正在服用,已经快两个星期了。我服用羟氯喹是因为我觉得它有用。我听到了很多关于它的好消息。如果羟氯喹没有用,我会让你们知道的。羟氯喹不会伤害人的,它已经存在40多年了,用于疟疾,狼疮,还有其它疾病。我服用它,一线的工作人员服用它,还有很多医生也服用。

  特朗普透露,他有一天收到了来自纽约韦斯特切斯特一家医院医生的来信,他有数百名患者,他给他们服用羟氯喹, Zithromuchin(阿奇霉素),还有锌。在超过300名新冠患者中,没有一人死亡。

  羟氯喹在美国属于处方药,必须要医生开了处方,患者才能够服用。那么特朗普正在服用羟氯喹的话,是不是说明白宫医生也认同,羟氯喹对预防新冠有效呢?

  No!特朗普说,并非白宫医生推荐给他,而是他问白宫医生,你觉得怎么样?医生说,如果你愿意,那就给你开好啦。特朗普马上告诉医生,听说很多前线的医务人员都服用这个药。这个要在早期有很大的几率可以预防新冠。特朗普说自己服用的剂量就是正常剂量。目前为止,他感觉一切都很OK。

  白宫医生Sean Conley18日晚间发了一份声明写到:在与特朗普就羟氯喹利弊经过多次讨论后,我们得出结论,服用药物的潜在好处大于风险。特朗普身体很健康,没有任何症状。

  美国FDA警告慎用羟氯喹

  虽然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把羟氯喹用于新冠,但在4月20日FDA发出一份正式警告,服用羟氯喹可能导致心律失常,切勿在医院或临床实验外用于新冠病毒。

  就在三天前,《华盛顿邮报》一篇报道揭露羟氯喹可能导致死亡。临床实验,学术研究,科学分析都表明,羟氯喹可能导致心脏病病人死亡风险增加,却很少有证据显示它对于新冠患者有疗效。

  因此不少专家都建议,FDA应该完全撤销对羟氯喹的授权。耶鲁大学医学与公共卫生学教授罗斯(Joseph Ross)就建议美国政府在证明羟氯喹的有效性前,应该停止授权把羟氯喹用于新冠。

  密歇根大学心血管学系助理教授Yogen Kanthi说,把羟氯喹和阿奇霉素组合一般适用于治疗细菌感染,但是副作用是导致心率不齐。而很多住院的新冠患者都有潜在心血管疾病,这使他们患心率不齐的风险更高,因此看到死亡人数增加就并不令人意外了。

  美国退伍军人事务机构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羟氯喹对住院患者不仅没有益处,还可能导致更多的死亡。研究表明,接受了羟氯喹的患者中27%死亡, 使用羟氯喹阿奇霉素组合的患者死亡率为22%,而两种药物都不使用的患者死亡率是11.4%。

  美国卫生部的“吹哨人”,因不满特朗普政府应对新冠政策被撤职的前高官布莱特(Rick Bright),在国会听证会时爆料称,FDA几十名科学家在白宫的压力之下,在48个小时内,匆匆忙忙草拟了协议书,批准羟氯喹在新冠病毒中的广泛使用。而布莱特当时就不愿意提倡使用羟氯喹,因为这个药物并没有在新冠病毒中进行测试。

  特朗普今天特别谈到有“假新闻”说羟氯喹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副作用,甚至导致死亡。但是特朗普说他不信,他认为羟氯喹是值得尝试的。

  特朗普称,即使羟氯喹没有作用,服用羟氯喹的人也不会因此而生病或者死亡。这是已经存在了30到40年的药物,除了治疗疟疾,还有狼疮,甚至关节炎。据特朗普了解,羟氯喹经过了非常严格的测试。“你们看,我服用了一个半星期,我还在这里,好好的啊!”

  特朗普持有羟氯喹公司股份

  对于特朗普来说,羟氯喹是改变游戏规则的“神药”!在3月21日的一条推文中,他写到:羟氯喹和阿奇霉素组合有很大机会成为医学史上改变游戏规则的药物!之后特朗普还邀请了多位战胜新冠病毒的患者来到白宫,其中就有使用了羟氯喹而康复的病人。

  而纽约时报4月报道指出,如果羟氯喹成为治疗新冠的药物,不仅制药公司将会从中受益,特朗普本人也会从中受益,因为他是羟氯喹生产公司,法国制药商Sanofi的股东。特朗普与Sanofi的关系可以归纳为如下:

  特朗普的三个家庭信托投资道奇&考克斯共同基金,Sanofi是最大的持股。

  福布斯估计,特朗普持有Sanofi的资产价值不到3000美元(没错,没有“万”, 仅此而已),与特朗普21亿美元的身价相比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特朗普的大金主,亿万富豪费希尔(Ken Fisher)是Sanofi的最大股东之一,不仅如此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也曾经投资Sanofi。 不过费希尔投资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试图澄清,说Sanofi既不是费希尔投资的实质性控股,也不是费希尔个人持有,这笔投资占费希尔投资组合不到0.8%。

  尽管特朗普与制造羟氯喹的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他这么卖力推广羟氯喹显然不仅仅是为了3000美元。

  特朗普庞大的“医疗顾问团”

  特朗普不爱听美国抗疫队长福奇的建议众所周知,但是新冠疫情以来,特朗普可没少征求“场外援助”。而给特朗普出主意的人,从国会议员,到企业家,再到律师应有尽有。在服用羟氯喹的问题上,就有不少人给特朗普吹耳旁风。

  让特朗普最早对羟氯喹产生兴趣的人是甲骨文公司创始人埃里森(Larry Ellison),两人在一次对话中谈到了使用羟氯喹。当时美国的电视节目医生(Mehmet Oz)正与特朗普政府的顾问保持联系,希望说服政府批准羟氯喹的使用。

  特朗普上OZ医生的节目

  纽约时报称,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也在极力敦促特朗普批准羟氯喹,朱利安尼是听取了来自上保守派节目的医生泽连科(Vladimir Zelenko)的建议。

  这位来自纽约的医生泽连科,在节目中公布了自己治疗新冠肺炎治疗药方——羟氯喹片+阿奇霉素片+硫酸锌,一时引起了全美关注。泽连科说在他收治的699位新冠患者中,使用三药结合的疗法,疗程5天,费用20美元。最后的结果是:0名患者死亡,0名患者插管,有效率100%。

  特朗普的“乱世英雄”

  今天在记者会上,特朗普特别提到,他一直推销羟氯喹的原因并不是他在这家公司有股份,这家公司并不是他所有。他想要美国的国民好起来,feel good!不希望人们生病。

  华盛顿邮报的分析指出,特朗普推销羟氯喹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此:英雄主义。离美国总统大选还有六个月,美国正面临一场百年一遇的公共卫生危机,经济可能正在步入又一次大萧条。即使美国在未来几个月控制了新冠疫情,人们生活恢复正常也需要很长时间。虽然特朗普对美国的经济恢复信心满满,说第三季度将会是过渡期,第四季度就可以满血复活。但是多数经济学家都担心,美国的经济恢复可能要数年。

  因此在选情处于劣势之际,特朗普需要创造奇迹,更具体的说,是新冠的奇迹疗法,来帮助他度过这场危机。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在上周已经展开了对羟氯喹和阿奇霉素的临床试验。2000名新冠患者参与了这项试验。福奇医生表示,美国迫切需要一种治疗新冠的安全有效的药物,重新使用现有药物是一种诱人的选择,因为可以迅速进入临床试验,加快对潜在新冠治疗的批准。但福奇指出,尽管有案例显示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对于新冠治疗有帮助,但是NIH需要大型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的可靠数据,才能够证明这些药物是否安全与有效。

  如果羟氯喹最终被证明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那么特朗普将可以把一切功劳包揽于自己身上,并说:我做到了,我救了你们所有人的性命,因为没有人比我更懂新冠!这对于特朗普来说,是最理想的一种结果,但前景却并不被看好。

分享: